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汉此时的局势

    白波起兵攻城略地,正是长天所挑发,他此举一是让自己,暂时离开洛阳这个漩涡,让想陷害他的人,暂时无从下手,让自己的栽赃震慑的计划,能够先于对方发动。二来是为了招募徐晃,第三就是顺带捞点功劳,赚点钱。

    长天让王三假称是冯芳亲信,去联络郭太,突兀的去对付当然不会相信,所以长天让王三带上了整整十万金,郭太立刻信以为真,当即听从建议,出兵攻占河东。当然长天没有把自己的钱,白白送人的习惯,所以他的两个宿卫,去了白波老巢白波谷,搜刮了更多的钱回来。

    等宿卫返回后,河东事物基本已经被赵谦理顺,别看老家伙平时不太靠谱,却是实实在在得名臣之后,自身的理政能力绝对没说得,就算比不上荀彧和孔明,也不会比张昭差,妥妥的社稷之臣,绝对排在当世前列,这点并非虚言,只不过老家伙真的老了,他弟弟赵温是133年出生,他的年纪还要大不少。

    长天有自知,勾心斗角绝对不及朝中老臣,因此避祸河东,此举算是蠢办法中的好办法。

    这几月来,洛阳以及大汉,着实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其中一件足以改变大汉的命运。

    首先,王国死了。

    王国是谁,凉州军阀,势力庞大,差不多能涵盖一郡之地,足见其能力不凡,但是晚节不保。

    晚节不保的原因,是做了反贼的头领。

    当然是韩遂这老奸巨猾的家伙推举的,共同推举之人还有马腾马寿成。马腾韩遂,共举王国为首,主导西凉战乱。

    王国率大军围陈仓,誓要拿下这座小城。

    其时凉州讨逆军,以朱俊为首,董卓为辅。不过这也是因为皇甫嵩被长天弄死的原因,不然应该是,皇甫嵩为主。

    董胖子对朱俊说:“智者不后时,勇者当速断。速救陈仓全,不救陈仓灭。或全或灭,当在君断!”

    调动大军,在于疲累己方,让朝廷平叛,无法速成,这是董卓的想法。

    然而朱俊面色不改,淡然道:“不然,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陈仓虽小,城守坚固,非急切所能下!王国之强,强于其势,非强于其智。攻我不救之地,乃不智,攻其不克之城,乃无谋!王国蠢才,攻不克,战无谋,何足道哉!”

    随即回绝了董卓的建议。

    董胖子是杂号将军,朱俊是右车骑将军,所以董卓没办法朱俊的。

    果然,王国攻陈仓八十多天,毫无成果,士卒疲累,加之粮尽,隧退兵。

    朱俊立刻要追,但是董卓又开始组织,这要是把西凉叛军平了,董胖子还怎么自重。

    董卓说:“不可。兵法云,穷寇勿追,聚众勿迫。今若追国,当是逼聚众之兵,迫困兽之卒。困兽犹斗,只蜂尚毒,何况贼众乎?”

    朱俊对董卓丝毫不假以颜色,反驳道:“不然。前番不击,乃是避其锋芒,今而击之,乃趁其势衰也!粮尽而退,无有斗志,今吾以逸击劳,一战可下!”

    朱俊不听董卓的胡说八道,率军追击,果然大败叛军。而董胖子则斜着眼,咋着舌,越看朱俊越不对付。

    叛军遭遇大败,然而王国还没睡醒,他还妄想报复,就在他想要召集旧部的时候,被韩遂这老狐狸,当机立断的咔嚓了。

    王国一死,群龙无首,韩遂和马腾是不愿当出头鸟的,于是他们找到了一个人。

    此人就是阎忠,韩遂马腾按照,西凉叛军得惯例,共同推举阎忠做出头鸟。不过阎忠也不傻,他为了后人直接忧郁成疾而亡,实则是自尽了。

    韩遂马腾只能暂时偃旗息鼓,不再挑衅汉军,但是自己的武装力量,是绝然不肯放弃的。

    再说孙坚,孙坚讨平区星以及长沙、桂阳、零陵三郡后,被封为了乌程侯,这是真正的军功侯,就连曹老板等人都没有的,灵帝时代的军功侯,足见其本领如何。

    但是三郡并未因此太平,有个零陵人是区星的兄弟,叫观鹄的,他要为区星报仇,自号平天将军,说白了也就是要造反。这种无名之辈,要对付孙坚,其结果可想而知,平天将军被孙坚咔嚓了,然后三郡暂时开始平静。

    益州的马相和赵祗,自称天子和将军,干死了益州刺史某某。

    并州刺史某某,被南匈奴造反,弄死自己单于时,顺带给一不小心弄死了。

    这一切前因,引出了东汉灭亡的后果。

    时任太常的江夏人刘焉,对灵帝上疏道:“四方寇起,刺史暴亡,皆因刺史威轻所致,刺史无权,无权则无禁,无禁则乱党造逆,臣以为应改置刺史为州牧,选清名重臣以居之,方能靖平天下。”

    他这意思就是指,自己也是清名重臣中的一个,随后他考虑再三,自请为益州牧。

    灵帝同意了,他真的没办法,他能借助的力量实在太少,不得不同意了刘焉的申请,将部分希望寄托在,所谓的清名重臣的身上。

    当然灵帝也算留了一手,没全部改制,只是在三州试行。

    刘焉为益州牧,太仆黄琬为豫州牧,宗正刘虞为幽州牧。

    刺史和州牧大不相同,刺史没有政权和军权,只有话语权,俸禄六百石,官职比太守小。州牧军政大权一把抓,俸禄两千石,比太守大。

    刘虞当过幽州刺史,善名遍布州郡,外族也很是仰慕刘虞。刘虞到了幽州后,行的是仁政,乌桓丘力居甚至率众来归降刘虞,这些与公孙瓒激进的思想完全相悖,二人的矛盾由此开始。

    但这还不是全部,公孙瓒讨伐叛贼有功,自以为厉害非凡,有功于社稷,对部下军卒侵扰百姓十分纵容。但是刘虞却坚决的严惩不贷,自此两人之间的矛盾日深,几近不可调和。

    刘焉入益州,大家也都知道,用张鲁占汉中,斩杀汉使,断绝了汉室与益州的通路,自己称王称霸。

    这些与长天关系不说很小叶不算太大,下面的则和他关系挺大的。

    汝南葛坡贼,又开始造反了,领头的自然是仅剩下的龚都一人。

    朝廷当即派兵征剿,派的人正是下军校尉鲍鸿。

    这个蠢货惯喜欢贪污军费,到了汝南也是如此,近乎贪得无厌,结果被刚上任的豫州牧黄琬,硬参了一本,直接下狱而死。

    所以对长天进行栽赃陷害的直接主谋消失了,等到长天回洛阳,冯芳一族受难之后,再要背后对付长天的势力,已经几乎找不到甘愿做马前卒的人了。

    长天也乐得少了些,勾心斗角,只等董胖子掀起大乱,他就会像,蛟龙入海,再无掣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