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席间风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次日。

    董卓在朝堂之上大宴百官,胖子坐在最上首,看着下面的官员公卿,仿佛洛阳权势已经总握其一手。

    不过洛阳城里确实是这货实力最大了,这点已经毋庸置疑,因为何进和何苗两人的部曲,已经全部归了这胖子。

    何苗素来与何进不睦,何进的部将吴匡,认为何进的死于何苗有关,于是找机会弄死了何苗。然而正当此人想侵入何苗府之时,曹老板率兵从边上冲出,顺利英雄救美,救走了何苗儿媳尹氏,也就是曹老板的尹夫人。拜长天提醒,曹老板提前得到了一个老婆,不然曹操纳尹氏还得在几年之后。

    “诸公,听老夫一言。”最上首的董卓,右手虚压,开口说道。

    众人看向董卓,不知他要说什么。

    “天下之主,首推贤明,每念桓灵,使人愤怨!今董侯颇有人主之姿,老夫欲立之,能胜史侯否?”董卓说完,双眼逼视百官。(所谓董侯便是刘协,史侯是少帝刘辩。)

    不过他第一眼看的是长天,董胖见长天毫无异色,心里一松,欣慰想道“此时此刻,无垠还是在老夫这一边的。”

    百官闻此言,尽皆沉默,大殿之上,可闻落地之针。忽然有人大声斥道:“今上年幼,富于春秋,未有不善于天下之事,更无有失德之举,岂能妄言废立。天子乃先帝嫡子,公欲废嫡立庶,只恐百官不从公之议也!况,董公口中不称陛下,却称史侯,乃意欲反焉?”

    这人正是袁绍,昨日许攸就对袁绍说:“看董卓举动似有废立之意,明日若与席间宣告,主公务必要怒斥董卓,此举可收天下名望!助主公日后成就大业。”

    董胖子大怒:“大胆竖子,天下之事,岂非在我,我欲为之,谁敢不从?尔以为董卓刀不利乎?”

    袁绍冷笑,说道:“天下健者,岂止董公一人。”

    等袁绍话音刚落,庭外就传来一声大笑,虽有些苍老,但十分粗狂豪迈。

    “哈哈哈,本初此言有理。董卓仗兵众,议废立,此乃欺天篡逆之举,本初宽心,老夫必不会任其放肆。”

    董卓听到这话,立刻双眼一番,目露凶光,看向庭外,他想知道是谁敢这样说他。

    长天这时也把目光转向了门外,他也对门外的某人很有兴趣。

    庭外走进两人,当先一个是六旬老者,颇有气概,很是威武,能看出此人年轻时,必是一员猛将。

    后面一人是名威武将军,自他向殿内踏下一步之后,立刻吸引了包括董卓在内的所以人的眼光,连长天身后的典韦,也看着此人。

    这人面容刚毅,如刀削斧劈,棱角分明,身材壮硕,虎背熊腰,举手投足,似有万钧之力,端的是英武绝伦。身上气势极其厚重,如渊似海,使周围人呼吸不畅。双目如神,睥睨四方,被他看到都会感觉压抑万分,这人一副视满朝文武于无物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绝非易与之辈。

    这殿堂之上,只有寥寥数人,能与其对视,当然更多的是不屑与这种武夫打交道。

    来者自然是丁原和吕布。

    董卓极为欣赏的看着,丁原身后的吕布,一时间连丁原骂自己的事都忘了。

    双方就这么奇怪的僵在这里,丁原藐视董卓,可惜董卓理都不理他,只是一脸欣赏的看着吕布,而吕布则根本不看董卓,反而把目光对准了,这里唯一让他感到有威胁的典韦。

    长天看的暗笑,咳嗽一声打岔道:“咳,今日饮宴,少谈国事为妙。董大人、丁都尉二位何不入席,与长某痛饮几杯。丁都尉,这位壮士姓甚名谁?我观其气势不凡,一看就是武艺超群之人。长某素来敬重英雄,来给这位壮士加座。”

    被长天这一打岔,丁原董卓二人,也没在发作,董卓是碍于长天的面子,丁原则是碍于长天的官职。丁原对长天说道:“回右将军,此乃丁某帐下主簿吕布字奉先,有万夫不当之勇。”

    吕布看向长天,面带感激之色,脸上也少不了一些得意。

    “原来是吕奉先,九原吕布,早有耳闻,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只管坐下饮酒,今日不醉不归。”

    长天说完随后就看向了丁原董卓二人说道:“董公、丁公,这杯长天敬二位。”

    说完他举杯一饮而尽,董卓和丁原,也同样喝完。

    长天心里发笑,自己若不是这右将军,只怕那丁原吕布,根本理都不会理自己。这右将军确实能带来不少便利。右将军这个官衔,真的,很大。在这种时期就更是如此了。

    一边的袁绍,皱眉看着势态,他直言斥责董卓心里并无负担,只因他提前把这丁原招了过来。袁绍打着挑起二人火并的意图,他自可从中取利。

    但是现在这种状态,被长天打乱了,他认为这个异人绝对是故意的。袁绍有些皱眉,之前自己已经彻底得罪了董卓,在待在这里很是危险,此地绝不能久留。

    袁绍准备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走出大殿,暂时远离洛阳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长天突然开口,仿佛满是醉意的说道:“本初兄,宴席未散,意欲何往?来来来,陪本将军喝上三杯,再走不迟。”

    长天一开口,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袁绍身上,袁绍眉头一皱,有些暗恼长天,董卓被长天这么,一提醒后,瞬间看向了袁绍,双目露出凶光。

    袁绍额头微微渗汗,不过他终究不是一般人,用平淡的语气对长天说道:“无垠兄见谅,绍不胜酒力,不能再饮。告罪。”

    “哼!老夫做事,你要反对,右将军请你喝酒,你要推脱。你好大的胆!”董卓怒道。

    董卓一怒,他麾下的将领,尽皆怒视袁绍,仿佛要用目光,切下他的血肉来一样。

    袁绍一听,也是双眼放出精光,丝毫没有惧色,大不了杀出去而已,虽然他不能像长天这样,把护卫带在身边,但是颜、文二将,他早已安排在附近,就是为了万一。

    袁绍同样冷哼一声,根本不理董卓,右手拔出佩刀,横在胸前,退出大殿。

    董卓看后正欲发作,但是却被人给打了岔。

    “自右将军讨黄巾时,信便于将军分属同僚,将军于万军从中,取下大将首级,信敬仰万分,便知将军绝非凡人。今日机会难得,信必与将军,一醉方休。”说话的人正是鲍信。

    鲍信昨晚上才从泰州募兵而回,手中很有些力量。他一回来,没有找曹操,因为曹操手中没兵,所以找到了关系同样不错的,并且手中有兵的袁绍。

    他对袁绍说:“董卓拥强兵入京,必生异志,今宜早图,不然反为其所制。其军远来,鞍马劳顿,袭之定可成擒。”

    袁绍深思熟虑之后,不想平白消耗自己的力量,不如挑动他人与董卓火并,拒绝了鲍信。鲍信由此便看不起袁绍,本想引兵回泰山,却被曹操留了下来,静观形势。

    现在看袁绍有难,鲍信终究还是帮了袁绍一把,解了次围。而董卓那边,也有曹操出言劝酒。

    长天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想帮袁绍一把,落个人情。其实他也没想把袁绍怎么样,恶心他一下罢了,若果真能让袁绍死在这里,那这三国还怎么演的下去,显然智脑是不会同意的。

    再说鲍信他可以不给面子,曹老板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长天知道玉玺在袁术手里的原因,如果玉玺是在袁绍那儿,那他不交出玉玺,肯定走不出洛阳。

    因为在袁术手里,长天还有机会获得,如果换了袁绍就难办了。

    玉玺他看不到属性,上面只有“天赐之物,皇权象征”。但想来效果绝不会差。

    董卓那边也由于曹操的相劝,暂时熄了对付袁绍的心思,这小子家世显赫,不能太过草率。

    董卓在席上没再说废立之事,但并不会罢休,他决定先除掉这个丁原,再说。

    想到这里的董卓,随意和人推杯换盏,谈天说地,不过也有一部分注意力,一直放在了丁原和吕布的身上。

    而丁、吕二人,也绝没放松过警惕,酒很少喝,担心董卓突然发难。

    而其他众人,也佯作欢笑,实则各怀心事,毕竟都知道,董胖子废立之心定不会死,他们在考虑自己,该如何。

    一场酒宴,就在这除了长天之外,没有一个人放松的情况下,草草收场。

    当天晚上,董卓下令,把何进何苗旧部,全部召集起来,准备要开战弄死丁原。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