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日常

    洛阳城繁华依旧,这是长天这个月第二次来洛阳了,上一次是复命,这一次是上任。

    长天所领的这个驻军左校尉看似没多大用处,但是这已经是一步登天了,平常玩家要入军职都是伍长开始,也不比玩家好多少,就像是孙坚也是从佐军司马做起的。佐军司马是郎将属官,不大也不小,但孙坚之前就有讨伐阳明皇帝许昌得功绩在身,和别人是不一样得。

    而不管什么校尉得俸禄都是比两千石,再要进一步那就是将军,所以长天一步就跨过了前面的步骤,说是一步登天不为过,当然这也是灵帝的优待,一次功劳封赏两次也就他了。

    领受官职,将袍等小事不再叙述,长天带着自己的人终于来到了,西园大营里。

    西园顾名思义是在西面,洛阳以西的大营占地范围极广,足以容纳数万人,但是现在还没多少兵。

    八校尉得所有士卒,都是来自于招募大汉朝愿意入伍得壮丁,而西园八校尉也是历史上首次执行的正式募兵制,也是以后募兵制得开端,以前是没有的,或者说没有以国家为名义的募兵制。

    以前要么徭役,要么自愿,像秦国很有一部分就是因为,秦国领先于各国的功勋制,以军功封爵,而自发从军的,他们拿起武器就是兵,放下武器就是民。这些人平时不干农活的时候,就数人聚集在一起研究,研究怎么杀人,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

    当然军功爵制,不只是秦国才有,只不过他们发展的更加完善,更加的充分。所以秦国的统一是有基础的。

    招兵要钱灵帝也很是拿出了一部分钱,当然这跟长天没有关系,长天要招募兵士只能自己掏钱,他是玩家,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长天还算有点钱,武圣台造价100万金,比酒池肉林的250万便宜的多,但是现在还没造,因为没那么多极品材料,所以他手上的钱很有一些。不过即便没有了他也可以想办法弄,当然他弄钱,除了抢还是抢,也不会干别的。

    虽然有钱吧,但是招兵还是得花不少,这时长天倒有些后悔,没收张超那十万金了,这些钱肯定是张超抄了李家得到的钱,当时应该收了这十万,再逼他杀小妾的,不过这事实在就有些没底线,长天就没考虑。

    招募士兵这种事,当然不会是他自己来,他手下有人,有司马,他有不少司马,人家一个校尉就一个司马,但长天才不管这许多,他弄了七八个司马,连王三王四都是司马,陈宫不是。

    其实按照李然他们的功劳,做个司马也没什么,不过碍于长天一直没军职,也就没办法,现在既然当校尉了,手里有权利了,为什么不搞呢,反正都是自己的属官,他连县尉都能封五个,哪里还会顾及这些。

    不过这次他除了典韦陈宫和两个宿卫外,就带了八百护卫军,不过别小看这八百人,这是典韦自己掉选出来的,个个都长得五大三粗,能吃更能打。

    没带人不代表不能封官,长天远程封了文聘他们的官,当然每个一千石的俸禄由他自己出。

    经过上次的领地战乱之后,长天越发在意领地的安全,关键是自己的领地很不好守,因为分成了三块地方,江北一块,江南一块,江中一块,所以兵力必须分布在三块地方。

    而且吴郡和广陵郡都有仇家,他不得不防,所以把一干武将全部留在了落霞,文聘守江北,李然守江南,盖勋则坐镇落霞城,孙大力和麴义两人作为南北策应,随时准备出击。

    这样的力量,只要对方不是倾全郡兵力来打,基本不会有问题,长天觉得暂时也不会有不开眼得来阴自己,正面攻打更是不可能的,毕竟张闿的千刀万剐在前,张超的逼杀小妾在后,很能起到震慑作用。

    长天丢给两个宿卫两万金,让他们负责招募士兵得事宜,自己则带着人四处闲逛起来,他知道曹老板也在这里,总得去见见。

    想必是早已得到了消息,曹操倒先来找他了。

    “孟德,多日不见,愈发神采飞扬,这脸上有喜气啊,可是添了贵子了?”长天远远看见曹操走过来,迎上去笑道。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无垠,正是卞氏给曹某添了一子,可惜还没等满月,某就被召来赴任了。”曹操脸上很有些得意。

    “这两位是?”曹操看着长天边上的两人问道。

    他之前老远就看到了长天边上的这两人了。嗬,一个简直是丑的不能认了,不过一看那气势,那威猛的样子,就知道是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

    而另一个文士,更是气度不凡,眼神中充满自信,绝对是个智囊一般得人物,都是人才啊,可惜又被这长无垠得了。

    “这是长天新聘的谋士,陈宫字公台,这一位是长天新招募的护卫首领,名叫典韦。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曹公,曹孟德。”长天大方的介绍道。

    “见过曹公。”陈宫和典韦同时对曹操见礼道。

    陈宫暗自打量的着曹操,脸上面无表情,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原来是陈公台,早有耳闻,曹某常能从孟卓口中,听到足下大名,可惜始终缘悭一面,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曹操不是为何打心底里喜欢陈宫。

    “这位典壮士,勇武不凡,堪比古之力士,真是一员猛将,猛将。”曹操对这个叫典韦的更加感兴趣,双眼简直在闪闪发亮,当下开口夸赞道。

    长天看的心中暗笑,这俩人曹操肯定喜欢,想当年陈宫背叛了他,曹老板都舍不得杀,典韦更是为了曹老板而死,现在一见面估计有点像,那种一见钟情得意思。

    当然作为领导人物,智谋之士,勇猛之将,谁都喜欢,而曹操得爱才更是天下闻名。

    曹操第二次征伐徐州陶谦的时候,陈宫勾引了吕布,然后联合张邈叛乱,那时候基本上大部分兖州官员都背叛的曹老板,降得降逃的逃,曹老板当时就说:“唯魏种不弃孤也。”

    这个叫魏种很有才华,跟曹操关系很不错,他的孝廉也是曹操帮他举得,因此曹操认为魏种不会背叛自己。

    然后魏种没多久就逃跑了,如同一个大耳光,响亮的甩在曹老板脸上。

    曹操大怒,发誓要抓住这小子。后来在野王县射犬,抓住了这个叫魏种得。

    然而曹操却亲自给魏种松绑,说道:“唯其才也!”

    一作“只有他才行”,又作“只因为他的才能”,曹老板不但没杀,还任命了魏种做河内太守这个重要职位。所以曹操爱才绝对是出了名的,虽有炒作广告的成份,但真实的成份绝对占得更多。

    正在曹操和长天说话时,远处又来了一人,来的正是袁绍,袁绍一看见两人,立刻面带微笑,快步走了过来,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