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白马与红马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董卓正好遇到了,从城头下来的长天一行。胖子对长天笑道:“无垠,观老夫骑兵如何?”

    “天下第一。”长天说道。

    “哈哈哈,那你看那吕布如何?”董卓大笑着又问道。

    长天笑了笑说:“世所无匹,正好配得上董公的天下第一。”

    “无垠,真知老夫也。走,陪老夫饮酒。”董卓满脸笑意,显然对这话,十分满意,拉住长天的手就走了。

    “马屁精。”鱼潇湘看着长天的背影,偷偷骂道。

    “唉,长天兄弟是能人啊,就我这样的,想拍董卓马屁,人家也不理我啊。”红尘苦着脸叹道。

    “要是红某,能及得上长天兄之一二,说不定就能得小仙姑娘芳心暗付了。”红尘一刀文绉绉的说道,一边说还摆出一副极为遗憾的表情,然而眼神却仔仔细细的探究着,白小仙那凹凸有致的身形上每一个轮廓。

    白小仙对他的色狼眼神并不在意,不过鱼潇湘很是不爽。

    “你走开,渣男。”鱼潇湘拉着白小仙离去了。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唉,俗世兄,不如我俩,去青楼一逛?也好聊以慰藉。没有女朋友的人,可怜啊。。。”

    俗世一听,也有兴趣,说道:“行,走吧,就去长天去的那家,那间好像不错。”

    鱼潇湘一听两人去逛青楼,骂道:“没一个好东西!跟长天一个德性。”

    鱼潇湘和白小仙回到了长天的地盘。

    “呀,大姐你看,那白马在干吗?它好像要翻墙。”鱼潇湘指着院子的一个角落惊叫道。

    白小仙一看,还真是,白马正四蹄发力,正在翻墙,而且十分执着,看样子是一定要翻墙而去,只是不知为了什么。白小仙有些无语,长天养的动物,都不大正常。

    白马听到鱼潇湘的惊呼,转头看了看从门里进来的两个女人,不再关心,一心一意要爬上墙头,翻出这间院子。

    只听白马一声嘶鸣,奋力一跃,终于跳上高墙。

    此时白马的心中极为得意,趁着现在主人不在,马爷终于可以去找女朋友了,马爷要去寻找真正的爱情!!!

    当董卓骑着红马,踏入洛阳的那一刻起,白马心中就生出一阵阵的悸动。

    女朋友在等我!这个想法就在白马的心头萌生,而且愈发的壮大,到现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它认定在这附近的某一个地方,正有一匹绝世母马,在等着它!它要发出了!

    白马朝着院外一跃而下,稳稳的站在地上,正待出发,突然想到,去见女朋友,不能空手,要带点礼物才行。

    随即白小仙二人,看到白马从墙外爬了回来,一口衔住正在晒太阳的大黑,然后又急急的再次翻了出去,不知所踪。

    “哈哈哈,他的马要私奔了,不知道等渣男知道后会不会气疯掉。而且那马好笨,门都不知道走,哈哈哈哈。”鱼潇湘幸灾乐祸的捧腹大笑。

    白小仙也觉得白马的样子有些好笑。

    白马叼着大黑,朝着让自己心脏悸动的方向,撒腿奔跑,那速度简直是有生以来的,最快的一次。路上的行人只觉一阵狂风刮过,一道白影电射而去,不知是何物。

    白马此时的雄性荷尔蒙已经到了顶点,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它找到自己的女朋友,她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堵墙好高!白马看着皇宫的围墙心道。

    但是这难不住自己,没有什么能阻止自己,谁都不行,就算这堵高墙,也阻挡不了自己那颗追求爱情的心!

    白马嘶鸣一声,腾空跃起,冲上了皇宫围墙,然后进入了皇宫内院。

    这里正是皇宫里的马厩所在之地,也正是董卓安置自己坐骑的地方,赤兔就在这里。

    白马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红马,眼神如痴如醉,它觉得自己,恋爱了。

    它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漂亮的母马,毛色这样的光亮、柔顺而且没有一根杂毛,四肢如此的有力,身形如此的丰满优美,长得实在太美了,这身材,这脸蛋,嗬,简直绝了。

    白马不由自主的开始慢慢靠近红马。

    红马自然也早已发现了,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白马。“这是哪来的傻子?好像挺俊的,还挺强壮。”红马这么想着。

    “你是谁呀?”红马看白马走进,于是问道,声音显得有些怯怯,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

    白马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它开始故作深沉,摆出一副富有内涵,极具沧桑之感,沉着说道:“我是白马,你可以叫我小白,你呢?”

    “我叫赤兔哦,你可以叫我小兔。”红马有些羞涩,用天真的语气说道。

    小兔兔,这名字绝了,真是个小可爱。白马极其的兴奋,极力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

    “你来有什么事么?”红马问道,有些在意白马的来意。

    “我来送你礼物。”白马露出一个自认为极其迷人的微笑。

    红马一听,双眼一亮,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向白马,很想知道对方的礼物是什么?

    “我想把这个送给你。”

    白马一边说,一边从不知哪里,把大黑掏了出来。

    大黑一听白马的话,顿时大惊失色,立刻开始奋力挣扎,企图摆脱白马的控制。

    “我不要,它好丑哦。”红马有些失望,语气还带着浓浓的失落。

    白马听到后,开始有些后悔把狗拿出来了,于是准备将再无任何价值的大黑,扔掉。

    “这个盆子好像挺好看。”忽然红马看向了大黑的狗食盆子,有些羞涩的暗示道。

    “嗯?啊!这正是我要送你的,真正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白马一听立刻明白过来,殷勤的说道,还不忘强调下“真正”两个字。它边说边抢下大黑的狗食盆子,然后不等大黑抗议,一脚飞踢把大黑化为天上流星,远远飞去。

    “谢谢,它是不是很贵重?”红马得到大黑的盆子后,显然很高兴,然后确认似的问了一句。

    “这算啥,在老家,我的马槽都是金子做的,而且有好几个。”白马开始吹嘘。

    红马一听之下,顿时眼神显得更闪亮了,忽闪着大眼睛,问:“真的?”

    白马立刻挺起胸膛,说:“那是当然,区区几个马槽算啥,我连马桶都是金的。”

    它决定回去就找主人弄一个金马槽,主人这么喜欢自己,一个小小的马槽肯定不在话下,白马这么想到。事实上,长天只会给它两巴掌。

    “好厉害,你能带给我看看么?”红马一副极为崇拜的样子。

    “这。。这没问题,小事一桩。我明天就给你带过来。”白马大拍胸脯,当下就准备去偷长天抢来的那些财物。

    “有人来了。”红马小声说道。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白马一惊,立刻约好了下次幽会的时间。转头爬上了高墙,跳了出去。

    白马走后,红马把金盆子藏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给它加燕麦的人过来。

    然后一连多天,白马每天都会去,幽会红马,也都会带点小礼物,当然全都是金的。

    因此长天的收藏也少了不少,长天对此很是在意,他想不出有谁敢来偷自己的东西,直到几天后,他亲自蹲守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

    长天看到,白马正鬼鬼祟祟的叼着一个金马桶,准备翻墙出去,不知道想干什么,长天那里还不知道,偷东西的贼正是白马。

    “站住!你个兔崽子!你特么给我回来!”长天眼珠子瞪出,现身大骂道。

    白马大惊,四蹄乱蹬,慌乱的翻出墙外,一溜烟跑了。

    长天眼睛一眯,那个金马桶,还是何进的装饰品,纯金的,能值不少,但是这蠢货拿去能干什么?

    “汪汪汪汪,汪汪汪。”大黑终于找到了告状的机会,立刻开始落井下石。

    “你说它抢你东西,还拿去送马?你现在,带我去。”长天让大黑带路,大黑马上趾高气昂的在前面开路,狐假虎威说的就是大黑了。

    不久之后,白马再次来到了皇宫外,奋力跳过了高大的围墙,来到了马厩。

    “咣当。”白马口中的马桶,掉落在地。

    它愣愣的看着马厩,一阵失落涌上心头,仿佛心都要碎了。红马呢?红马怎么不见了?小兔兔。。。

    白马悲伤欲绝,仰天长嘶,“不行,我要去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白马发疯似的在洛阳城里狂奔,四处寻找着小兔兔的踪迹。它寻遍各处,不见红马,马上撒开四蹄,朝洛阳城外奔去。

    正值此时,洛阳城外,走来一行人,中间是董卓车架,前面一人骑一匹赤红的骏马开路,极其雄壮,威武不凡,正是吕布吕奉先。

    白马看到,心爱的兔兔竟然被一个混蛋骑在胯下,顿时怒焰滔天,目呲欲裂!“你这杂碎,竟敢骑她,马爷要你好看!”

    白马闪电一般,冲向吕布,立起身躯,用两只前蹄,朝吕布猛力砸去。

    “大胆孽畜!”吕布大惊,这马怎么比赤兔还快,而且如此凶猛,一上来就攻击自己。

    猝不及防之下,吕布拼命横戟,架在胸前,想挡住这一击。

    嘭!一声极为沉闷的响声传出,吕布竟然被白马,从赤兔身上打了下来。

    “哼,好畜生!”吕布欣赏的看着白马,刚得到一匹绝世龙驹,现在竟然又来了一匹,自己一定要收复它!

    白马着急的对红马说:“快走,我掩护你!”

    红马双眼含泪,很是感动,说:“我很好,没关系的。你快走吧,你打不过他的。”

    白马顿时双眼赤红,鼻子里喷出白气,看着吕布仿佛有着血海深仇一般,它要踢飞这个王八蛋。

    白马对着吕布再次冲了过去,却不想吕布手一挥,边上的亲卫,趁白马不备,抛出数根粗大的绳索,套在了白马身上,试图拽住白马,让它不能移动,毕竟白马速度太快,移动的时候,不可能骑的上去。

    白马奋然不顾,身上的绳索,一心只想朝吕布冲过去,十数个亲卫,根本拽不动它,直到再次过来了几十个人,才算勉强能和白马抗衡。

    吕布看得大喜,这匹龙驹,简直是神驹,他要定了!

    后面队伍的李傕,认出了白马,眉头一皱,正想出声阻止,突然被边上的李儒拉住,李傕又看了看,没出声的董卓车架,便沉默了下来。

    见白马被制住,吕布大步走了上去,红马则担心的看着白马,正当吕布准备翻身上马时。

    一道冷冽至极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字字清晰、语气果决,铿锵有力,直透人心。

    “谁,给你的狗胆,敢抓我的马。”

    只见一人一狗,来到了大军前。

    长天带着大黑,只身一人挡在了大军的路上,正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吕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