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长天恐有异心,当趁早图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听到这话后,吕布怒火中烧,从没人敢这样骂他。抬眼看去,认出是右将军长天,顿时那日席间对长天的那点好感,消失的荡然无存。不过碍于长天官职,他不敢反驳,但又自觉刚立下大功,也不怵长天,只是闷声不语。

    “汝是何人?”长天看着吕布冷冷的问道。

    吕布一听,更是气的面红耳赤,一声不吭,董卓军所有人此时都看向了两人。

    “汝是何人”长天声音提高一度,再次冷声发问。

    “骑都尉,吕布。”吕布没好气的回答说。

    “可知我是谁?”长天再问

    “当朝右将军。”

    “那见了本将军,为何不先行见礼?”长天逼问道。

    吕布愤懑无比,心中感到极为憋屈,把头一侧,抱拳粗声说:“末将吕布,见过右将军大人。”

    “跪下。”长天的声音十分平静,其中冷意谁都能听得出来。

    “你。。”吕布怒极,目露凶光。

    “怎么,想以下犯上?”长天看着吕布,眼神平静的让人发寒。

    正在吕布骑虎难下之时,董卓掀开的帘子,笑着说道:“好啦,无垠,不过一场误会,你也别难为老夫这新收的大将了。恰巧老夫剿灭了逆贼丁原,不如同去喝几杯,庆贺一番。”

    长天把目光转向董卓,也淡淡笑道:“既然董公发话,长天不敢不听。长天在此恭喜董公,率西凉猛将,平定匪患,不过近日长天偶感风寒,不能饮酒,董公见谅。改日一定登门赔罪。”

    说完他看向吕布,用教导的语气说道:“既如此,本将军暂不追究汝这不敬之罪。汝且记住,下回见了本将军,要先行见礼才是。”

    长天的话让李傕等人,很是舒坦,董公令吕布前方开路,他竟然在自己等人面前耀武扬威,真真是小人得志、骄狂自大。剿灭丁原自己等人,岂无功劳?何独你如此猖狂。右将军果然是能人,压得这厮,口不能言,真是爽快!

    “还不回来”长天对白马斥道。

    由于大黑的到来,白马的等阶被大黑已经升级的‘娄金’光环,提升了一阶,猛一发力,顿时挣断数根绳索,将一些士卒拖倒在地,快速跑到长天身边,临了还对吕布不屑的嘶鸣了一声。

    白马回到长天身边后,立刻要控诉吕布的罪行,却被长天打断。

    “行了!瞧你这点出息。”

    白马老实了下来,长天翻身上马,对董卓抱拳后,径直离去了,不过白马是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红马。

    董卓站在马车上,看着长天的背影,脸上微笑不断,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口中说道:“无垠倒是威严日重了,呵呵呵。”

    吕布则死死盯着长天的后背,如果他的眼神能杀人,长天此时已经死了无数遍了。

    “异人,可不会感风寒,这长天,恐对董公有异心,不若趁早图之。”边上的李儒若有所指的说道。

    前面的吕布听得大为意动,只看向董卓等他下令。

    董卓则根本不看吕布,只是把目光转向了李儒,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看。

    李儒被看的有些心虚,眼神闪烁,连忙对董卓抱拳躬身,不知该说什么,越来越紧张。

    随后董卓收回了目光,大袖一挥,说:“回宫。”说完转身回了马车上。

    李儒当即松了口气,擦了擦冷汗。

    红马回到了马厩,看见白马落下的金马桶时,心中很是高兴,又把马桶藏了起来,继续原来的生活,虽然换了人骑,但是她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舒坦。

    丁原已然死去,战事彻底平息,有了丁原这个前车之鉴,其他有心要对付,董卓的人也暂时息了心思。

    尤其是在城里还有长天这一支,不明阵营的力量所在,那些人更为小心谨慎了。

    虽然这异人,在丁原董卓火并的时候,未曾上场,说是只守护洛阳安危,不参加私斗,谁攻洛阳,他就打谁。但事实上,谁知道,这长天到底是什么想法。

    至于董卓,灭了丁原,并了他的兵马,收了吕布等大将,自然越发肆无忌惮,动辄要人性命,众人皆知,废立之事,已然无人能阻了。

    某日早朝,百官云集,董卓自居群臣之首,站在最前方。

    董胖子,不等太监说话,直接对诸人说道:“自老夫剿灭丁贼以来,天降大雨,涝水成灾,此乃司空之责也,今罢崔烈司空之职,权由老夫领之,诸君以为如何?”

    胖子觉得自己官太小,转而看上了崔烈的司空,然后因为天上下雨下太多了,所以要罢了崔烈,他自己来当司空。

    崔烈忍住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自己的太尉,因为劝灵帝放弃凉州而被罢免之后,又花了十亿钱,买了个司空,现在这该死的董胖子,竟然要强行抢过去,玛德你当司空,这雨就会停吗???

    百官立刻不约而同的把崔烈给卖了,齐声说道:“甚善,甚善。”

    “嗯。”董卓点头,很是满意,这抢官只是试探,下一步才是目的,他要真正的确立起,无比的威严。

    董卓往前走出几步,踏上了皇帝御阶,站在和皇帝一个平面,转身看向众人,面色肃整,目光威严,气势磅礴,力压全场,文武百官不敢与之直视。

    众人心道:“来了。”

    董卓缓缓开口道:“先帝近丧,今上却无人子之心,岂可奉于宗庙,加之威仪全无,不似人君。老夫欲效伊尹、霍光之事,废当今为弘农王,另立陈留王协为帝,诸君以为如何?”

    绝大部分官员,默不作声,不敢反驳,不过还是有人站了出来大声指责道:“昔昌邑登基二七日,罪状千条,故有废立之事。今上年幼,并无失德,非前事可比!擅行废立,乃是大逆不道!”

    这人是卢植,一向秉持忠义,因此极力反对废立。百官也窃窃私语,显然很是支持卢植的话。看到群臣议论纷纷,颇有不忿的情况,立刻又有一人站了出来,想借机赚一把,大骂逆贼的名声,正是一直反对长天的老匹夫丁管。

    “大胆狂贼,擅言废立,老夫当以颈血。。”丁管还没骂完,突然闭口不言了。

    因为他发现,周围悄无声息,他左看右看观察了一番,发现大家都静静的看着自己,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董卓也双目冒火,在瞪着自己。

    丁管心中顿时充满懊悔,本来想挟大势骂贼,混在人堆里,根本不用怕,结果别人都缩了,这下可要了自己老命了。

    丁管一个激灵,当即改口,说:“老夫,老夫以为,此举,此举也并非不可行。嗯,此举甚善,甚善。”

    他捋着胡须,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边说一边点头,而且老家伙还不动声色的往后挪,很快就回到了人群当中。引得一众官员,大为鄙视。

    就连董卓也不想杀这种货色来立威,简直是脏了手脚。

    他把目光放在了卢植身上,卢植怡然不惧,与董卓对视,毫不退缩。

    董胖子杀心大起,讨黄巾时就是接了这家伙的锅,才让自己连战连败,现在此人竟然还敢,反对自己,当真是不怕死啊!

    “来人。”董卓立刻就要杀卢植。

    不过因为卢植从不争权夺利,因此人缘很好,绝大部分人都来劝阻,董卓则把头看向了长天,想看看他的意思,如果长天要保卢植,自己就卖个人情给长天,又能不落下害贤的名声,何乐不为。

    长天闭口不语,没有为卢植求情,如果开口求情,肯定能将与刘备的关系,更加拉近一步。但是却会在这事上欠下董卓人情。

    自己之前不反对董卓废帝,是为了董卓见自己情,好方便他保下废帝刘辩,他不愿浪费在这里。

    此时,曹操走了出来,对董卓说道:“董公息怒,古语有云,文安邦,武定国,缺一不可。今董公以武略震天下,无敢不从,亦当以文韬济邦国,安稳社稷,方为长久之策。卢尚书为天下大儒,广受世人敬仰,今若杀之,则海内失望,无人再愿为董公效命矣。”

    董卓想了一会,点头说:“既如此,罢去卢植尚书之位。不再录用。”

    随后看向百官说道:“我意已决,众当遵行。再有阻大义者,皆以军法从事!”

    董卓话音刚落,殿外的吕布,站在殿门口,手中铁戟往地下一杵,震慑诸人,吕布还向长天处,挑衅般睨了一眼。

    长天根本不看吕布,现在的《世界》,有资格和自己叫板的人很少,吕布并不在其中。

    董卓见百官不语,很满意,于是看向了袁隗道:“有请袁太傅,解皇帝玺绶,废其帝位。”

    长天一听暗笑,这董卓也不笨,将这废立的祸水,硬生生泼给了袁家一半。

    袁隗面无表情,点头称是,走上前去,行废立举动。

    董卓在边上看着,眼中冷光闪烁,心道“能忍的都不是善类,当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