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四路开花,长曹扭转乾坤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传令下去,全军压上,强攻东北两面城头!但有踟蹰不进者,斩!攻破安邑,人人皆有重赏!”郭太大声下令。

    此时猛攻城头,不攻城门,旨在最大限度的吸引守军兵力和注意,能为城中内应,偷开城门,制造大好良机。

    白波贼仿佛知道,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能不能活命,能不能胜利,能不能痛快的享乐,在此一举!他们个个鼓足劲气,嘶声呐喊,拼命上前,登城血战。

    城头守军,感觉压力剧增,当即也开始了,最后的殊死搏斗,没有一人向后退缩,没有一人犹豫半分,城破便是人亡,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随着白波猛攻城头,郭太也跟着大军,渐渐来到了阵前,看着城头冷笑,低声嘲讽道:“看尔等,还有何能为。”

    北路的韩暹李乐大军,也快要到达战场,这二人手下,还有大军数万,一旦这支生力军加入攻势,白波贼必将士气大振,后果难堪设想。

    正在郭太等待时机的时候,南门的杨奉,已经按照料想的那样,进入了安邑城。

    杨奉带队进入城中的那一刻,他心中顿时激动不已,终于能拿下这座大城了!

    如果一举克敌,他必然立下盖世奇功,这样一来自己在白波军中的威望,当可直线上升,以后自领大军攻伐,甚至除掉郭太,自领白波主帅,也未尝不可。

    想到这里的杨奉,就按捺不住心中兴奋,浑然不知,郭太早已把他当作了弃子。

    杨胡二人,此时的心思,全部在如何最快速的,攻击守军弱点,一鼓而下的事情上,并未有考虑其他。

    但是渐渐的杨奉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为何还没有看到敌人?为何城头上的守军,不下来攻击自己?难道都跑了?不对,就算逃跑也应该有声音才对。而且为何灯火如此昏暗?

    难道有诈???

    杨奉猛然一个激灵,瞬间警觉,正待他要出声提示,忽然发现了前方,出现不少人影,隐隐约约数量极多。

    “果然有埋伏!”杨奉心中暗叫不好。

    不过他随即一想,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强杀一番,才是上策,自己既然人多,何不来场硬对硬的搏杀,砍出一条血路,建功立业之路,从来是枯骨成堆,哪有轻松之事。

    想到这里,杨奉一咬牙,高声喊道:“安邑城已被攻破,杀进城去,随意掳掠!将士们,杀敌!!!”

    杨奉胡才带着数万大军,当即加快了脚步,朝前猛冲。

    “哼,倒是会先声夺人,可惜却是垂死挣扎!与老夫杀敌!!!”赵谦坐在马上也同样高声大喊。

    而他边上的卫家家将,却是面露苦色,这老家伙把卫家私兵,放在了最前方,在这种鱼死网破的战斗中,可想而知结果会如何,他不敢反抗,一旦反抗,第一个死得,肯定是他,而战斗结束之后,将随他一起死的,还有他的所有家人,甚至整个卫家,也会遭遇同样的下场,这点他已经在,赵谦的果决的眼神中,看的一清二楚了。

    杨奉和胡才率领白波匪兵,气势惊人,一路杀奔而来,然而等他们冲到,守军前面时,心里却凉了半截,他们前方,和左右,竟然设置了无数的障碍,让他们想冲击,也放不开手脚。

    而且道路两边的房屋,高楼之上,数不清的弓箭手,已经开始攻击,这分明是早有预谋的埋伏战。

    “杀!随我杀出一条血路!”杨奉疯狂的喊道,他没有选择往回走,反而果断的前冲,他心里觉得,仍然有机会,冲破阻碍,对方挡路者,一看就只是些世家私兵,绝无多少战力,只要杀了赵谦,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但是在双方士卒相撞后,杨奉已经凉了半截的心,彻底冷透了。这哪里只是世家私兵,那些以一当十的精锐,竟然也埋伏其中,自己的兵刚冲上去,就被利索的砍翻,根本难以突入一步。杨奉知道,这次偷城,已经彻底失败,自己当下能考虑的事,只有如何保住性命。

    就在杨奉,开始拼死自保的同时,东门外的郭太,终于有了动作,经他计算,时间已经差不多,南门应该发动了,此时肯定是城内最混乱的时候,也是自己进城的最好时机。

    郭太当即示意山贼相,联络内应,放自己的大军,进入城池。

    果然不消片刻功夫,城门微微打开。郭太精神一振,喊道:“大军入城!!!”

    郭太入城的同时,并没有放松对城头的攻击,夺取城池,要用雷霆万钧之势这点,他当然知道,只要对方军心一溃,己方可大大减少伤亡。

    他随大军,快速的进城,并没有停留,一进去就看见了,为自己打开东门的内应,顿时大喜道:“叫什么名字,汝立下大功一件,本帅要重赏汝!”

    内应躬身抱拳,一副谄媚的模样,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和激动,大声对着郭太说道:“回禀大帅!小得,叫王四!”

    “哦?你和这王三,有何关系?可是亲兄弟?”郭太指了指边上的山贼相问道。

    “不是兄弟,更甚兄弟。”王四笑着说。

    “好,本帅就喜欢将义气的汉子,以后跟着本帅,不要再跟着冯芳了。本帅绝不亏待你二人。随我进城!”郭太大手一挥,意气风发,径直入了城门。

    “小得二人,定为大帅,效死命!”俩人同时信誓旦旦说道,誓要追随海角天涯的样子,就跟长天一样,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白波大军,如同潮水般涌入了,安邑东门,大多数人往前直冲,更有一部分人,转头找路,想要登上城头,从背后击杀守军,解决城外还在攻城的同伴的负担。

    此时白波贼早已是肆无忌惮,只要冲进了城门,这安邑城定然是唾手可得。

    当然半数白波贼冲进之后,突然极多的如同水缸爆碎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们发现城门的城楼之上,不断的有人在往下砸大瓦缸,而里面装得全部是火油。

    郭太已经率军进入,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不等城下的白波贼作出多少反应,数根火把,从城头扔下,一时间也有火箭齐发。

    整个安邑城的东门,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根本没人能够突破,不管是城内的,还是城外的,都一样。

    郭太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早已被看破,但是看到原是冯芳手下的王三王四两人,全部拔刀护在自己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只以为是冯芳泄了自己的计划。顿时气急败坏的大骂:“冯芳,误我!!!”

    而此时他作出了和杨奉一样的选择,他认为前方,绝对不会有多少军队,自己的兵力,足够冲杀进去。

    冲破阻碍便是胜利,郭太脸色狰狞,不顾士卒的惊慌失措,同样发起了,最猛烈的冲击。

    等待他们的自然是,比南门更多的拒马鹿角,甚至是强行推到堵路的房屋,至于兵力有典韦,以及原本安邑西门的绝大部分守军。

    战争通常都像赌博,如果人人能料敌先机,那么也就不用打了,长天自然是为了剿灭郭太,而赌了一把,提前把西门守军,抽调了过来,放弃西门不守。而郭太现在则赌的是,对方没有足够的兵力阻挡自己。不过显然这次豪赌,赢得人,是长天。

    “异贼长天!本帅今日便要将你千刀万剐!”郭太色厉内荏得,指着对面的长天大骂,妄想激励士气。

    长天却连看都不看郭太一眼,高声怒喝:“杀光他们!一个不留!本校尉不要俘虏,只要人头!如果被他们杀进城中,尔等想想自身可能活命?还不奋死杀敌!!!”

    西门守军,深知决战已至,此时正是生死存亡之刻,个个奋勇当先,毫无退缩。

    一场注定结果的殊死搏斗,在东门展开,然而此时的北门,也不平静,攻势仍然猛烈,毫无放松之刻,而韩暹和李乐,也快要到了。

    如果一旦让他们的加入攻城大军,很可能真的会被攻破城池。

    幸好的是,我们有曹老板在,他们过不来。

    “曹某,不愿与无垠争功,尔等却是自寻死路。”曹操冷眼看着韩暹和李乐的大军,从他埋伏的前方通过。

    “杀!”

    一声大喝,老板奋起,世所无匹!

    可怜,刚刚行至,安邑附近的韩暹、李乐大军,突闻喊杀声四起,只见左右两边,各有一支部队冲来,怒吼声,嘶吼声,以及巨大的战鼓声,齐声高扬,仿佛是埋伏着数万的大军。

    白波贼长途跋涉,早已疲惫,如何经得住,这种声势的冲击,顿时惊慌失措,李乐韩暹,也手足无措。

    当时就觉得大势已去,准备逃命,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曹老板的攻击,最多击败他们。真正致命的,是他们身后还有一支,他们根本不曾察觉的,轻装而来的精锐,率领他们的正是袁绍本人!袁绍早已打定主意,要从后路,夹击对方,只不过没想到,拦着韩暹的是自己敬佩的友人,曹孟德。等袁绍一到,白波贼的结局不言自喻。

    安邑城中厮杀,快到尾声,白波贼已经无力回天,幸好城门口的大火,已经渐渐熄灭了,这给白波贼和郭太,带来了一丝逃生的希望。

    自知大势已去的郭太,现在只想着如何保全性命,骑着骏马率先奔出了城门,开始了狼狈逃窜。

    城外的白波,早已察觉不对,如今见主帅奔出,自然跟着四散逃亡,一场声势浩大的决战,就此结束,剩下来的只是追杀而已。

    郭太领着一些残兵败将,慌不择路,只管逃命,根本顾不上,其他士卒,兵败如山倒便是如此,没人会傻傻的留在原地等死。

    一路逃窜的郭太,回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安邑城,长长的出了口气,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回白波谷,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到时候定要屠城雪恨!让天下人知道,他郭太绝非易与之辈。他要杀得敌人胆寒。

    双目通红,胸中充满无限恨意,正在想该如何报复时,前面突然闪出一支数千人的部队,有一将在前。

    郭太一看,当下认为是自己人,毕竟攻城如此猛烈,对方哪会分心伏兵,当下喊道:“来者何人,快来护卫本帅,重重有赏!”

    那名武将闻言,也开始快速赶上,靠近之后,也不见答话,只是挥起大斧就砍。

    这一切实在太突然,郭太双目瞪圆,根本来不及躲避。眼睁睁的看着,这无比迅猛的一击,划过了自己身躯。他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直接被劈成了两半,一切东山再起的信念,于此刻彻底成为笑话。

    “我乃河东徐晃!郭太已死,还不早降!”徐晃杀了郭太之后,大声喊道。

    徐晃领了长天的命令,领了三天的干粮和水,于昨夜袭击杨奉之后,并未返回城池,反而一直在外埋伏,等得就是这一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