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矛盾渐起

    “本初兄别来无恙。”曹操先看到了袁绍,这袁绍和他关系不错,年轻的时候经常一起走鸡斗狗。

    长天也对袁绍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孟德,无垠,袁某正找你二人。今日何进何大将军摆宴,要为我等西园校尉接风洗尘,特让某来请你二人。”袁绍打过招呼后笑着说道。

    “还请了在下?本初兄大可不用顾及在下面子,长天一介异人,籍籍无名之辈,又与大将军未曾谋面,如何会来请我?”长天笑问道。

    曹操脸上微笑只是看着,袁绍则随即说道:“无垠太过自谦,如今长无垠得大名,这天下谁人不知,开疆拓境,辟土夷洲之功,可谓举世瞩目。不请谁,也不能不请你长无垠啊,哈哈哈。”

    袁绍长得俊朗不凡,一表人才,再加上家世显赫,谈吐大气,确实是个能拢络世家人心的人物。

    长天心里也明白,这一趟无非是为了拉拢自己和曹操。曹操趋于中立,再加上又有才干自然是何进的拉拢对象。

    至于自己则刚刚拿下了夷洲,声名正盛,虽说看起来圣眷正浓,又骂过百官,似乎不像是个值得何进拉拢的对象。

    但肯定是有人给何进点出了本质,所谓本质就是自己是个异人,一个手中握有力量的异人,而异人只重利益,重利就代表着能拉拢,所以何进把自己,也作为了可以拉拢的对象。

    由此也可以看出,何进和汉灵帝两人之间的暗斗,愈发的激烈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长天所关心的,从中取利才是他得目标,除此之外他来洛阳还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收集大量的极品石料和木料,另一个则是看看能不能再收一员大将,极品材料不难,收大将就没那么容易了。

    “既如此,那我便与孟德同去,在下多谢本初兄特意前来告知。”长天对袁绍拱了拱手。

    袁绍随即打发了随从,去通知另外的几个校尉,另外几个人自然是用不着他亲自出马的,随便让下人去就行。

    八校尉中的六个人受到了何进的邀请,剩下的两个自然是彻头彻尾的阉党,一个就是蹇硕,另一个是冯芳。

    “现在时候还早,不如先去我那里坐坐?”长天说道。

    袁曹二人欣然同意,长天给两人泡上茶,天南地北的聊着,曹操和袁绍与陈留太守张邈是朋友,而且关系还很不错,袁绍也知道张超和长天的关系,曹操更是直接参与到了其中,但是这两人不约而同的对此事只字不提。

    黄昏时分三人从长天居所出发,来到了何进府。

    “三位大人,快快请进,宴席快要开了。”门房认得袁绍,这是大将军得座上客,极受何进的重视,立刻将三人迎进府内。

    大将军府规模宏大,楼阁交错,装饰辉煌,布局大气,无不彰显了富丽堂皇得风范,从整体看上去确实像个大将军府。不过其中充斥着得黄金装饰,如金边,金线,金镶嵌,金底座等等等等,让这个本来好好的大将军府,一股暴发户得气息扑面而来。让长天越发的瞧不起这个何大将军了。

    “大将军,幸不辱命,在下把孟德和无垠请来了。”袁绍走进大厅,立刻最坐在上首得何进,大声说道。

    “哦?快坐快坐,孟德本将军早就相识,忠义之士,国家栋梁,无垠倒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何进大喜道。

    他立刻让两人坐下说话,何进嘴里也不乏夸奖之词,这也跟长天骂百官的那天,何进不在很有些关系,他只当骂的是别人。

    何进请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到了,长天还在里面发现了熟人,正是当天在广陵遇到的陈琳,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历史名人,所以记得很清楚。

    陈琳现在是何进的主簿,因为文采出众很受何进的青睐,何进自知是个粗人,没什么水平,所以他喜欢把文人士子有水平得人,拉拢在身边,比如陈琳、荀攸、孔融、何颙等等,他甚至还想把荀爽、郑玄也拉道自己身边壮声势,不过这两个人都没鸟他。

    陈琳看见长天后,也微笑点头,坐在了文士那一边。

    酒宴自然是荒畴交错,你来我往,何进也为众人介绍了长天,其实大部分人都认识这家伙,就算不认识的也听过,当然好感那是都没有的,或者说少部分人才有。

    “长无垠虽是异人,却一心报效国家,诛杀了众多羌氐贼首,更为我大汉拿下了,夷洲这一大片国土,足可称得上丰功伟绩,本将军今日要敬无垠三爵。”

    东汉盛兴饮酒,三爵之礼是诗经中所有,再加上何进是南阳人,荆州那边酒风更盛,所以何进也喜欢这种。

    长天也不含糊,和董卓曹操一起时除了喝酒还是喝酒,也算锻炼出来了,礼过之后端起就喝。

    “好,好酒量。”何进大喜,这个异人值得他拉拢,这一点陈琳和荀攸都对他说过,而且他深知异人不识礼数,而这长天却懂些礼数,显然是下过功夫的,因此何进很是高兴,觉得长天很给自己面子。

    众人自然也附和何进,开始了对长天的称赞,不过有些人总是不太合时宜,比如鲍鸿。

    “长校尉,都说阁下在西凉诛杀了众多贼首,怎么某家却只听到,阁下被韩遂打的屁滚尿流东奔西窜呢,也不知是真是假?”鲍鸿脸皮牵了牵,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大厅慢慢的静了下来,何进仿佛不觉只是慢慢吃酒,而其他人则面带微笑,尤其是曹操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种酒席上发难是司空见惯的事,大家都想看看这长天怎么应付。

    长天则微微一笑,他知道鲍鸿这个人,此人在西凉叛乱时,正好担任右扶风之职,这个职位相当于郡太守,因此张温率大军平叛,他也跟着一起。

    本来历史上美阳大战是因为流星坠地,叛军气势大跌乱不成军,然后董卓和鲍鸿双双率兵大破敌军,接着鲍鸿就跟董卓混在了一起,立下了赫赫功劳。

    而这里却是长天率兵突袭敌营后方,才使得汉军大获全胜,一举攻破了美阳大营,到后面更是在望垣大破羌人,接着攻灭了榆中,斩杀了诸多贼首。

    至于鲍鸿则因为没和董卓并肩作战过,所以董卓根本不理他,更不会带他。所以留在了张温军中,只在榆中城外的那场大战中,才捞到了些功劳,他心中对此很有些不平,对于异人长天更是不屑。

    而现在这个小小的异人,竟然和自己平起平坐,面上哪还有光彩。

    长天看了看鲍鸿,不紧不慢的说道:“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掌握真正的力量。我长天不做这校尉,麾下仍然有数万大军,任谁想来欺,也得掂量掂量,你鲍鸿要是不做这校尉,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你!”鲍鸿被长天说得面红耳赤。

    “你这是大逆不道!”鲍鸿说道。

    “哈哈哈,我是当今陛下,亲封得汉室忠良!除了圣上外,谁能说我大逆不道?”长天无比张扬得大笑。

    这就是永不叛汉契约的好处,他现在说话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丝毫不用担心别人给他扣上反贼的帽子,而汉灵帝还要用自己,至于用完了会如何,长天表示灵帝应该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此时在座的人中,有些人皱眉,有些人看戏,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则淡然自若,曹操则是夹了块肉,塞在口中,一边满脸笑容一边大嚼。

    “哈哈哈,好了,两位皆乃我汉室忠臣,今日摆宴正是为各位接风洗尘,庆贺在座诸位荣升高位,有朝一日必能建立不世功勋,何须为此等小事烦扰,来继续喝酒。”何进大声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