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就是典韦?

    广陵郡广陵县太守府。

    有三人在堂中高坐,一个是张超一个是赵宠,还有一个就是那名文士。

    “张太守,此番出师不利,皆因赵宠无能,请大人治罪。”赵宠对张超说道。

    “赵司马无须如此,我军未习水战,与君何干。此番事败,乃超急于行事所致。”张超摆手叹道,这赵宠是他哥张邈的人,怎么也得给面子。

    然后张超又问那名文士:“先生可还有良策教吾?前番先生言及,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彼处,只恨超未听先生之言,悔之不及也。”

    文士笑了笑说:“暂且偃旗息鼓,可待变时。那异人长天乃是陛下亲封,又占大江之利,更为民生所向。此人在崇明沙洲经营数年,非寻常异人草寇可比。就算想讨贼也是师出无名。”

    “若是不趁此时除之,使其坐大,反来图我,如之奈何?”张超把一直以来的忧虑说了出来。

    “哈哈,孟高兄多虑了,这长天乃猖獗无智之人,才术短浅之辈,只知哗众取宠,不识韬光养晦,身为鼠辈,行得却是跋扈之事,此乃取死之道。他大骂朝臣,屠戮冀县士族,弄得满朝皆怨,必然不会长久,孟高兄何须为此担忧。”那文士笑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文士心里却在暗叹,这张超比他哥哥还差得远,真真蠢货一个,恐怕那异人都要比他高明不少。守着诺大的广陵郡,还怕别人来打,汉朝还没亡呢,谁敢随意动大军攻打堂堂两千石。

    落霞城传送阵闪起光芒,很快长天带着妞妞出现在了传送阵,历经几月之后,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领地。

    将小丫头送回去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城主府议事厅,召集了所有人,开始询问这几个月的落霞的状况。

    当听到启东被摧毁了十几个领地,死了数千人且极其惨烈时,他胸中怒火升腾,当即把张超列在了必死的名单上,时效性特性一过就是他的死期!张邈估计会被曹操护着,但是张超他一定要杀!

    当他又听到曹操的到来,并且帮了大忙时,长天笑容满面,记下了这个人情。不过此时曹操已经离开了落霞,回到了老家,两人暂时无法相见。

    然后盖勋给长天介绍了麴义,并且告知落霞城基石能安然无恙,麴义起到了莫大的作用。

    长天一听大喜,麴义他当然知道,早年在凉州生活,后来投靠了韩馥,韩馥这蠢货把州牧让给袁绍,麴义就转投了袁绍,在与公孙瓒的战斗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至于心性方面,自己现在没人用,就不能计较太多。

    长天当即赏了麴义一匹上等宝马、一套上好的护甲,调给他两千士卒直属统领,让他作为副将继续留在盖勋麾下听用。长天自己也只是个县令封不了大官,但交付兵权足以显示出自己的信任。

    从没想过一开始就能直属统兵的麴义,自然大喜过望,当即拜长天为主公。

    “万钧,明日午时把张闿拉倒广场上千刀万剐,不满万刀唯你是问。”长天下令道。

    “主公放心,大力定教此贼生不如死。”孙大力信誓旦旦的说道。

    “至于那李家主,守诺你随意处置。”长天又对李然说道。

    “主公,您不问清楚情况经杀了他们么?”李然询问道。

    “无需询问,张超已是我必杀之人,不必多此一举。此人当年霸占李老和你们的土地,就教给你处置罢。”长天摆手道。

    “谢主公!”

    随后长天让人把典韦叫了进来。

    典韦走进来后也不打招呼,只是坦然的站在堂下,看着长天,而长天也细细打量着典韦,越看越高兴,心里给蒋干记上了一个大功。

    “你就是典韦?”长天问道。

    “正是典某。”典韦的声音粗大低沉。

    “你可知我是谁?”

    “知道。”

    “既然知道,为何不称公不见礼?”长天直视对方问道。

    “典某非是你部署,为何要见礼?”典韦毫不在意与长天对视。

    “既不愿拜入我麾下,为何还要留在此地?”

    “留在此处乃是打赌输了,但却不想认你为主。”

    “依我看,愿赌服输是假,伺机摧毁我落霞基石是真吧。”长天直言问道。

    “是又如何?”典韦把头一昂,回答的毫无顾忌。

    “呵呵呵,倒是个实在人。”长天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既然也不愿拜我为主,看在你直来直去的份上,我也不留难你。”

    “你夜袭我落霞,共有两百一十八人死在你的戟下,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我不怪你,不过人死为大,你随我去祭拜一躺,便自行离去吧。”长天的语气越来越平静,眼神也极其平淡,光是声音就能让人信服。

    “随我来。”长天面色一整,大步走了出去。

    议事厅的所有人都跟着长天出去了,典韦见状也跟在了后面

    祭拜的仪式已有人准备妥当,长天对此早有命令,对于阵亡的将士们,必须将其名字刻在一块英烈碑之上,放置在专门开辟的广场上,让后来人瞻仰。

    长天走进英烈祠,开始净手换衫,此时早已有大量的民众聚集在广场周围。

    换过衣衫后,长天点起了三炷香,双手持香,举在胸前,正步走到英烈碑前跪下。

    “长天,回来了。”

    他双眼一闭,双手高举檀香,一躬到底。

    “却再也见不到诸位。”

    周围一片静悄悄,没有任何人低语,只是听着长天祭奠。此时他的语气极为深沉,音调不高,却仿佛有着穿透的魔力,印到人们的心中。

    “想我落霞初创之时,民不过千,兵不足百,将只一员。靠着大家齐心协力,同甘共苦,方才有此景象。”

    “然而就在落霞开始昌盛之际,领地即将繁荣之时,诸位却撒手而去,生死永诀。”

    “长天,心痛,如刀绞。”

    “诸位非是我落霞而生,却为我落霞而死。长天代落霞数十万军民,说声。”

    “谢谢。”

    “长天无法一一叫出你们的名字,甚至无法一一回想起你们的相貌,但是长天知道,你们,都是我落霞的子民,都是我落霞的父老,也都是我长天的手足!”

    “长天绝不忘记诸位!”

    “诸位安心的去,此恩长天记着,此仇长天也记着!”

    说完长天再次闭眼默哀,一分钟后,他睁开双眼,站起身体,将檀香插在香炉上。

    然后他对着英烈碑,郑重的用力一抱拳。

    “一路走好!”

    长天随即转身,走到外面,看着下面的数万民众。

    他用最坚定的音调,喊道:“落霞的子民们,我长天在此发誓,必会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此仇不报,长天誓不为人!!!”

    “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所有人都沸腾了。这一时间群情激动,这才是真正的万众一心。

    “盖勋何在?”

    “末将在!”

    “命你整顿兵马,三月之后兵发广陵!”长天用最坚定的语气命令道。

    盖勋愣了,他没想到长天如此冲动,不单单是他,除了孙大力外,所有人都没想到,现在攻打广陵,恐怕立刻会被人扣上造反的帽子,怎么能如此行事。只有孙大力这粗胚兴奋异常,摩拳擦掌。

    “我意已决,妄言者斩!”长天大声喝道,此时的他绝对不容反驳。

    “末将领命!”盖勋大声应道。

    “李林孙越何在?”

    “老朽在。”

    “命你二人,整备粮草军器,打造攻城器械,一应事宜皆以此事为最优先!”

    “诺!”

    长天说完径直离去了,竟然再也没有看过,典韦一次。

    众人也开始散去,准备一应事物,只留典韦一人在这里傻站着。

    “大个子,你就留下来吧,好不好。我爹都说天叔叔是真英雄,肯定假不了。”蔡二丫头,拉了拉典韦的袖子,央求道。

    其实典韦还没从落霞军民一心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听到二丫头的话他才低下头,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好,好,老典佩服这样的主公!老典,留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