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曹老板发威

    夏县韩暹李乐大营。

    白波贼挡不住袁绍的攻势,只能闭营不出,坚守以待。

    在营地的中军大帐之中,韩暹接到了郭太书信,看到之后眉头直皱,一时拿不准,因此将李乐也召来一起商议。

    “大帅让我们置空营而走,赶赴安邑参加决战,大帅料定袁绍必不会追,李将军意下如何?”韩暹与李乐关系不错,把信递给了他,开口问道。

    李乐将书信看了一遍,说:“若是真如书信上所说,袁绍不追的可能确实更大。”

    思索了一番之后,李乐又说道:“早闻朝中,何进与灵帝,双方各不相让,几乎势成水火,袁家站在何进这边,而赵谦和那个异人乃是灵帝党羽,若是袁家为了剪除对手势力,说不准真会对我等撤军袖手旁观。”

    韩暹听后喜道:“既如此,我等即刻启程,开赴安邑,早些与大帅汇合。既然帝党与世家有矛盾,从中取利,当为上策!大帅,深谙人心,众所不及也!”

    “好,立刻启程。”李乐点头。

    于是两人立刻着手撤离此地,夏县离安邑不远,花不了太久。

    袁绍大营。

    “主公!韩暹李乐二人,弃营而走,属下请命,将兵追击,必能一举成擒二贼。”颜良和文丑大步走进军帐,对袁绍抱拳道。

    袁绍,正身端坐在大椅之上,一副处变不惊的淡然,无处不彰显着他的气度。

    他看了看两人,平淡的说道:“突然撤兵,必有缘由,贪功冒进,恐有埋伏,你们先下去准备,我再想想。”

    颜良文丑抱拳告退,只留袁绍一人在帐中静静思考。

    “可惜,子远不能随行,少了个,为我出谋划策之人。”袁绍自言自语,轻声说道,脸上却毫无难色。

    随即袁绍,双眼闪过寒光,冷声道:“区区蛾贼鼠辈,也敢揣度袁某心思,当真是不知死。”

    安邑的大战,已经与今日的清晨展开,看似并没受到昨夜突袭的影响,但曹操和长天等人,哪怕是郭太自己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强行提拔士气的手段罢了。

    让士卒更快投入到激烈的战场去,面对生死之刻,可以抛开大部分情绪,其中甚至也包括士气。

    陈宫站在城头,冷眼看着城下的白波军,对方看似攻势凶猛,实则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想拿下安邑还远远不够。

    “无谋反贼,这等首鼠两端之人,也想翻天,学人围师必阙,简直不自量力。”站在长天身边的陈宫冷声哼道。

    然后他转头对长天说道:“主公,既然郭太围三缺一,不攻南门,不如把南门守军,调集一部分过来,襄助守城,也可以更多的杀伤敌军。”

    长天听完,点了点头,说:“行,你去办吧,不过最少留一半人,以防对方突然发力。”

    在陈宫走后,长天想了想,然后又对典韦吩咐了几句,典韦点头应是,转身离开了。

    陈宫调来了南门兵力的一半,整整四千人,襄助敌人攻势最猛的东门守军,一时间的确减轻了不少压力。

    在陈宫有条不紊的指挥下,守城物资源源不断的被送到了城头,然后接二连三的被用来对付城下的贼兵。

    高大的城墙,充足的物资,精锐的士卒,激昂的士气,足以将这座安邑城,变得固若金汤。

    郭太在士兵数量上占大优势,三面围定安邑城,拼死猛攻,算是真正的围三阙一,也就是孙子兵法中的围师遗阙。

    但是这些全无用处,因为皇帝派赵谦来是剿贼的,而不是防守,他们打的一直是灭了白波军得注意,因此赵谦等人是把安邑当成了决战场地,而非一块阵地,至于士卒,见尚有一面不围,就更无负担了。

    看起来郭太犯的还是和杨奉一样的错误,这种时候就应该四面围定,仗着自己兵力的优势,倾力攻城,让敌人四顾不暇,才是正确的方法,当然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则另说,这些正是陈宫看不起郭太的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么当然是郭太的畏首畏尾了。

    在郭太猛攻安邑的时候,曹老板正在休息,他让一人一边坚守营寨,一边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出击,可能是顾及老曹的原因,离曹营最近的南门,并没有被攻击。

    曹老板与战场之间,也不是全无阻隔,郭太不可能放任,一个曹操领大军在外,却毫无牵制。曹老板大营前方横着杨奉和胡才的军队,这两位已经收拾了残兵,受郭太之命,阻止曹操增援安邑,另一方面,这两人自然也想报,昨夜的一箭之仇。

    不过曹操按兵不动,一点也没有增援安邑的意思,甚至对于眼前杨奉和胡才二人,也没有任何的攻击**。

    曹老板一直在休息,直到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他才走出了大帐,吩咐士卒开饭,军士在曹操的提前吩咐下,已经把饭做好,就等下令开吃。

    至于杨奉与胡才二人,带领着部队,仍在战场之中,强打精神,准备应对曹操随时会发动的攻击,他们的士卒,因为没到饭点,自然也就还没吃饭。

    曹操吃完饭,又让士卒休息了一刻钟,随后他发现对面的杨奉胡,才开始做饭了,曹操微微一笑,大声下令道:“全军集合,准备出击!”

    随着命令的下达,曹军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完毕,一看就知道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士卒精气神完备,步履动作整齐划一,脸色严肃,双眼锐利,从这些都能看出,李通的能力确实不凡。

    “万亿,随我出阵杀贼!”曹操喝道。

    “遵命!”李通大声应道。

    杨奉胡才二人,正在食饭,突闻喊杀声大作,立刻惊慌的起身查看,

    只见曹操营门大开,大营里兵马无数,如潮水一般,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二人大恼,深恨曹贼恶毒,趁他们吃饭时间攻击,实在阴得可以。

    但是二人也不惧,立刻快速了列阵待敌,一副要与曹贼血战到底的气势。

    “曹贼,休要嚣张,尔竟妄想凭一己之力,抗争大势,何其愚蠢!今日谦老贼必败,汉室早已衰亡,我白波大军,势必席卷江山,荡平天下。但凡稍有智慧之人,皆会追随我白波大军,灭赵谦,取洛阳,争天下!曹操,郭帅爱贤,念你大才,不忍加害,方才容你至斯,事到如今,何不早降,随我等共图大事!如若还要冥顽不灵,我杨奉便要报昨日之仇,行那屠灭之事!届时定教尔,生死两难!”杨奉坐在马上大骂道。

    曹操听闻后微微一笑,中气十足的喊道:“区区鼠辈,也敢欺天,妄谈大势,不知所谓。吾大军到此,剿灭尔等,如屠猪狗。至于郭太,呵呵,做曹某门童,更嫌其无能。”

    “众将士!随曹某斩杀宵小!!!”曹操凌威怒喝,气势磅礴,如同踩着天地一般,让群寇丧胆。

    “杀!!!”

    曹营大军,挟着万千大势,无匹声威,悍然冲击,一头撞碎了白波军阵,双方彻底绞在一起,惨烈厮杀就此展开。

    白波死斗,激起腥风一片,曹军悍勇,杀得血雨成河。

    无人不在战斗,无人不在拼死,战场之上,只剩下**裸得,你死我活。

    稍过半晌,曹兵已然压制对方,白波势力渐微,转而防守,双方数量相差不大,但是精锐差别明显,由此可以预见,这一场不太公平得战斗,即将分出胜负。

    然而杨奉和胡才脸上却无焦急之色,杨奉见时机已到,对胡才使了个眼色。

    胡才点头,二人带着士卒,快速的撤退,方向正是安邑南门。

    曹操一看,心中了然,这南门外当有伏兵,杨奉退军,正是要引诱自己上钩。

    不过随即就不屑的笑道:“雕虫小技,不知所谓,只要无垠派出南门一半守军,与我前后夹击,贼众必败无疑!”

    曹操正要下令追击,李通却在一旁说道:“主公,将胜机寄于异人之手,是否不妥?若其见死不救,我军定然损失不小。”

    曹操听后拍了拍李通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哈,文达过虑,长无垠绝不会弃曹某于不顾!”

    “追击敌军!”曹操大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