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收冯方女惹来釜底抽薪

    “陛下,冯芳此人大逆不道,臣下恳请陛下治其之罪。”

    赵谦带着三人回到了洛阳,一番嘉奖庆贺之后,继续各司其职,而四人联名所署参奏冯芳得奏本,自然也递呈到了灵帝的面前,不过刘宏对此暂时未置一词,没有当场表态,这让吓得跪倒在地的冯芳,大呼冤枉,幸好他还算聪明,没有直言赵谦四人诬陷他,要是他这么一喊,那么灵帝不愿动他,也不得不动了。

    但是长天肯定不愿放过,于是在退朝之后,来到了灵帝书房求见,为得当然是再出一把力,把冯芳彻底推到坑里,一见面后他就开始直谏。

    刘宏微微抬眼,看了看长天,问:“你与冯芳生出龌龊,百官皆知。你有何面目,来此构陷冯芳,你敢欺朕无智?”

    长天知道灵帝心里,还是把冯芳当作了自己手中的力量,不愿自损其力。

    于是说道:“陛下,臣夙夜忧叹,一意为忠,昭昭之心,可表日月。岂会行此因私废公之事。只因冯芳之恶,连贼党皆已尽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哼。”灵帝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看样子是不愿再谈。

    “陛下,冯芳与袁术已经联姻。”长天再次说道。

    “那又如何?”灵帝心里虽然不满冯芳的这种举动,但是嘴上却不说。

    长天面无表情,用有些低沉的语气,对刘宏说:“陛下,南阳许攸,便是藏在袁家。”

    这话无疑是一记重锤,敲在灵帝的心里,刘宏立刻双眼瞪起,问:“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袁家!”刘宏大怒,但是现在他对袁家还是没多少办法。

    许攸在早些时日,与冀州刺史王芬等人勾结,想要趁灵帝北巡河间老家的时候,把他给废了,另立合肥王为帝。

    他们还曾书信联络过曹操,想要找他一起举事,曹操一口回绝,直接带儿子去了落霞城访友。

    后来这谋逆大事,不知怎么泄露了天机,灵帝心中怒极,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下旨王芬,北巡之事暂罢,令其毋须整军护驾,招进洛阳,另有重用。

    王芬知道事泄,极为惊恐,为了保全家人,不得不当夜自尽。而同谋者大多被灵帝派太监等人,随便张罗了些罪名弄死,只有许攸不知所踪,但是灵帝心里深深记住了,这个擅长出谋划策的卑鄙家伙。

    现在一听,这许攸竟然是袁家窝藏了,如何能不怒,但是袁氏根深蒂固,行事从不亲自动手,使得刘宏想办也抓不到把柄,灵帝不是董胖子,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肆无忌惮,所以他暂时动不了袁家。

    于是已经闹得人人皆知的,要与袁家联姻的,本该是自己臂膀的冯芳,立刻被刘宏深深恨上。

    “长天,命你查抄冯芳府,将其一族老打入诏狱,不日发配日南!”刘宏当场下旨。

    “臣长天,领命!”

    长天的愿望达成,面色一整,领命走出了书房。

    抄家之事,他已经是熟能生巧,巧能生精,冯芳府的每一个旮旯,都被他搜的一干二净。

    冯芳从头到尾一直在大骂长天,心中更是后悔无比,当初怎么会答应鲍鸿他们,对付此人。

    而长天对他,看都不看一眼,他在看别的地方,在看女人,看冯方女。

    “把此女带过来。”长天一指冯方女。

    然后随行太监,立刻将冯方女带到了长天面前跪下。

    “抬起头来。”长天语气中毫无起伏,冷淡的让人害怕。

    跪在地上的冯方女,早已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闻言后不得不把头缓缓抬起,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长天。

    长天淡淡的看着冯方女的容貌,心中一叹果然是天姿国色,绝美佳人,俗话说的倾国倾城,指的就是这种样貌。

    冯方女腰肢纤弱,不堪一握,胸前丰满,挺翘傲人,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随着抽泣,微微颤动,让人好不向往。

    此女肌肤赛雪,风髻雾鬓,明眸似有朦胧,柳眉带起忧思,朱唇微启、皓齿如玉,眼梢带泪,楚楚可人,好一个我见犹怜的人间绝色。

    长天面无表情的看着冯方女,良久后再次用毫无起伏的语气问道:“你可知我是谁?”

    “贱妾,实不识大人天威,只知父族老小之命,但操大人一手,贱妾恳请大人开恩,饶过父老性命。”冯方女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轻声说道。

    长天看着冯方女,淡淡说:“我乃大汉都亭侯,西园左校尉长天,一介异人。”

    “你父罪恶深重,触怒天威,乃是最有应得。若非,我念在,一场同僚情谊,在圣上面前拼死保荐,汝一族皆将株连死灭,暴尸荒野。汝父非但不敢恩,还大骂于我,我心甚是悲凉,不知还该不该保下你等。”

    冯方女一听,顿时再次嘤嘤抽泣,哭道:“万请大人保住贱妾一族性命,贱妾愿为奴为婢,报与大人。”

    冯芳在边上听得,气急败坏,一口闷气直接憋昏了过去。

    长天这种大肆带兵的行动,自然逃不过其他玩家的耳目,在冯芳府外,大批的玩家聚集在周围,想看看长天要干什么,一听到长天说出这种话,顿时嘘声大片,大骂长天无耻。

    “卧槽!这尼玛长天的人品,已经彻底丧失了。竟然如此逼迫一个女人。”

    “艹啊,这要无耻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种话来,这特么让我简直耳目一新,彻底再次刷新了,一个人类能到达的下限!”

    “大家录下来了没有?一定要发到上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瘪三的嘴脸。这尼玛还有没有天理了。”

    “对,对,声讨这不要脸的货,尤其要发给白小仙,让白大美女看清楚这垃圾的嘴脸,让她别再受这小白脸蒙蔽了。”

    “咳。。我说你们,难道没有人觉得,这个冯方女很漂亮?”

    “废话,九州春秋和曹丕的典论都说到过的女人,怎么会不好看,这样子才算天姿绝色啊,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要声讨这王八蛋。日啊,一朵鲜花,又要被这坨狗屎糟蹋啦!”

    “就是,这女的给我多好。”

    一大堆废话出现,只有最后一句,才表露的大家的心声。

    长天不在意别的玩家的看法,他除了真正跟自己作对的玩家之外,几乎很少对其他玩家蛮横,因此现在也不会理会他们。

    他继续用平静至极的眼神,看着冯方女,从容说道:“难得你有如此情谊,念在你一片孝心,我尽份力也无妨。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长天说完,大手一挥,让人把冯芳一族,压入诏狱,不日流放日南,财物送入宫中,自己分文未取。他则回到了校尉府邸,而冯方女自然也跟着长天,只是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此人会将自己如何。

    “长天!欺人太甚!!!“

    洛阳袁家府邸,传出怒号,正是袁术,在摔桌椅,发泄心中怒火,自己女人被抢,这确实换谁都忍不住。

    次日早朝,袁家发难了。

    “启禀陛下,此次白波平乱,有三人立下偌大功勋,却未得封赏,臣以为当重赏此三人。”袁隗站出来谏道。

    “说。”刘宏对袁氏一族好感全无,刘宏不耐的看着袁隗,心知这老小子又要勾心斗角。

    “河东杨县小吏,徐晃字公明,阵斩白波主帅郭太,立下汗马功劳,更兼领兵有方,极擅治军,臣谏议封其为护匈奴校尉,使其督军,镇守北疆。”

    “另有东郡东武阳人,陈宫字公台,深谙谋略,军阵皆精,我以为宜辟此人,为刘幽州之辅,定可平定,张纯张举之乱。”

    “再有,陈留人典韦,雄武有力,万夫莫敌,有贲、育之勇,可比古之恶来,臣以为陛下可招为护卫,以保陛下周全。”

    “还有汉阳盖元固,南阳文仲业,此二人皆深通韬略,文武兼备,治郡安民,牧守一州,讨贼平乱,皆可胜任。请陛下加此二人官位,可让天下人悉知,陛下识人之明。”

    袁隗一口气说了一通话,但是还没完,袁逢又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大儒蔡邕,在吴地,客居十二载,不免埋没大才,臣以为可将之招入洛阳,重修东观汉记。再者夷洲太守顾元叹,经国之才,社稷之臣,牧守一方,旬月有成,教化夷狄,功勋超凡,臣以为可将此人,拔擢入京,升为要员,为陛下,为汉室效力。”

    二袁这些刚落,立刻有不少文武官员,可是附和,颇有一副为江山社稷举荐贤才的样子。

    长天平静的看着这些人,脸上毫无异色,心里一叹,果然姜是老的辣,好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