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此路,任重而道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头目既亡,贼众立溃,四散而逃,这些人一看就是极具经验之辈,知道不能聚在一起,各自找准一个方向,撒腿狂奔,不过这数千山贼,能够让选择的方向各不相同,也着实难为他们了。

    见此情景长天没有追杀的意思,这种货色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肯定是新入行的,不然活不了太久。

    青年武将见状,也没再下杀手,收起了铁弓,挎在马上,催动坐骑朝长天行来。

    长天趁此其走进的机会,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此人,仪表堂堂,威风凛凛,气概超凡,磊落不群。

    其人走进之后,翻身下马,对着长天和典韦抱拳道:“某乃东莱太史慈,见过二位。”

    长天心道果然如此,他从容抱拳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东莱太史慈,久仰久仰。我乃都亭侯西园左校尉异人长天,这位是我护卫军统领,陈留典韦。”

    说完长天也不忘介绍了一下典韦,猛将之间总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惺惺相惜也好,跃跃欲试也罢,说不清道不明。

    典韦面对太史慈,他那张丑脸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对着太史慈抱了抱拳。

    长天继续说道:“这次长天出来访友,不想这些贼子觊觎舍妹美色,不但劫道还要劫人,一气之下杀了他们,激起大战,若非太史兄仗义相助,弦无虚发,后果难堪。长天在此,谢过太史兄了。”

    太史慈听后连忙摆手,说:“校尉大人言重,唤我表字子义便可,以慈观之,但凭校尉麾下虎狼之师,典统领手中双戟,区区贼子,绝不在话下,慈不过一时手痒,实则多此一举,慈切不敢居功。”

    “哈哈哈,子义不必多言,长某是绝对要谢谢你的。子义此番从何而来,欲往何处而去?”长天拉着太史慈说道。

    那热情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这太史慈不是现役武将,和长天没有上下级之分,像是对付徐晃那样,强行拉入伙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一个不顺意人太史慈拍拍屁股就走,你能奈他何。

    “不瞒长校尉说,慈本身是待罪之人,一直在辽东避难,但是眼见天灾又起,盗贼横行,慈实在不放心家中老母,故此潜回一见,路过此地恰好遇见,长校尉与典统领剿贼,因此上前相助。”太史慈对长天说道。

    “子义真忠孝之人,我辈楷模。长某最喜欢结交子义这等豪杰之士,相逢不如偶遇,长某且随子义同去拜访一下长辈。”

    长天也不等太史慈答话,再次问道:“子义老母可是在黄县?”

    “正是。”太史慈点头道。

    “走我们出发去黄县。”长天让队伍,调转了头,朝着刚离开的黄县返回而去。

    随后长天还把冯方女,从马车里喊了过来,让她太史慈相见,天下第二大皮条客长天,自此迈出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步。他准备先让两人认识一下,万一王八瞪绿豆对了眼,那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天下第一大皮条客,不是人,它是一只黑白相间的传讯鹅,能最大限度的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堪称史上第一大皮条。

    “来,我跟你说,这位是太史慈字子义,乃是天下无双的盖世豪杰,真英雄,大丈夫,若非他出手相助,我等危矣,还不快谢过子义兄。”长天对冯方女说道。

    冯方女微微抬眼,看了看相貌堂堂的太史慈,艳丽无双的俏丽,泛起微红,妙曼身姿微顿,将双手合拢在胸前,微微的屈膝,并且微微低头,对着太史慈行了个礼,口中发出天籁般的声音,说:“多谢太史大人,仗义相助。”

    “这是舍妹冯方女,长相可谓国色,因此引了山贼觊觎,才有此难。”长天对太史慈说道。

    太史慈初见冯方女,一阵失神,但是也仅仅是片刻罢了,旋即眼中恢复了清明,对冯方女回了礼,说:“非慈功劳,即时没有慈,校尉大人也不会容宵小猖狂。”

    见过礼之后,一行人开始朝黄县出发。

    长天在一旁看得心里了然,皮条客之路,任重而道远啊,果然不是人人都和吕布一样的贪图女色的。

    吕布就喜欢四处勾搭,跟着董卓的时候,去勾搭董卓的侍妾,怕被董卓发现后弄死他,先一步联合王允发了难,将飘摇的汉室,彻底给弄垮了。自己独立之后,还是改不了四处勾搭的毛病,他连自己部下的老婆也要勾搭。

    吕布有个部下叫秦宜禄的,他老婆杜氏长得天香国色,十分漂亮,于是他就把杜氏给招到了自己身边,明目张胆的,自纳之。给秦宜禄戴了顶绿帽子。

    这秦宜禄也就是个窝囊废,也不敢声张,怕吕布弄死自己。

    后来曹老板四下围定下邳城,皇叔也参与在其中,二爷三爷自然都在,吕布与皇叔共事过一段时间,因此互相比较了解,对于对方的部下也蛮了解,一些细节也知道的很清楚。

    其中我们的二爷,难得的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对杜氏的遭遇十分的感叹,因此想要自己把这杜氏救出水深火热之中,说白了,就是要自纳之。

    二爷春心萌动,屡次跟曹老板,说:“妻无子。下城,乞纳宜禄妻。”

    而且说了还不止一次。曹老板何许人,阅女无数,人送外号,曹人妻,一听之后他就上了心,老板认为这个叫杜氏的一定长的很漂亮,所以老板好奇,偷偷的去看了看。这一看之下,嗬!简直惊为天人!怪不得吕布和关羽两人都如此喜欢,曹老板当下就做了个决定。

    他来自纳之。

    秦宜禄早年在曹老板还当洛阳北部尉的时候,就在老曹手下当兵,后来一直也就跟着。在张邈勾结吕布突袭兖州后降了吕布。

    吕布死后,又归降了曹操,老曹自知纳了这货的老婆,有些理亏,也没难为他,给了他一个铚长的官,就是铚县的县长,跟县令一样,但是县令是大县的长官,一千石的俸禄,县长是小县的长官,四百石的俸禄。

    后来刘老板叛变了,杀了老曹安排的徐州刺史车胄,让二爷守下邳,自己带着张飞回到了小沛。

    路上正好途径铚县,张飞就对秦宜禄说:“人取汝妻,而为之长,乃蚩蚩若是耶!随我去呼?”

    ‘蚩蚩’是指老实忠厚的意思,三爷的意思是指,你都窝囊成这样了,还待着干嘛,随我走吧。

    秦宜禄被三爷骂的热血上头,他这绿帽子已经带了几茬了。心中最后的一点血性,被三爷激了起来“老子不干了!!!”。

    当下就将冠带砸在地上,随着三爷离去。

    然而,还没走出几里,这货又反悔了,跟张飞商量,能不能让他回去,张飞心中叹息,这种人活着,太没意思,于是让人杀了秦宜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