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看赵彥信仗义舌战二袁

    在此关键时刻,赵谦站了出来,老头十分的仗义,大声对灵帝说道:“启禀陛下,老臣以为此事不妥。两位袁公所举荐之人,除蔡伯喈、顾元叹外,皆属西园左校尉长天,麾下之人。长校尉扫灭乱党,素著功勋,乃有大功于社稷,奉忠义于陛下。今天下未宁,逆贼四起,正是用人之际,二公所举之人,确是英杰之辈。然!知人善用,绝非一纸空谈。此诸人在长校尉麾下,能如鱼得水,各展其长,此乃校尉长天,慧眼识英,简拔其能,善加任用之故。在他人麾下,却未必能如此。若陛下,行此举,于长天校尉,不啻于釜底抽薪,于大汉基业,恰如同自断一臂。此举实为不智,徒惹天下人耻笑,更助反乱者嚣张。似此等为虎作伥之举,臣以为绝非社稷之福。望陛下三思。”

    “臣附议!”曹操阔步走出,大声附和。

    “臣附议!”赵温走出来力挺自家兄长。

    何进眼珠子直转,不知在想什么,他是不太想帮长天的,但是长天出征河东前那一番马屁,让他极为舒服,然后刚回来又抄了冯芳一族,何进觉得这是长天在帮自己,削弱灵帝势力,显然是自己人,他一时之间拿不定注意了。

    要是何进的想法被其他人知道,定会摇头叹息此人的愚蠢,已经几乎到了人类的极限了。长天那两句话,明显是在挤兑他何进,他难道真得认为自己满腹韬略,胸怀奇谋么?而那冯芳显然已经被袁氏一族拉拢,已经是你何进的力量了,现在长天弄垮了冯芳,等于是削弱你何进的力量,你反而沾沾自喜,当真是蠢到了一定的境界。

    何进看向自己依赖的那些幕僚,他大部分幕僚只是大将军属官,没资格上朝议政,只有一个人除外,黄门侍郎荀攸。

    何进看向了荀攸,用眼色询问,荀攸对何进暗中点头,何进立刻会意。

    他大步走出,大声道:“臣以为赵老将军所说,甚合道理。臣附议!”

    他这话一出口,朝中所有人的眼光,全部看向了何进,连长天也不例外,深深的被这个沐猴冠带的货色,震惊到了。

    二袁脸无表情,心里一阵怒骂,此人何其蠢也。

    老家伙笑眯眯的对何进看了看。

    何进突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荀攸,荀攸双眼露出佩服之色,暗自比了个大拇指,何进对荀攸的本事还是挺相信的,顿时豪气十足,一副当仁不让的样子。

    曹操看见何进和荀攸的互动,暗自忍住不笑,憋的极为幸苦,也暗暗佩服这荀公达的能耐,能左右何进。

    长天当然也知道荀公达在朝里,可惜几次连番拜访,都不得一见,只在散朝之时,才有机会聊两句,可惜这货跟贾诩是一个德行,老奸巨猾之极,根本让长天无从下手,徒呼奈何。

    袁隗不得已再次出声说:“陛下,臣以为,此举绝非赵老将军所说那般不堪。更何况,陛下擢升诸人,可使其各统一方,何来不得善用之说,再者,不管是于长校尉麾下当差,亦或是为大汉基业用命,皆是陛下臣子,为国效力,何分彼此,莫不是有人想与陛下分庭?”

    附和二袁的百官,心中暗自窃喜,这该死的异人,要倒霉了,纷纷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望向长天,想看看此人屈辱至极的表情。

    然而他们却失望了,长天的眼神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对庭上所议,仿佛根本不在乎一样。

    “哼,叫你死撑,届时定!”大部分官员心中恶意的想到。

    刚等袁隗说完,赵谦大声斥道:“此佞言也!”

    随后赵谦又对灵帝刘宏说:“陛下当知。夺人所爱,君子之不为也,成人之美,小人之嫉嫌也。二袁身为宰辅重臣,不见为国思索弭乱之策,反教陛下行那小人之举,臣窃惑之,此意何为?知恩图报,此善为人之根本。背主弃义,此恶受世之鄙弃。扬善惩恶,社稷长存之基。倒行逆施,邦国倾颓之源。此理,天下所共知也!若二袁不知,是其无能!若知而复言,是其不忠!老臣闻忠臣之事君,当如孝子之事父也。子事君父,岂能不尽吐详情。由此可见,二袁私心甚重。陛下当少纳其言,实为国家之福,社稷之幸!”

    这话把袁隗袁逢气得半死,手指着赵谦,却说不出几个字来,只是说着:“你!你!”

    赵谦老眼一瞪,大声喝道:“你待如何!”

    只见老头双眼一睁,精光四射,全然没有老态之感,赵谦正直身形,傲立朝堂,一身浩然正气,让人无法直视。

    袁隗袁逢还真不能拿赵谦如何,赵谦是他们袁家为数不多得,难以对付的人。

    赵老头得一番话,如同晨钟暮鼓般,敲响在人们心头,让朝中少数的仁人志士,点头赞同。

    尤其是曹操、荀攸等人,心中大赞。

    皇帝夺臣下之美,迫使能者之士,行不义之举,这根本就是国家即将衰亡的前兆,怎么能如此行事。

    这时一直静默不言的灵帝,说话了。

    刘宏居高临下,看向了长天,问道:“长天,你意如何?”

    长天闻言,心中一叹,这刘宏果然还是,很在意他自己身边的势力,看来何进一党,已经让灵帝有些,具足无措了,不再是那种束手束脚,而是真正的感到威胁了,因此二袁的提议,反而让灵帝更感兴趣。

    灵帝根本没在意何进的力挺赵谦的事,他知道这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无智之辈,被以袁家为首的士族,推到了最前面,当成当成枪使,不但能当武器,关键是还能当成挡箭牌,用来抵挡自己的怒火。

    刘宏现在已经很有些后悔,当初启用了这么一个蠢货,他确实想差了,以为弄了这个货色,可以好控制。

    免得再出来一个,胆敢毒杀皇帝的跋扈将军。所谓跋扈将军指的是,大将军梁冀。

    梁冀是汉顺帝立的大将军,顺帝死后,冲帝继位,但是冲帝只有两岁,古时没有现在的疫苗,婴儿早夭,比比皆是,冲帝夭折了。

    随后梁冀拥立了刘缵也就是质帝,质帝年幼聪慧,朝会时见梁冀行事专横,于是指着梁冀说道:“此跋扈将军也。”

    梁冀怀恨在心,随后很快就毒杀了质帝。

    此人后来被桓帝刘志,用太监杀死了。

    后来陈蕃窦武专权,这两人一个是太尉一个是大将军,也是灵帝刘宏利用太监杀死的。

    汉室消亡并不只是桓灵二帝的原因,最多是原因之一,而且占的比例不大,酝酿在东汉的诸多因素,一起在汉末猛烈爆发,才是汉室消亡的根本原因。

    灵帝询问之后,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长天的脸上。

    长天显得极为平静,从容谈吐道:“陛下,臣觉此举随是欠妥,也并非不行,只是太过小器,于臣下等人可算拙计,于陛下却绝非智举。徒让人看轻于陛下。臣有一计,可平天下。若陛下纳臣之策,社稷立定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