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无比龌龊的事物。

    逼迫张超杀了自己怀孕的小妾,没能把他逼得造反,说明这张超还是挺能忍的。长天心里有些遗憾,如果是诛三族的话,就能逼张超把小妾已经生出来得儿子杀了,不知道这样他还能不能忍。

    他很有兴趣知道,张超身上的时效特性,在他造反之后还会不会存在,人总是对未知会有些好奇,忍不住想去试下,长天也不例外,所以他还会继续逼迫张超。

    长天不觉得自己做过了,这是必要的自保手段,他在震慑周围的人。

    历史上国舅董承,在多方面的推手,包括袁绍的策动,以及他本身,对于权利**得驱使之下,开始策划谋害曹操,事发后被曹老板一怒诛了九族,连已经怀孕的董妃,也勒死了,这是曹老板狠毒么?可能是,但这么做才是正常的。

    包括后来的国丈伏完也谋划诛曹,同样失败,同样诛九族,而伏皇后甚至受了幽闭之刑死去。幽闭之刑是一种很不人道的刑罚,这里不多说。不但伏皇后死了,连她生的两个皇子,都被处死。这是曹老板的狠毒?是的,但这么做才是正确的。

    曹操需要自保,他手段不毒辣,那么被灭门的就将是他们曹家,和他的心腹世家。

    到了后面的曹丕篡汉,其实已经谈不上篡不篡位了,完全是大势所趋,汉室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汉室得存在反而极大的妨碍了魏国的发展,让为魏国效力的那些人,得不到真正的利益。

    这些其实曹操在让县自明本志令里已经说明,里面说得也很实在。他没有篡汉的心思,他完全是想为国家效力,才一步步走到了现在,但是他也绝不会放弃权利,这是等于断送自己全族性命。

    这就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是大势一步步将曹操推倒了台前,而曹老板本身也具备这样的能力,才会走到这一步,这跟大浪淘沙一样,最后才能始见真金。

    其实政治本身就是一种肮脏无比的东西,涉及到了政治,就很难将自己摘干净,这点谁都不例外,这一点从下面这段话里就能看出。

    落霞城城主府,长天端坐在上首,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文士,坐在长天的下首,这文士就是陈宫。

    陈宫来到落霞已经有不少天了,慢慢的熟悉着这里的一切,慢慢的了解着长天这个人。

    长天对于手下第一个真正的谋士,自然是特别得优待,三日小宴,五日大宴,此时他正在和陈宫商讨,治理落霞的决策。

    “公台,你看我那一片夷洲之地,该如何治理?”长天问道。

    几日前顾雍赴夷洲当太守的任命,已经下来了,由于夷洲属于尚未开发的状态,因此没有划分具体的郡县,这要等顾雍一步步的开发才能达成。

    这也等于是说,将来夷洲的县、乡、亭、里,,全部是由长天来安排了,不得不说这是个对长天极为有利得消息。

    于是乎长天就多了极多的官职可以分封,包括县令、县长、县丞、县尉、有秩、啬夫、三老、游徼、亭长、里魁、什伍,等等等等,当然这也是灵帝特意的照顾。

    灵帝他也清楚,长天把夷洲开拓出来,然后别人去摘桃子,恐怕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索性就给了他这个权利。

    得益于落霞书院建了将近三四年,又加上有蔡邕坐镇,以及水路运输极为畅通的缘故,慕名而来的士子络绎不绝,有不少都拜在了书院门下学习,也有不少已经属于学业有成得了。

    学业有成,自然是会想要做官。真正像是管宁管幼安,这种不想做官,只谈经典不问世事得人,可谓少之又少,这样的人你是怎么请都请不动得。

    等士子学士们知道了,长天手中握有如此多得权利,自然蜂拥而至。当然都不是什么历史留名的人物,但也算不错了,治理一个个小地方正需要这样的人。

    陈宫想了想说道:“当似立国。”

    “怎么说?“长天问道。

    “迁万民居其地,自成一国,使百姓只知落霞,而不知大汉,只认主公,而不认汉帝。”陈宫毫无顾忌的说道。

    长天也没在意陈宫的态度和说法,他从一开始就对陈宫说,什么事都可以建议,什么话都可以说,当然听不听还在他自己。

    “怎么办?”长天再问。

    “设立腹心官员。”陈宫说道。

    “怎么设?”长天三问。

    “用贪官。”陈宫说得很干脆。

    “为什么?”长天笑了笑问道。

    “为君者以道御人,为臣者以忠事主。臣下之忠,但从利而来,无利则无忠。”陈宫说道。

    “这应该不是绝对吧?”长天笑道。

    “人之常情。”陈宫也笑了笑。

    然后他又说道:“君受臣权,则臣仗权图利。臣之利,乃君权所受。臣沐君恩,堪为腹心,则忠。臣忠,则江山既定。”

    “哈哈,那我治下那么多百姓,头上全部是贪官,他们还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到头来还不是我这个做主公的吃亏,我能有什么好处。。。”长天眼睛看了看地面,若有所指的问道。

    陈宫捋了捋胡子,微笑道:“主公想必业已知晓。”

    长天深深看了陈宫一眼,再问道:“杀贪官?”

    陈宫点头,笑赞:“正是如此,择其贪婪无度者,当众典型正法,以平民愤。”

    “并以讣告,广发天下,斥其贪婪,恨其无度。使百姓皆知,败坏法度者,此巨贪也。前番种种,皆是此等饕餮巨贪所至,实非君之意。而察贪反污,救百姓于水火者,正是主君。如此则万民爱戴,众心协力,何乐不为?”陈宫笑道。

    “哈哈哈。”长天大笑。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若是公台入朝为官,三公九卿不足虑。”长天大声对陈宫夸赞道。

    “不过,这办法却不适合我落霞军民。”长天随即就拒绝了陈宫的提议。

    随即把李林从外面叫了进来,对他说道。

    “夷洲具官,皆以能者为先,清廉者升,贪婪者罚,其间考教审核,以顾元叹为主,你与蒋干为辅。”长天吩咐道。

    李林走了出去。

    而陈宫对于长天驳回自己的建议,没有任何的不满,反正他就这么一提,长天也就这么一听罢了。

    “公台,明日随我去洛阳。”

    “属下以为,在这落霞城,属下能发挥的作用更大。”陈宫说道。

    “不,洛阳勾心斗角太多,我需要你帮我,这里有盖元固在,可以放心。”

    “遵命。”

    第二天长天就带着陈宫赶赴洛阳,去当他的驻军左校尉去了。

    顾雍则带着大型船队去了夷洲,长天还把姜冏也派给了顾雍,让他带着大队人马听顾雍调遣。姜冏是个武将,虽然属性较低,但是对付夷洲的那些土著部落,肯定绰绰有余。收降他们,凭顾雍得能耐,和落霞城的特性,应该能让他们归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