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曹操有想法

    长天来到了传送阵外,准备派人回去调兵,他当然不会自己回去,他敢保证,只要自己传送回去,这里立刻就会被关闭掉,到时候再想回来,只能走最近的颍川赶过来。

    那样的话,很可能就来不及赶上洛阳的大乱。调兵过来只是为了多个保障,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离开的。

    长天用自己右将军的身份,威逼驻守传送阵的官员打开传送,然后让人回去通知盖勋等人,这也是不在打仗的缘故,不然再逼也没用。

    长天这次调集了麾下的所有骑兵,由于在西凉大肆劫掠了一番马贼,又在冀县的官蓄之地顺手牵了不少牛羊马,李然的骑兵营已然扩充到了五千人,兄弟营由于种种限制,还是一千没法扩充,普通骑兵足有四千人。

    然后他还调集了,一直由麴义训练的五千精锐步兵。一起来到洛阳。长天没有召集太多兵马,这是因为粮草问题,人多负担就大了。就算他是右将军,自己的本部还是得他自己掏钱。再者兵马过来更多的是为了震慑,而并非打仗。

    当然兵马的粮草,他早已命人,趁着洛阳还未乱筹备齐全了,屯在城外的大营中,不然等兵马过来,洛阳大小官员联手用粮草拿捏他,就会添不少麻烦。

    另外他让盖勋配合,在李然和麴义出征时,尽可能的大张旗鼓,声势越浩大越好,要造成一种,大军倾力出征,防守颇为空虚的假象。

    这样做的原因是,广陵太守张超,说不定会跳进这个坑来,到时候正好给他个致命一击。

    长天的兵马先于他人到洛阳,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其中自然也包括不少玩家。

    “操,这是长天那小白脸的兵吧,怎么这么多骑兵?这货难道要跟董卓干架?”有人问。

    “别瞎胡说了,,这长天长得虽然像个小白脸,名声差了点,不过还真不是白痴。要跟董卓打,这点兵塞牙缝都不够,我看这小子八成是准备来趁火打劫的。”有人一言指出重点,显然深谙此道。

    “那咱们工会,咋不派兵过来撒?”

    “切,能派的话还用你说?天知道灵帝是不是瞎了眼,给这狗屎封了个右将军。你没见丁原董卓他们,在洛阳城里没人脉,都只能走路过来么。现在洛阳城里查的太紧,我们的人想混进来太难了,若非我们早一步到洛阳,现在也和别人一样被堵在外面呢。”

    西园左校尉府。

    长天与曹操二人相对而坐,正在品茶聊天。

    “阉宦内侍之官,古今皆有。今有此乱,无非先帝权宠太过所致。诛恶治罪,一狱吏足以。那何进却纷纷召外将,引兵入京,事既不成,反受其祸,乱天下者,必此人也。”曹操对长天说道。

    长天点头,说:“何进豕犬之辈,无谋无智,听信袁绍谏言,届时洛阳必有兵祸。孟德兄,可早做准备。”

    “正是如此,那董卓虎狼之辈,常有不臣之心,恐怕将来要与之对上,不若早图之”曹操眼睛一亮,对着长天说道。

    “孟德兄,休要来试探于我,我与董卓交好不假,却是私交,若其反汉,长天必引军击之。而现今董卓反行未露,我却先图,此乃不义之举。汝休叫我行此小人之事。”长天笑骂,心底暗叹老曹奸猾。

    曹操听后也不动气,反而看着长天的双眼,幽幽的问道:“那无垠,为何调集这许多兵马入京?不是除阉宦,不是诛何进,又不是防外兵,所为何事?难道无垠要,自立?若是如此,曹某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长天一听,心中大骂不已。“特么你还助我一臂之力。你是准备要背后插老子这个该死的汉贼一刀吧,谁不知道,你这老小子,现在还一心向汉。”

    长天面无表情,也看着曹操道:“孟德此言差矣,长天受先帝厚恩,得封右将军之职,实是心怀感激,绝无自立之心。长天调兵前来,只因受先帝所托,护其二子周全。洛阳眼看大乱将至,若是兵力不足,连自保都难,还谈什么护人周全。”

    “当真?”曹操再问道。

    长天心中直骂,这混蛋还是不信啊。于是长天反问道:“若非如此,那孟德兄以为,先帝为何封我为右将军?”

    曹操听后这才点了点头,像是相信了长天的话。

    然后说道:“那无垠准备如何,保下陈留王?”

    长天说:“若群贼势则集大军震慑,逼其退兵,若贼势大,则护王南下。”

    曹操点头若有所思道:“此法不错,大军屯驻洛阳,一可震慑群雄,二可挟天下令诸侯。若是护王南下,亦可于江南另起朝纲,立王为帝,与洛阳分庭抗礼。此两举皆是妙策。”

    长天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玛德这王八蛋就是不相信自己啊,挟天子令诸侯的是你,好不好。

    “我说曹孟德,我讲什么你非不信是吧。那我还不招待了。你走吧,老子送客了。”长天转身就想离开。

    曹操立刻拉住了长天,赔笑道:“无垠莫恼,只因无垠大军至此,不知何为,特来相试耳。”

    曹老板拉住长天坐下,立刻把话题转到了女人上面:“听说无垠你收了一房小妾,乃冯芳之女?说是长得天姿国色。不知是真是假?”

    “没有。”长天没好气的说道。

    曹操也不恼,他神秘兮兮的对长天说:“那何进弟何苗之子有一妻名尹氏,此女当真是国色天香,诱人之极。”

    曹老板一边说还一边坏笑。

    长天看了看曹操,心道“嗬,怪不得老曹以后会纳尹夫人为妾,原来这家伙老早就看中了,靠。”

    长天于是说道:“怎么难道孟德兄看中了?难怪连名字都知道。若是如此,何不趁洛阳大乱之时,孟德兄自纳之。”

    嗯?!

    曹操一听突然十分意动,自己怎么没想到呢?这洛阳大乱一起,万一何苗和他儿子,都死在战乱里,那尹氏不久孤苦伶仃了么?自己为何不帮一把呢?

    就算他们父子不死,那乱兵说不定就会把尹氏抢出来,到那时自己正好英雄救美。对了,到时候一定要来个英雄救美,先接到府里再说,到时候何苗父子,死不死也无所谓,自己金屋藏娇,无人可知。

    曹操心中暗喜,越想越乐,不再与长天纠缠大军的事了,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上,于是长天换上了酒席,两人开始推杯换盏。

    长天心想,这曹操最好被那尹氏给分了心,不然老盯着自己,自己趁乱取利的时候,还得带上他才行。就算分给曹操一半钱,长天也根本无所谓,不过有些事曹操在,就不太方便做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