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校场杀人

    长天酒量虽然渐长,但是终归顶不住众人的轮番敬酒。大家也一致准备灌醉这个异人,这小子太嚣张了。

    世家都有自己的私兵,但是再多也不可能有几万这么多。而异人却可以明目张胆的养着几万大军,还能私自圈地建村,这太占便宜了。世家要的就是安全,要的就是让别人不敢随意侵犯,如果有这么一支力量在手,想必连皇帝下旨都得考虑一下。于是极不平衡的众人,准备合力灌死长天。

    结果自然是长天被典韦背回了住处,一夜呼呼大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了过来。

    “王三,弄点茶来。”长天捂着额头,躺在床上喊了几声。

    他这才想起,王三应该去募兵了,不可能在这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典韦端了碗茶水进来,说:“主公,王三去募兵了不在此处。”

    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出去洗了把脸,这才感觉稍微好点。

    “走,我们去募兵处看看王三他们的成果。”长天对典韦说完就走了出去。

    灵帝组建西园八校尉,招募天下壮丁的事,早已命人把诏书传遍洛阳附近得几个郡县,因此大量得想要吃军饷得壮丁集结了过来。

    招募和一般入伍或者义勇军不一样,招募是先发军饷的,也就是先把钱发给士兵,所以可信度十分的高,很多人员慕名而来。

    长天走到城外的募兵处,发现足足有上万的人集结在一起,还有人正在源源不断的过来。

    这些人大都是河东、河内、上党、陈留、朝歌等几个郡得人,这些郡要么经过了黄巾肆虐,要么饱受灾害之苦,反正不少人都吃不饱饭,于是集中了过来。

    左校尉可以招募五千人,长天打算直接招满。其他校尉除了右校尉淳于琼,和自己是一路货色之外,能招募得人数都比他多些,不过很少有准备招满得,吃空饷是汉朝司空见惯得事。

    长天不一样,他花得是自己的钱,招得却是自己领土兵力上限之外得兵源,所以多多益善。

    “好好挑挑,选健壮的、凶悍的、像这几个脸上都刀疤,一看就打过仗杀过人,就要他们这种。”长天指着几个五大三粗得,长相极端恶劣的汉子,对王三说道。

    “主公放心,王三挑得就是这些。”王三拍着胸脯说道。

    “报告大人,有人在校场上杀人了,王司马正在与人对峙,您快点过去。”一个王四身边的传令小兵,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长天眉头一皱,道:“带我去看。”

    校场自然是练兵用的,新招募的兵丁,不训练根本无法上战场,所以专门设立了校场供训练之用。

    长天带着人来到了校场之上,发现不少人聚在一起,分成了两派正在对峙,手中还拿着武器,其中一方正是王四,另外还有不少人在看热闹。

    “闲杂人等,全部退去。违者军法处置!”长天对着人群大喝一声。

    “你想仗势欺人,徇私枉法?”有人躲在人堆里起哄,于是准备退去的人也不动了。

    长天看都不看,立刻说道:“杀”

    那偷偷起哄的人,立刻被典韦带人冲过去,强行分开人群找了出来,只见典韦把那人拎起来,用力往下一砸,当场摔死在地上,一时间脑浆迸裂,死状极惨。

    “再不退去,杀无赦!”长天对着再次喝道。

    周围看热闹得那些人,哪里还敢停留,再也没有敢起哄的。

    于是场上只剩下了对峙的双方。

    “把武器都收起来。”长天冷冷的看着双方说道。

    王四对长天的命令自然毫不犹豫,很快全部把武器收了起来。

    “还有你们。”长天把目光转向了另一边。

    对方领头的人在长天冰冷的目光逼视下,不得不收起了刀剑。

    “说说吧,怎么回事?”长天对着两方问道。

    “你先说,你是谁的麾下,为何在校场动兵?”长天指着另一边的人说道。

    那人也不含糊,直接抱拳说道:“回禀大人,末将是助军右校尉冯芳帐下司马,末将属下发现,王司马麾下有黄巾余党,于是前来指认,却不想被人杀死,为此我才带兵前来。”

    “嗯,你呢?你怎么说?”长天听完对着王四问道。

    “主公,是属下失职,死者与我军士卒起了口角,后来被杀死,随后他们便来拿人,事情起因经过还未调查清楚,我自然不能让其随意拿人,这才与之对峙。”王四抱拳说道。

    长天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问道:“是谁杀的人?”

    王四随即把一个士卒带了出来,那士卒长得挺高大,一脸万念俱灰得样子,跪在了长天面前。

    “你为何杀人?”长天冷眼问道。

    “是王四王司马指使小的杀人,不然小得就死定了,小得也是没办法啊。”那士卒哭诉道。

    “胡说!我何曾叫你杀人的???”王四厉声怒骂道。

    长天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刚才还奇怪,竟然还有人敢起哄,这是不怕死还是什么,原来是早有预谋。

    “那王司马,为何指使你杀人?”长天问道。

    “小的不知,只知道不杀了此人,小人就死定了。”那士卒说道。

    “那照你得意思是,你杀了人反倒能活了?”长天不由好奇道。

    “王司马说,杀了人之后的事他负责保小人不死。”那士卒道。

    长天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对随从淡淡的吩咐道。“把他左手指甲全拔了。”

    周围的人立刻按住了那士卒,然后开始施行。而另一边的那个司马,则静静看着一切,他知道自己没有说话的权利。

    “啊!!!”

    十指连心,拔指甲的疼很难形容,这种痛苦让那士卒惨叫不止。

    “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你还有十五个指甲,身上还有不少零件,反正你也估计用不到了,我就让人帮你切了吧。”长天看着士卒的眼睛说。

    “大人,我句句属实,绝无虚言啊。”士卒痛哭流涕。

    “且慢,无垠且慢。”只见另一边的队伍迅速分开,一个微胖的人阔步走了出来。

    长天一看,正是助军右校尉冯芳,前几日在一起聚过,共事的八个校尉他都认识。

    “无垠,此事缘由我已悉知,依我之见就此作罢为好,以免牵连了王司马,反倒不妥。”冯芳走近之后对长天轻声说道。

    长天深深的看了冯芳一眼,心道“就此作罢,所以这锅老子背了?这小子不该是灵帝的人么?我还以为发难的应该是鲍鸿,这小子却跳了出来。这分明是不怕死啊。”

    “冯大人此言差矣,事情总有缘由,我这人最喜欢追根问底,事情总得搞个明白才好。”长天淡淡的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有人大喊:“大人!此人咬舌自尽了。”

    长天一看,那士卒口中鲜血直喷,眼见是不活了,这种伤势,救活了也说不了话,显然此人是没用了。

    “嗬,倒是个死士,冯大人早知会如此?”长天背着双手,突然转头看向冯芳问道。

    “此话从何说起,在下怎会知道。这杀人凶手既然已死,也算是死无对证了,不如此事就此了结吧。”冯芳说完甩袖直接走了,不再理会长天。

    想必今天之后,长天纵容属下杀人,窝藏黄巾乱党得名声,就会不胫而走。

    只是长天觉得有些奇怪,这种手段有意义么?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或者说下一步会是什么?

    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有一点长天很清楚,那就是自己杀的人肯定还不够多,不然不会有这种屁事,他对此深以为然。

    至于对方是谁,长天根本不想知道,在洛阳他得罪的人最多,是个人都有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