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白波寇河东

    河东郡杨县。

    杨县位于河东郡与并州得交界处,距离上党郡、太原郡、西河郡,都不算太远,所以这里比较热闹,属于北面的人口大县。

    在平时你可以看到,大量的百姓耕作,以及来往的客商,当然还有不少的玩家,这里领主玩家极少,原因和凉州一样,这里并不太平。

    最先是被南匈奴以及一些马匪摧毁了几次城镇,到后面呢黄巾又来了,又是摧毁了一波,在后面黄巾变成了白波贼,只有那些加入了黄巾白波阵营得玩家领地,才得以幸存下来,但是他们也没有高兴多久。

    被灵帝发配回原职,继续做河东太守的董胖子回来了,董卓自然不会容忍黄巾阵营,又收割了一茬,至此河东郡得领主玩家就极少了。

    领主玩家少的结果,自然是和np互动的机会越来越多,不少玩家也和这里的人结下了友谊,贼寇来时也会聚在一起帮忙抵御。

    就如同现在这种时候,南匈奴入侵了,不单单如此连白波贼,也一同趁势开始兴风作浪。

    南匈奴并不算真正的入侵,南匈奴的部队是一支数量上万得骑兵,以骑射为主不算是太强大得部队,队伍是由于夫罗带领。

    这支部队是汉灵帝召唤来的,因为幽州的张纯张举,和鲜卑得叛乱渐渐变大,而公孙瓒则因为两次大胜轻敌,反被张纯和丘力居围在了辽西管子城,暂时已经无力剿寇。

    因此灵帝对南匈奴下达诏书,命其派兵援助讨贼,南匈奴单于羌渠立刻派了他儿子,于夫罗领兵前去,不过名为剿贼实为敷衍,于夫罗刚行到幽州境内,就停了下来。

    而羌渠单于把兵力派出去后,他治下得国人立刻叛乱了,羌渠死在战乱之中,于夫罗大惊失色,立刻想回去报仇,但是灵帝却不允许,于夫罗只得留在了河东郡内。

    留在这里自然而然的就当起了强盗,正好不知为什么白波贼又突然起事了,于是双方联合开始劫掠攻打河东诸县。

    此时杨县得玩家和np聚在城头,看着下方的贼寇。

    “张老哥,你觉得这些白波贼,会攻城吗?”一名玩家对着一名np发问道,双方看似竟然关系不错。

    “难说,平时抢劫不会有这许多人,常是小股,这次不知道为何,或许真有攻破杨县的想法。”那个叫张老哥得人面色严峻的说道。

    “老哥别担忧,咱杨县牢不可破,再说了这么多人肯定能守住,等这波贼子杀退了,您再带我去打猎。”那名玩家笑着说,脸上没多少紧张感。

    “好!”张老哥憨厚的脸上笑了笑。

    城外的白波贼,竟然开始压上了,显然他们准备开始攻城了。

    “敌兵攻城!所有人戒备!”一名武将高喊道,立刻城头上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手握着弓箭,准备射击。

    “放箭!”

    一声令下之后,一波密集的箭雨,朝着天空冲出,随后返落而下,向着冲过来的白波贼扎去,一时间死伤了不少。

    接着自然是一连数波箭雨的倾泻,白波贼至少死伤了几百上千人,但是对于将近两三万得白波贼来说,并非不能承受。

    攻城战中这种损失是必须承受的,只有等真正冲到城墙下,搭起梯子,爬上城头,大部分敌人,才会停止远程阻击,而开始近战肉搏。

    所以这点损失并不能阻止白波贼得进攻,此次劫掠虽说突然,但是他们也不算没有把握。

    “给我上,先登者首功,攻破杨县,三天不禁。”一名白波将领大声叫到。让人卖命总得先拿出价码才是,三天之内可无视禁令,显然是种不错的价码。

    但是杨县乃边陲之地,向来民风彪悍,又懂配合,虽然人数较少,但是在气势上,和能力上要胜于白波贼。

    白波贼中得先登精锐,快速踏上云梯,噔噔噔极速网上攀,想要做那先登首功之人,只有这样才能做百夫长,千夫长,甚至当将校。

    不过冲在第一危险也是最大的,没多久这些在第一位的先登者,就死伤殆尽了,但是他们身后还有人。

    整天经历着刀口舔血得日子,有一天没一天得过,而且根本不能摆脱,这样的人对于**的发泄,对于女人金钱,会产生极大的吸引力,让他们奋不顾死,终于有人登上城头了。

    “敌人来了,准备攻杀!”有人大喊道。

    先冒头得先登者会比较倒霉,翻越城头的那一刻,是最容易死亡的,被长矛刺死,被乱刀砍死,石头砸死,弓箭射死。总之会变成多个城头守军的共同目标,死得很快。

    先登有精锐,挥刀狂砍,白光数道闪过,竟倒下了多名守军,杀人者并不急着上前,反而执起盾牌,瞪圆双眼威吓敌兵,一来是恢复体力,二来是拖延时间,可以让队员上来。

    然而守军中也有人物,自然看的出对方的意图,立刻冲上前去战在一起,誓要拿下对方首级。

    守城兵力是最为激烈的一方,但是基本上每个死亡的守军,手上都有敌人的性命,所以攻城方肯定是死的最多的。

    这一波攻势被打压下去了,守军暂时得到喘息,但是突然城下的先登精锐,仿佛是知道了城上守卒疲累的事实,再次加快了登城的速度,想要趁机占住一块城头领地。

    城头争夺战,你来我往,反复了几回,终究还是杨县得人占据了优势,压制了白波贼。

    双方酣战以至中午,罢战休整,势在必行,不管哪一方都累到了极点,无力再战,不过白波贼终究占着人数的优势,要稍微好一点。

    “大人,千万不可出城,士卒均以疲累至极,如何能出城杀敌!”一名年轻武将拉住了杨县县尉说道。

    这名武将高大魁梧,容貌坚毅,面色沉着,但是眼中有些担心,因为杨县得县尉竟然要带兵出城杀敌。

    “休得胡言,白波贼子,已然无力,正是杀贼得大好时机。随我出城!”那名县尉不听小将言语,带人出城,显然已经被建功立业,冲昏了头脑。

    白波贼看到守军出城,不再后退,反而迎上,当先冲出一将,在前耀武扬威,县尉一看骂道:“来将通名!”

    “白波大将胡才,汝可速来送死。”胡才笑道。

    县尉双目怒瞪,提枪拍马,就迎了上来,谁知交兵一合,就被胡才斩于马下。

    正当胡才准备下马,砍下县尉首级,然后率军掩杀时,杨县军中又冲出一员将领,正是之前拦住县尉得那人,此人手持一柄开山斧,气势凛凛,威风赫赫,胡才双目一凝,立刻喊道:“来将通名!”

    这次倒是轮到他喊这句了。

    年轻将领,催马疾奔,沉声喝道:“河东徐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