第二百二十九章 吾主长天,乃异人翘楚!

    典韦借着夜色快速在落霞城中穿行,同时也避开了大量的百姓和士卒,他知道这次任务很难完成了。

    与他同来的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之前那员武将和他麾下的悍卒。本来这次他们的目的就是偷袭和强攻,没想到刚走出来没多久,就被百姓给察觉了,再加上对方早已布置了精兵,显然也是有所准备。

    而到现在已经拖延了这许多时间,再想凭自己一个人硬攻城主府,很难,却绝非不行,但最关键的是,还有那么多老弱挡在自己面前,实在下不了手。

    他典韦不是迂腐之人,可要他滥杀无辜,屠戮老弱,这真做不出来,难道这个叫长天的异人,就真的值得这些百姓如此的回护?

    天下就没这么好的人,更何况还是个异人。以后自己一定要投靠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主公,能力挽狂澜,平定天下,拯苍生于水火,这样大家才能安居乐业。

    异人能行???

    时间过去了不少,落霞城的骚乱已经被平息,那些造乱者,除了典韦外全部被诛杀殆尽,这次对方潜入的人数绝对不少,而且个个不要命,但是对上军民一心的落霞,仍然没有多大的机会。

    更主要的是这些人完全低估了,落霞城守军的人数,竟然在盖勋帅大军出阵后,还有这多么的精锐士卒,照着赵司马的意思,难道不应该只剩下一些新兵弱旅么?

    江面上的赵宠,有些焦急的看着落霞城的方向,他早吩咐过,起事之后,一定要到处点火,这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而盖勋则安然的坐在船上,也望着落霞城,他并不太担心,因为他留在落霞守城的都是精锐。

    这个司马赵宠,已经亮明了广陵太守张超的旗号,盖勋料其定然不敢随意,对隶属汉世阵营的落霞一方,展开征伐,因此只带了一半的精锐和一半新兵,只为了震慑敌方,而不是厮杀。

    能潜入落霞城的人终究不会太多,他留下的兵力再加上有麴义在,足够镇压住对方了。

    当然典韦这种猛得不像话的人,盖勋是肯定没料到的。

    一路躲避众人围追堵截的典韦,来到了一处所在,看起来是一家书院,此地十分僻静,远离闹事的喧嚣,仿佛独立于天外。

    典韦轻轻推开大门,小心翼翼走了进去,他发现里面灯还亮着,可能也是被混乱的吵闹给惊动了。

    他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影,于是准备在这里找个地方先藏一段时间,再伺机而动。

    “呀,大个子是你。”典韦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抬眼望去发现正是白天遇到的蔡琬。

    蔡二丫头欣喜的跑了过来,想拉住典韦的手,却发现他手上拿着武器,身上还有血迹,一时之间愣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琬妹小心,快回来,此人正是城中追捕的贼子。”一个极富正义感,却略显稚嫩的声音,焦急的喊道。

    只见屋子里跑出一个少年,脸庞颇为英俊,不过受了他老子的遗传,身材要比同龄人矮些,少年见到典韦后,立刻拔出腰间佩剑,指着典韦,这个少年正是曹操的长子昂。

    曹昂见二丫头不动,对着典韦声色俱厉的喊道:“我不知你是谁,若你敢伤她,我必与你誓不两立!”

    “大个子,你是坏人么?”二丫头有些紧张的看着身材异常壮硕的典韦,懦懦的问道。

    典韦将兵器交到左手,然后挠了挠脑袋,用尽可能柔和的语气,粗声道:“老典。。。不坏”

    随后他又看向了曹昂,问道:“你这小子,年纪轻轻,倒有些血性,叫什么名字?”

    “我乃原济南相曹孟德长子曹昂!”曹昂毫无畏惧挺胸说道,不过丝毫没有放下对典韦的警惕。

    “哦,曹孟德么,倒也听说过,是个能人,你小子也不错。也罢,某这便离去。”典韦爽快的转身就准备退出院子。

    不过二丫头,小手一伸,拉住了典韦的衣襟,不愿让他离开。若是长天在这里,肯定要为二丫头的动作,竖起拇指大赞一番,不枉他平日极宠两个丫头。

    此时有个人跑了出来喊道:“壮士且慢,暂请留步。”

    跑过来的这个人正是蒋干,他原先也在一边,担心此人发难,正准备喊人。不过他发现典韦并没有恶意,于是转念一想,立刻出声想要留住典韦。

    这个魁梧壮硕的汉子,能从这么多落霞守军的包围中突围,跑到此地而且身上还没有什么伤,这定然是不可多得的猛将。自从加入长天麾下以来,一直寸功未立,让蒋干很有些失落,如果这次能把此人留住,劝他为主公效劳,必是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的将干,立刻付诸行动,他准备要替长天招降典韦,添一员猛将。

    “怎么?你要拿下典某邀功?”典韦双眼一瞪,看着匆匆走来的蒋干。

    “呵呵呵,壮士说笑,在下九江蒋干,有礼了,不知壮士高姓大名。”蒋干朗声笑道,完全是一副和同层次的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对着典韦一揖。

    “陈留典韦,你有何事?某不杀老弱,你却不在此例。”典韦用侧眼瞟着蒋干。

    “呵呵,蒋某与足下无怨无仇,何必担心足下杀我。不知足下深夜道我落霞所为何事?”蒋干笑道。

    “自然是毁了这异人的城池。”典韦毫不犹豫的大声说道。

    “足下与吾主有仇?”蒋干问道。

    “无仇。”

    “可是有怨?”

    “无怨。”

    “那何为要行此事?”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却不知是何人所托?”

    “何人所托,与尔无关,有话就说,再要罗嗦,休怪我戟下无情。”典韦双目一瞪,煞气四射。

    不过他看到二丫头,又开始泪眼汪汪,气势猛然一滞,收敛起来。

    “君岂不知,此人却是派阁下来送死得。”蒋干仿佛对典韦的煞气丝毫不受影响,事实上他的小心肝,正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受人恩惠,当涌泉相报,死又何妨。”典韦毫不在意回道。

    “足下真乃豪杰之士,磊落丈夫。”蒋干对典韦比了比大拇指,然后又说道。

    “吾主长天,乃异人翘楚!恢廓大度,胸怀吞吐四海八荒之志;更兼雄才伟略,身具匡扶天地宇宙之力。一路行来,破黄巾,斩张角,平西凉,诛群贼,骂百官,振朝纲,可谓彪炳千古,威震宇内!吾主长天,素以安民立业为己任,更将保家卫国做担当!一如日月经天,正正堂堂磊落超凡;又似江河行地,浩浩然然亘古不变。正是豪杰丈夫人人向往,智者英雄个个归心。足下何不趁此良机,弃暗投明,为吾主效力?以足下能为,吾主必然大加任用!岂不闻建功立业正在当下,阁下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蒋干义正词严,言语铿锵有力,这一通话说的是振聋发聩,这些话要是传到长天耳朵里,就算是长天那张老脸也得一阵通红,这特么真能吹。

    典韦的回答很干脆:“我呸!!!”

    “既已承恩,焉能背信!贪利忘义,某誓不为也!”典韦怒道

    “阁下高义,蒋某深感佩服,只是却不知别人是如何想法。”蒋干不以为意,随口说道。

    “赵司马为人磊落,岂会无故背弃典某。”典韦粗声道。

    蒋干心中一喜,果然这莽汉没多少脑子,这就把背后的人漏了出来,不过他脸上不动声色,继续说道:“不如你我二人打个赌,如何?”

    “怎个赌法?”典韦双眉一挑问道。

    “你随我去船上,站在那赵司马面前,看看此人到底认不认你。”蒋干说道。

    “你想骗典某就擒?当典某好欺不成?”典韦怒骂。

    “某何时说过要你束手就擒?你可执蒋某为质,莫看蒋某手无缚鸡之力,也是主公帐下人物,蒋某的命可不比你的差。”蒋干嘴里发出不屑之声,心里大定。

    “我胜当如何,负又如何?”典韦沉声问。

    “胜则君可自去,负则拜入我主麾下效力。”蒋干说。

    “我怎知,你非是诈我?”

    “若是诈你,蒋某大好的头颅,便送于足下!”蒋干神色十分坚定。

    “好!赌了!”典韦嘴上说道,他心里却在想其他的事。

    “哼,欺我傻么?就算赵宠不认,老子也可以先假意加入你们,届时找机会再摧毁基石!不过这姓蒋的倒算个人物,就留他一命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