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抉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袁隗走到皇帝御座边,解下了帝王玺绶,然后把玺绶奉给了陈留王协,让刘协坐在了皇位上,然后扶着弘农王下殿,对刘协称臣。

    袁隗是太傅,太傅是辅弼新君的大官,皇帝初立设太傅一人,太傅死,则不再置官。要等到另立新君,才会在找个太傅出来。

    对于现在形势十分清楚的袁隗知道,对抗董卓绝无好处,招董卓进京,本来就是臭棋,不知道袁绍为什么,连商量都不和他们商量,就私自行事。

    其实当时的情形,根本无需召外将,只等小施手段,让太监弄死何进,然后让袁绍袁术,领兵杀入皇宫,以后这汉朝就是他袁家说了算了。

    不知袁绍为什么会干这种蠢事。不过事到如今,只能先忍了。

    袁隗自然不知道,袁绍相对于天下袁家独大,更喜欢天下袁绍独大,因为袁家并非他袁绍一人,比如还有个事事和自己作对的袁术。既然如此,还是用许攸的计策,搅乱洛阳这一滩浑水才好!这些是袁隗没有料到的。

    刘辩胆小,遇到这种情况,更是双目含悲,哭泣不已,无助得看着自己的母亲何太后,这情形让百官众皆暗自流泪,但是却莫不敢言。而何太后更是哭天喊地,悲痛欲绝。

    董卓有些厌恶的看了看,痛哭流涕的何太后,十分不耐。

    随后胖子又厌恶道:“何太后迫董太皇太后,令之暴毙,此举悖反伦常,大逆不道。迁于永安宫,不得离开半步。”

    何太后一听,那是脸色煞白,失魂落魄,再也没了太后的仪态。

    而刘辩听到自己的母后要被囚禁,顿时又放声大哭,听的董卓心烦不已,正待呵斥之时,有人先发话了。

    “好了。有什么可哭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这声音不大,但是人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看向了发言者,此人正是长天,到现在他总算说话了。

    “昔日,我就跟你父皇说过,皇帝这位置,没什么好坐的,累死累活,也落不到好名声,还得每日对着,贪官污吏,满朝奸佞的嘴脸,不坐也罢。你虽失了帝位,却也是丢了负担,自当开开心心的活着,何须哭泣。”

    “我答应过你父皇,要保他儿子无恙,所以我会护你周全。”

    刘辩泪眼朦胧的看向了长天,他不认识此人,不知该如何称呼。

    “我是右将军都亭侯领崇明县令,长天,和你父皇是朋友,你可以叫我,叔父。”长天淡淡说道。

    “叔父在上,请受侄儿一拜。”刘辩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这是自己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了,立刻对长天拜道。

    “起来吧,跟随我便可。有我在,无人会对你不利。”

    长天当众说出此话,就是在告诉董卓,自己要保这刘辩不死,而且这是底线,你董公也不能触碰。

    董卓对长天要保刘辩,其实并不在意,一个废了的皇帝,有什么用处,不过长天的话,还是让他很是不快,跟老夫私下说不行?为什么要当场站出来?难道老夫会不给你面子?

    长天自然知道如此当众表态,等于和董卓唱对台戏,但是长天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董卓有难长天会拼力救他一命,因为长天欠董卓的。

    但是这件事上长天不得不如此做,他必须站在董卓的对立面,而且一定需要现在就站出来,还必须很强硬。因为长天知道,不这么做他保不下刘辩,刘辩很快就会被李儒毒死。

    因为毒死刘辩,是董卓必须执行的一步,即便他现在不知道,但是他边上的李儒不会不懂。

    古来废帝、废太子从来没有善终,就算是禅让帝位的也多有死于非命,为什么?就是因为怕别人再次拥立这些人为傀儡皇帝,与自己抗争。

    要是自己不在现在提出,而私下和董卓商讨的话,那么但凡流露出一点要保全刘辩的意思,李儒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毒死这刘辩。而且很可能是私自行动,根本不会提前知会董卓,事后请罪就行了。而董卓也肯定会原谅李儒,因为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

    长天自问没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保住刘辩。

    在现在站出来保住刘辩得罪董卓,或者跟董卓私下提议不得罪他,但是有极大几率会让刘辩死掉,这两者之间,长天必须要作出选择。

    而他选择了第一个,作为代价自然是让董卓不快。但是人生中的选择,往往都伴随着相应的代价,他赵长天又何德何能可以免除掉呢。

    如果说在西凉,董卓问长天,以后会不会敌对,长天回答‘会’的那时候,长天心里还有这样那样的,包括类似与曹刘之间的关系,这种利益、厉害需要考虑、衡量,并且进行抉择的话。

    那么这一次,则只是单单为了,完成对刘宏的承诺,而义无反顾。

    他,必须这么做!

    长天说完之后,除了董卓以外的所有人,都不像董卓这么想。

    曹操等人佩服长天的仗义和决断,有一部分人则嫉妒,长天此举能够博取的名声,又有一部分人则哀叹,这长天看来是要另立朝廷,与董卓抗礼,大汉从此战乱无休矣。

    李儒则眼中精光一闪,心知除掉长天的机会终于来了,开始盘算着,怎么跟董卓陈述利害。

    李儒突然走上一步,对董卓说道:“司空大人,下官以为,曹校尉之前那番文武之论,所言极为有理,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司空大人,大辟天下名士,出谋划力,定可使天下承平,百姓安康。”

    “嗯?此言甚为有理,依你之见,当辟何人为好?”董卓一听大为意动,他是粗人,所以十分喜欢招募知识分子为自己效力,尤其是有大学问的人,那就更好了。

    李儒微微一笑说道:“依下官之见,首选康成公。”

    “嗯。不错。郑康成大名,老夫早有耳闻,乃海内之士,人所景仰。还有么?”董卓继续问。

    “还有,荀爽、韩融、陈纪、申屠蟠等,俱为德高望重之人,安定社稷之人。”

    “嗯。不错,都有大名在外,当辟而用之。还有没?”董卓再问。

    “还有。。”李儒说到这里突然笑了笑,然后看向了长天。“还有大名鼎鼎的蔡伯喈。下官闻听此人,正在右将军属地开学讲道,却不知右将军,愿不愿意割爱,让蔡邕为国效力?”

    李儒说完,朝中之人都看向了长天,包括董卓也是,他并没有开口反对,只是看着长天,想看他的选择。

    长天淡淡的说道:“李儒此言颇有不实之处。蔡伯喈乃是在本将军属地客居,行止从未受本将军节制,何须来问我?至于割爱一说更是荒谬绝伦,伯喈非是本将军私有之物,岂能以割让转送之言论之!此言置蔡伯喈于何地?”

    然后长天又说道:“我与蔡伯喈是忘年之交,自然愿意看他平步青云,但是若有人敢威逼胁迫,莫怪本将军,翻脸无情。”

    长天并没有十分强硬的要留住蔡邕,一切确实还看蔡邕自己的,老头心里其实一直很想要回去修史,因为灵帝有些讨厌老蔡头,所以老头才回不去洛阳。

    如果现在有人招他继续去修书,老家伙说不定会同意,长天也不想为难老蔡。

    “好,哈哈哈,伯喈先生老夫素来敬重,当好言相劝,李儒你这就去办吧。”董卓笑道。

    “至于其他人,若是不愿来,你可告之,就言,老夫力能族人。来与不来让其自决。”

    “老夫前几日大破丁贼,却至今还未见封赏,此乃太尉之责也,今罢袁逢太尉之职,权由老夫领之,诸君以为如何?”董胖子又说道。

    这货当司空还没半个小时,又把袁逢一脚踹掉,要当太尉了,袁逢面无表情,心中愤懑,却不敢反抗。

    朝中众官,齐声道:“甚善,甚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