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勇不可挡

    徐晃催促坐骑,直取胡才而来,他面色冷峻,心中却是焦急无比,若是让对方挥军掩杀,己方将士势必大败亏输,甚至全军覆没,他要打退胡才,震慑士气,让自己这边有时间脱离战场,回城。

    胡才见徐晃拍马直冲而来,面上冷笑,此等热血冲头得小将,他在战场上不知斩过多少了,今日刀下又要多一名亡魂。

    当下拍马迎上徐晃,待到近前挥刀便砍,直取徐晃颈项。

    “噹。”

    徐晃轻松架住攻击,推开对方武器,只待双马交错而过,反手把开山斧向后猛挥,挟万钧之势,就朝胡才背上劈去。

    胡才大惊失色,他根本避无可避,忙想挡住这千均斧劈,胡才咬紧牙关,侧过身体,双手握紧大刀的长柄,对着呼啸而来的开山斧挡去。

    这次撞击声更响,胡才挡住了徐晃得斧头,但是自己整个人都被击飞了出去,这一斧根本不是他这种货色能挡得住地。

    “快救将军!”胡才麾下数名副将与护卫赶上。

    徐晃也不交战,更不去给胡才补上一刀,直接拍马,回阵,现在那县尉已死,只有他才有调兵权利,自己必须带领这些士卒,退回杨县,他们才是守住杨县得关键,而不是自己或者那死掉的蠢货。

    “撤退!退回城内!”一路往回走的徐晃,大声下令道。

    事实上,杨县得士卒,本就没有出城厮杀交战之心,放弃坚固城防不要,反出城与敌i硬拼,更是在敌强我弱得情况下,这对多蠢才会这么选择。

    众人闻令,如蒙大赦,这个徐公明将军,虽然官位不高,但是年轻有为,不但武艺无双,更是精通谋略,平日里也爱护士卒,而且是杨县本县之人,所以大家对他更显亲近。众人听闻撤退,立刻让人打开城门,快速有序的撤回城里。

    杨县之兵,随县尉出来者,足有三四千人,想要全部退回城内,需要不少功夫。

    此时倒地的胡才,已经起来,亲卫扶他再次翻身上马,不过受伤颇重,已然是拿不动武器了。

    胡才心中恨怒万分,一个小将竟然如此厉害,能把自己打下马去,这让他以后还如何有脸率军打仗,岂不是要遭了,杨奉、李乐等人笑话。

    胡才紧盯城门与徐晃,眼中怒火直冒,心头恶意丛生,旋即大喊:“你们都上!给我拿下他,他现在跑不掉!取其首级,老子重重有赏。”

    此人竟然是要他麾下的数个副将,去围攻徐晃。

    “诺!”

    数人听令,挥起兵器,直取徐晃,正准备依靠人数,拿下此将。

    徐晃此时正在大军之后,他要护着这些士兵进城,闻听背后喊杀声而来,胯下良马不断嘶鸣,徐晃转头,双眼放出毫光,冷视来敌,面上毫无惧色。

    “哼!徐某虽不善战,但取区区尔等得首级,却是易如反掌。”徐晃面色一整,拨马回身,向对方杀去。

    来将共有五人,自信足以拿下对面之人,此五人将近阵前,竟开始分散,准备包围敌人,显然是看见之前,此人一斧击飞胡才,知其有些勇力,便有了提防应对,准备四下包抄,攻其后路。

    徐晃面带冷笑,怡然不惧,双腿一夹,胯下良马瞬间加速,直冲到一将眼前。

    “杀!!!”徐公明怒眼圆睁,大吼一声,如天神降世,立起身体,双手举斧,便是一招力劈华山。

    一声怒吼,已然丧尽敌胆,更见徐晃恍若天降,如何敢撄锋芒,敌将极尽全身气力,平举兵器,只求在这斧劈下存活,好让他逃得命去。

    金铁交击巨响,震彻战场,只见一柄无可匹敌的开山大斧,劈断枪杆,连人带马,切成两半。

    剩余众将,尽皆失色,自忖不比死去那人强去多少,分散包围,显然是失策,须得众人合力,方能拿下此獠!

    四将从四面冲来,便想联合冲杀,徐晃睨视四人,不免冷笑:“合力又有何用!”

    徐晃策马前进,躲过四面夹击,回身对着已然汇合的四人。

    “架!”

    斧柄一拍坐骑,徐晃胯下良马四蹄疾奔,对方四人一见,各自暗喜,此人无智,集四人之力,岂是一人能挡,同时拍马迎向徐晃。

    “杀!”

    四人合力,刀枪长矛,或砍或刺,杀奔徐晃,誓要将其刺死在马下。

    徐晃大喝一声,根本无惧刀枪,双目露出噬人之色,直视对面,挥起大斧,挟风雷之声,断山之势,朝四人横扫,其状勇不可挡。

    四人同时大惊失色,此人竟然要与自己同归于尽???此人疯了!

    此四名副将,不约而同,收回攻势,准备全力挡下这斧。

    巨大的冲击,如期来临,其势之大,只有对抗之人才有体会,好似,山崩地裂,恍若天灾,根本无可阻挡。

    四人齐齐被击飞,两人当场死亡,两人重伤,但是仍没逃过一死,徐晃拍马赶上,一一送他们上路。

    徐晃,拨马回身,侧目看向敌阵,战袍染血,迎风展起,铠甲幽冷,放射寒光,开山斧上,鲜血未干,重芒毕现,使人股颤。

    徐晃扬声怒喝道:“徐公明在此!谁敢与吾一战!!!”

    此时徐晃,神勇异常,威凌战场,使无数敌人胆寒,让杨县兵士欢呼,白波敌军,齐齐后退数步,绝不敢上前对敌。

    徐晃冷笑,饶胡才,使敌失措,乃是拖延时间,杀副将,威凌全场,亦是拖延时间,此时已经足够部队退回城中了。

    “哈哈哈,白波贼子,不过尔尔。”徐晃放声大笑,拨马回身,随士卒,进入城中。

    胡才在马上,气得脸色发青,眼中凶光四射,他大喊道:“后退一里,埋锅造饭,两个时辰,之后再攻杨县!”

    “老子,定要攻破这个城池,取你这小儿首级,打仗可不是单凭一夫之勇就能成事的!”胡才恶狠狠的说道。

    时间飞快,二个时辰转眼即过,双方都得到了充分的休战,也都吃饱喝足,可以再战了。

    徐晃已经登上了城头,他的英勇表现,早已大大的激励了守城士卒的士气,个个以徐晃为尊,玩家也有不少开始崇拜徐晃,想要把徐晃收在麾下的自然也不在少数,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

    如今放眼玩家之中,除了长天没有人有资格招募徐晃,而这也正是长天的目的之一,对冯芳得栽赃陷害,只不过是事件突发然后顺手而为罢了。

    “攻城!全部给我上!拿下杨县,人人有赏,取下徐晃首级者,老子赏千金,杨县得女人随他挑!”胡才疯狂大喊,他誓要血洗之前的屈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