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安邑夜战

    “敌军攻城!!!”一声尖利的呼喊,在夜幕中乍起,迅速让所有听到的士卒,打起了十二份得精神。

    这一刻所有守军,当即各就各位,全神贯注的看着城下,手中紧紧把住弓箭和强弩,准备朝下拼命射击。

    在城外的黑暗处,缓缓的冒出了大片隐约的人影,正是无数白波贼的士卒,沉重的步履声,配合着黑暗,更增加了一份守军的压力,看着对方的眼神,也知道这是一场硬仗了。

    白波军的粮草快要用完了,这是大量白波军士卒都知道的事,郭太他们已经瞒不下去,因此索性不再隐瞒,痛快的告诉了所有士兵,粮草只够两日之用,两日内攻不下安邑,那么等待他们得,将是安邑守军无情的剿灭和追杀。

    此刻大量的白波贼,已经准备拼搏一把,拿下此城就能活命,而且能活的很好,如果拿不下,那活下来的机会更低。

    交战中的大军断粮撤退,并不是轻轻松松嘴上说说而已,敌人不可能会放过这种好时机,对方只要派一支精锐,紧紧的咬住撤退的部队,不断的骚扰,不断的削弱,让人疲惫不堪,随后率大军一鼓作气,冲杀而至,那么溃败的可能性绝对是九成九。

    而溃败之后,能逃得掉的人,不会超过一半,更别说是在肚子饿瘪的情况下,如果对方一味死追,那么逃生的人数将更少,所以白波军不如搏一把,攻下安邑险中求生。

    毕竟之前想撤退或者说逃跑的人,已经全部被挂在辕门上了,剩下的士卒当然很是被震慑了一番。

    其实说白了,说透了,或者说难听点,军中训练,其实和洗脑有些异曲同工,军令便是在士卒的脑中深深的刻印下,武将的命令是绝对不能违反的。当然把训练完全比作洗脑,并不合适,毕竟荣耀、责任、热血、亲情等等,也是军队组成的最基础的元素之一。所以比作洗脑,还是稍显偏激了点。

    做到令行禁止,并不难,主要就是震慑,俗话说的杀鸡儆猴便是如此。

    历史上的吴国,大将伍子胥把孙武举荐给了阖闾。

    孙武的名气很大,练兵也十分擅长,吴王看过他的兵书十三篇之后,十分赞赏,更想考查孙武练兵的本领。

    于是阖闾召来了一群宫女和太监,分成两队,由阖闾的两个喜爱的美姬带领,让孙武教会她们令行禁止。

    宫女太监自然不听孙武的号令,而两个美姬也捧腹大笑,甚至对孙武指指点点。孙武面色毫无变化,召来军吏,执行军法,不顾阖闾命令,立斩两名美姬。

    随后他让队伍最前面两人继续当队长,继续开始发号施令,而这次她们执行起命令的果断和认真,甚至不亚于一般士卒,这就是震慑的作用了。

    当然光震慑没有,也要有相应的利益,此时白波军得利益,自然就是安邑城内的财富。

    在人数众多的情况下,白波军个个卯足了劲,拼死冲向了城头。

    交战的双方,都经过了充分的修生养息,体力完好,精力充足,纷纷使出浑身的解数,应对敌人的手段,和展开果断的反击。

    此时城头的战况,超出了以往,白波军这次攻城,像是发动了全部力量,几乎压制住了安邑守军。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不可能持续很久,一鼓作气而已,持续不到第二鼓。因此守军们全部咬牙坚持,拼死搏杀,誓要顶住这一波攻击。

    这一波贼兵的攻击,持续时间格外长,守军几乎动用了,绝大部分能动用的力量,总算堪堪守住。

    然而对方显然是没有打算让这边休息,第二波又来了,对方人数的优势,于此时体现好处,车轮战也是攻城的一个好手段。

    “公台,今晚郭太的攻势好像异常猛烈啊?”长天脸上没多少凝重之色,平淡的和陈宫说着话。

    “正是如此,当是其粮草将尽,不得不奋死罢了。”陈宫微微笑道。

    “你觉得他们能不能攻进安邑城?”长天问

    “若是这般硬攻,只有两成可能。”陈宫想了想说道。

    “那换做你呢,如果你是郭太该怎么办?”长天好奇的问道。

    “若我是郭太,便不会有这场战斗,早已撤退回白波谷了。”陈宫看着城外的白波军说道。

    “我是说,如果非要攻城,你会怎么办?”长天追根究底的问道。

    陈宫也不多做什么考虑,张口就说道。“攻取城池,无非是要进入城池,而进入城池,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从城墙之上翻入,另一种则是从打开的城门进入。”

    “翻越城墙,自然是攻城,而进入城门则有多种办法,究其根本,无非智取或强攻。强攻且不说,至于智取,其目的定然是让城内,自行打开城门。或如围魏救赵,围住曹孟德大军猛攻,使我军不得不救,但是想围住那曹操却是不易。再者,谎称我军援兵接近,诱我开门。又或者,谎称袁绍大败,逃兵南来投军,诈我等开门。再比如,诈降、内应、暗间,等等等等,皆有可为。”陈宫说了一连串东西。

    “那你觉得郭太准备干什么?准备就这么强攻安邑么?”长天若有所指的说道,只不过眼睛却看着外面。

    “此人行事,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属下料其,绝不肯如此虚耗兵力,有六成可能是其料定城中某扇大门会被打开,故此拼命强攻,吸引守军注意。”陈宫语气很有些肯定。

    “是啊。”长天突然笑了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曹营。

    曹操并没有休息,他下午睡的十分充足,他知道郭太粮草不多,一心拿下安邑的他,很可能会在晚上发动进攻,现在果然被他猜中了。

    “主公!郭太大军,全部出动。他只留下两万军队牵制我军,我等是否出击?”李通走进大帐,抱拳对曹操问道。

    “不,再等等,还不到时候。”曹操摇头道。

    安逸城外,郭太冷眼看着不断冲击城头的士卒,每死一个他就有些心痛,不是他仁义,是他觉得自己财产收到了损失。

    这种损失让他都觉得有些承受不起了,幸好这座坚城,很快就会变成自己的,他有绝大的把握。

    “传令下去,再次加大东西二门攻势!不得让他们有喘息之机,这安邑城很快便能被我军拿下!”郭太大声下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