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校场欲夺权

    洛阳皇宫某处,一群人正聚集在一起。

    “今日陛下招我密语,言及何屠夫擅权,妄图左右帝位,欲使皇子辩登基。陛下心意,大宝之位当属皇子协,问我该如何处置?”说话的这人正是上军校尉蹇硕。

    “看来陛下自知时日无多,那何屠夫素与我等有怨,害我之心不绝,若陛下驾崩,我等皆危矣!”这人是赵忠。

    然后边上的张让也开口说道:“何屠夫权柄止在洛阳,不若遣其西进凉州平叛,待其回返,大事已定,再寻机除之。”

    “好,此言甚妙,正该如此,我等这就去劝说陛下下旨。”十几个太监听了同时点头同意。

    这群太监,当即快步朝刘宏寝宫跑去,灵帝没多少日子了,任何谋划都不能拖延,不然满盘皆输。

    不日后,灵帝诏书下在了大将军何进府,何进接到诏书,便开始苦苦思索。

    何大将军再蠢,也知道这种时候是绝对不能离开洛阳的,不然等自己回来,估计就要性命不保了。

    何进当下召集幕僚,商讨对策,一边的荀攸听后,从容抱拳说道:“大将军勿优,可奏明陛下,只言洛阳兵少,分兵剿贼,恐洛阳有虞,先请陛下,遣袁绍赴兖、徐,收二州之兵,须待绍还,方可西征,以延行期。”

    何进听后,顿时喜开颜笑,当即回复灵帝,并且派袁绍到了徐兖二州,招募兵马。

    不过袁绍,一到陈留就彻底不动,只等洛阳的消息,作为袁绍来说,是绝不愿意错过,洛阳城里的这场纷争。

    病床上的灵帝听闻后,愤怒之时也感到十分的无奈,右手无力的握着拳头,他在想这时候,真正能帮自己的还有谁。

    一时间洛阳城内,暗流涌动,各种势力纷纷冒头,甚至还有不少玩家在其中,而刘宏组建的西园八校尉,此时也有人想插足其内,不少人的目标正是长天的本部。

    “这已经是第五批了,就连何进都有派人过来,不知主公什么时候才能到。”徐晃轻声叹道。

    这几天总共有五批人,前来拜访徐晃,劝说其加入己方势力,徐晃自然不会愿意,但是奈何对方个个位高权重,甚至何进都派人来劝说,若非西园校尉直属灵帝,对方没法直接命令,恐怕长天手下的这些士卒,就要改投他人了。

    没过多久又有人来了,这次得人对徐晃来说是个麻烦,因为对方也是西园校尉,时任右校尉的淳于琼,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还带来了麾下的士卒。

    “徐司马,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本校尉现在命你,立刻投入大将军麾下,不然这反乱之罪,怕你担当不起。”淳于琼趾高气昂的对着徐晃说道。

    他仗着自己的官职压过徐晃,又同属一系,加上长天不在,便肆无忌惮,过来命徐晃加入何进麾下,削弱灵帝仅有的实力,他也能立下大功一件。

    “末将乃主公麾下司马,非是尔麾下司马,末将只听主公命令,其他一概不论。”徐晃面对摆开阵势的淳于琼毫无惧色,直言反驳道。

    淳于琼当即大怒,大骂徐晃:“那长天不在,便是本校尉做主,尔敢不听将令,意欲反焉?”

    淳于琼麾下士卒,齐齐往前踏上一步,口中一声齐喝。“杀。”

    徐晃心中无惧,他麾下士卒也只听他和长天的命令,同样踏上一步,声势更为浩大,瞬间盖过的对方。

    淳于琼心中大笑,只要这徐晃敢攻击他,造反之名就跑不了了,只要罪名落实,那个异人回来也无力回天。

    “左右与我拿下此獠!”淳于琼大喝一声。

    就在此时,校场之外,传来一道能够刺透人心的声音,冷冽至极,包含无边怒气,震慑全场。

    “谁动,谁死。”

    淳于琼一听暗叫不好,徐晃则面带喜色,喊道:“主公。”

    长天带着自己的护卫军,根本看也不看淳于琼那边,仿佛对于对方的近万精锐视若无睹,龙行虎步,朝徐晃走去。

    “做的不错。”长天脸上欣慰之色尽显,拍了拍徐晃的肩头,说道。

    “属下职责所在,当不得主公夸奖。”徐晃正声抱拳道,现在长天回来了,他自然有了主心骨。徐晃也知道如果之前和淳于琼开战的话,会背上叛贼之名,不过现在长天回来,他不用再在乎这些。

    长天随后把脸转向了淳于琼那边,冷声道:“你这狗东西,要拿我部下?”

    “就你这样的垃圾,也敢对我的人这么说话,谁给你的狗胆?何进还是袁绍?”

    淳于琼一听这种满是侮辱的话,如何能忍,当即就要发飙,你个异人算什么东西,难道还敢杀我不成?

    然而还未等淳于琼开口大骂,他就缩了,因为他看到长天边上的典韦,正怒视自己,那种眼神很像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样子。

    这个粗汉他认识,那日在校场之上杀人时,他就在边上,此人杀人不用武器,而是生生把人砸死,搞得脑浆迸裂,惨不忍睹,那血淋淋的场面,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此粗汉不但勇猛异常,连皇帝的招揽都不屑一顾,只听这异人的,这货肯定真的敢杀自己。

    淳于琼不怕徐晃,是因为自己官位高,以下犯上理在自己这边,徐晃是将才,不会不懂,行事必有顾忌,但是典韦这种动不动就杀人,还杀得肆无忌惮的夯货,淳于琼是真的怕。

    淳于琼强忍怒气,脸上抽搐几下,干笑道:“长校尉,我也是奉了大将军之命行事,若之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某这就离开。”

    “你这等货色,我为何要海涵于你?”长天丝毫不给淳于琼留有余地。

    “身为陛下所属之西园校尉,却听大将军令行事,尔想造反不成?”然后长天瞬间就把造反的帽子反扣在淳于琼头上。

    “你。”淳于琼气的无话可说。

    “哼,淳于琼欺君罔上,妄图谋逆,本校尉要将之捉拿。原右校尉所部,全部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长天喝到,双眼冷视众人,大气磅礴,仿佛睥睨天下。

    他根本没想轻易放过淳于琼,娘的,来威胁了自己部下,还想这么轻松离开,哪来这种便宜事。

    随着长天令下之后,他麾下的所有士卒齐齐往前,踏出三步,直逼对方,这威势根本不是对方能比的,可谓气冲霄汉,震彻人心。

    “杀!”众士卒齐声大喝,吓的对面,齐齐退了一步。

    “尔敢!准备杀敌!”淳于琼心中慌乱,只想虚张声势,迫退长天。

    淳于琼身后的士卒一阵骚动,这些人心气已夺,不知该如何是好。

    “妄动者,死!”

    长天的话让他们彻底,没了动作,不敢反抗。

    徐晃见此心中冷笑,这种人也能带兵,也能当校尉,怪不得大汉乱成这样。

    “拿下!压入狱所!等我们的何大将军来领人。”长天说完,离开校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得做,他要见灵帝最后一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