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要离

    对方显然察觉到了长天的洞察术,不由得眉头一皱道:“吾虽不好杀生,却不迂腐,若再不退去,休谓我言之不预”

    “大姐这人是谁啊,看起来惨兮兮的。”鱼潇湘问白小仙。

    “这人可能是要离,为了刺杀吴王僚的儿子庆忌,出主意让吴王阖闾杀死自己妻子,砍断自己的右臂,以取信庆忌,最终刺杀成功,回到乡里之后不愿接受封赏,只说是为了保民,然后直接自刎而死了。”白小仙说道。

    “切,原来是个渣男,这种渣男就应该由另一个渣男来对付,长天这个垃圾交给你了。”鱼潇湘恶狠狠的说着。

    长天无所谓鱼潇湘的话语,这个要离连自己的洞察术都只能探出名字,可见与自己的实力相差太多了。除了麾下这些人,那帮女孩子恐怕还真对付不了。

    “守诺,小心些。”长天对李然说道。

    “主公放心,一刺客耳,然必取其首级献于主公。”李然自信的说道。

    李然拿着镔铁长枪,开始缓缓靠近要离。

    要离看到李然走进,也站直了身子,左手上执着一根短矛,矛上隐约还在滴落着鲜血。

    “你们为守诺压阵,看准机会一起上,这不是君子切磋,对方不过是个人渣而已。”长天十分厌恶这种货色,连自己老婆儿子都可以舍弃的人,还妄谈什么保民,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诺!”众人齐齐应声。

    李然走到要离近前,铁枪一指要离,说:“来吧。”

    谁知话音还未落,要离突然一个闪身,就到了李然面前,手也不抬直接将短矛朝李然腹部捅去。

    “哼!不愧是个卑鄙无耻的刺客。”李然边说边往左面一闪,用铁枪架住了要离的短矛。

    随后要离更是贴近李然,靠着自己武器短,展开了快攻,一时间倒是有些压制了李然。

    “大姐,你们这两个谁厉害些?”鱼潇湘小声问着白小仙。

    “那要离终究是个残疾人。而且长天的这个武将我看比我们村里的高级武将厉害不少,你看他现在虽然受到了压制,但是毫无慌乱之色。这可能是已经学过某种高等级的功法了。”白小仙看着李然,说出自己的推测。

    “这不可能吧,就长天这种小气男,能放着高等功法不学,让npc学?”鱼潇湘明显不相信,她认为不可能。

    “这也不一定,一样东西的价值,只看是否正确发挥出这样东西的效果。可能那功法对玩家有着某些限制,而且玩家提升实力普遍较慢,给一个悟性高的npc学习高级功法,也是壮大自己的一种途径。尤其是前期的作用不可谓不大。”白小仙轻声说道。

    “可是,这毕竟是大前期,哪来高级功法哦?”鱼潇湘还是有些不信。

    “你忘了那个第一个开启名声副职的世界公告了么,他的奖励中不就包含了一本功法么?”

    “大姐你是说,这个长天就是那个开启名声副职的人?还极有可能是第一个国外建村的人?”鱼潇湘瞪大眼睛看着白小仙。

    “嗯,只是可能而已,几率并不大,不用大惊小怪。”白小仙淡淡的说着。

    虽说这两人的声音不大,但是长天还是隐约能听到一些的,不由得摇了摇的,怪不得对于太聪明的女人,男人大都不太喜欢,实在太能联想了,这白小仙明显聪明的过了头。不过这白小仙长相近乎完美,身材更是惹火,丰乳翘臀的,恐怕不少男人都会趋之若鹜,想到这里长天免不了朝着白小仙看了两眼。

    “色狼,你干嘛。告诉你,我大姐可不是你能染指的。”鱼潇湘看见长天眼神不大对,张开双臂护在白小仙的胸前。

    白小仙听到‘染指’这个词反倒有些神情无奈。说道:“好了,都在一个队伍里,要和睦相处才是。”

    此时要离已经落在下风了,毕竟只有一条左臂,还不是李然的对手,如果要离没有残废,那兴许会比武力暂时还没到80的李然更厉害,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对手。谁都能看出这个要离很快就会落败。

    正当李然眼看就要获胜的时候,要离浑身突然现出一片红色光芒,那根短矛更是血色大盛,一时间只见要离速度大增,瞬间朝李然扑去。李然连忙用铁枪遮拦,‘叮’一声脆响,只见李然被逼的连退了三步。

    “快一起上。”长天立刻招呼士兵冲了上去。

    士兵们瞬间上去围住了要离,但是一时间却没多少办法奈何要离。

    长天见士兵围住要离,短时间还不能拿下,反倒在要离不要命一般的疯狂进攻中,险些有了伤亡,顿时急中生智对着要离大喊道:“似你这等非仁非义之徒,有何面目苟存于世,还不速死以谢天下。”

    要离听到长天的大喊,一直冷冽的神情突然有了一丝动摇,正是这一丝动摇让李然和士兵抓住了机会,十一根长枪全部刺入了要离的身体,才彻底让要离停止了动作。

    随后要离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只留下一句话语淡淡的回荡在空间中

    “杀妻弃子非仁也。。。为新君杀故君非义也。。。岂能贪生弃行耶。”

    “哼,渣男,活该。”鱼潇湘显然觉得不解恨,皱了皱小鼻子说道。

    长天看着要离的身体慢慢的消失,然后开始检查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战利品。然而要离几乎算得上是身无长物,没有任何的东西留下来。

    “战利品应该在下个房间之中,我们去下个房间看看吧。”白小仙朝着正在对着这间空无一物的房间四下张望的长天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走吧。”

    “白会长,这秘境的难度都是这样难的么?”长天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据网上说,一个秘境除了最终场景外,其他的难度是会变的,主要还是看进入人员的综合战力。一般按照npc的等阶,玩家的等级来参考。我个人认为这个说法还是挺合理的。”白小仙睁着美目,颇有意味的看着长天。

    长天只当没见到对方的目光。“是吗,那我们去收取战利品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