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战斗即将来临

    又过了数日,托庇与长天的数人业已离开,他们都要回去大力发展,以便能赶上快要到来的诸侯讨董。鱼潇湘和白小仙也离开了,这次这些人的收获不可谓不丰厚,当然相比于长天的收获,还差得远。

    长天保住他们,显然也是让这些人,欠了自己一个大人情,而白小仙那边之前欠下的人情,也算还清了。

    对此长天觉得是一身轻松,这女人有些难缠,而且跟大妞好像很熟的样子,不知道对方以后会不会和自己作对,如果以后要对付她,还得动点脑筋。

    要是这白小仙真的想不通,非得与自己为敌的话,哼哼,那就别怪他,下手无情了,就算是大妞闺蜜又如何,反正不是亲戚。长天想到这处,心里就极为膨胀,自觉已经无敌天下,可以六亲不认,肆无忌惮了。

    再过了几天,李儒所提到的那些人,陆陆续续来到了洛阳,其中荀爽甚至还有病在身,已然时日无多,老蔡头也到了京城,续写东观汉记一直是他心中的执念,放不下来,不过大丫头和二丫头,却全部留在了落霞城。有两个人没理会董卓的威胁,一个是郑玄,一个是申屠蟠,郑玄是离得远,战乱多,过不来,也不想过来,申屠蟠则是根本不理董卓,一直待在家中,善终在故乡。

    名家大儒一到,董卓十分高兴,立刻大开朝会,各有封赏,蔡邕甚至在三日之内,连升了三级,可谓是隆宠至极。

    值得一提的是,陈琳投在而来长天的麾下,这位长天第一个接触的历史名人,终于被长天的气度折服,愿意再这乱世中,为长天出一份力。

    长天自然大喜过望,当初何进的那些幕僚,他每一个都去招募过,不过都被婉拒,唯有陈琳在考虑中,那日见到长天保下刘辩后,终于下定决心跟随长天。

    长天让他随着自己那些收获,坐传送阵回到了落霞,但是他自己还不能走,他还有最后的目的,要把刘辩一起带走,这个目标可不容易施行,很可能会要打上一场,所以让没有武力的陈琳先行离开。

    又过了几日,司空荀爽撑不住了,在洛阳离世,这也让荀攸深深的恨上了董卓,开始暗地里谋划如何除掉董卓。

    朝会之上。

    “袁绍小儿,忤逆老夫,逃离洛阳,必有异志,老夫欲图影画形,广发天下,以重金购之!”董卓对着满朝文武大声说道。

    此时董卓已经是相国了,太尉他也不当了,于是重新设立的相国之职,他自领之。他把赵谦升为了太尉,一直与袁家以及袁绍关系恶劣的杨彪做了司空,与袁家关系也不好的原豫州牧黄琬升为了司徒。

    明眼人都看得出,董胖子想对袁家下手了,但是一时还找不到好机会。

    前几日,有一名袁家隶属的御史,向董卓汇报事物,没有解剑,当场被董卓命人,锤死在地,这一下让袁氏人人自危,袁隗和他哥袁逢,在屋里商议了半天,才面色凝重的走了出来,以书信向朝中袁氏亲善大臣求援。

    幸亏袁氏威望卓著,还是有人愿意帮他们一把的,比如周毖,伍琼。

    这两人在此时,同时站出来说道:“废立之事,关乎社稷神器,非常人所能及也。袁绍本非识大体之人,于相国改天换地,再造乾坤之举,忧惧甚深,故此奔出洛阳,吾等料其,非有他志也。今若购之以急,其势必变。加之袁氏树恩于海内,四世有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若其广收豪杰,聚之成众,天下英雄因之而起,则关东之地不属相国也。不若拜其一郡守,以安其心,绍喜于免罪,必不成患。”

    董卓看着二人,也不说话,看了良久,直至两人额头渗汗,董胖子才大笑道:“二位一心为国,其意可嘉,既如此也罢,封袁绍为渤海太守,让其好自为之,不然休怪老夫无情!”

    两人面露喜色,刚要退下,突然董卓说道:“慢。”

    二人心里同时一紧,不知这胖子又想说些什么。

    董卓看着两人道:“既举贤才,多多益善,二位且说说,还有何人,可居要职?”

    两人说:“天下能人志士辈出,非我二人所能悉知,相国当更派名士、评者相助,方可裁汰秽恶,简拔良才,以报于相国。”

    “此言甚善,本相国再派,尚书许靖、郑泰,长史何颙助汝等。”董卓点头道。

    “谢相国。”

    接来下几天,这几个人就开始,为董卓选拔一些可以任用外派的官员。

    不过董卓派的这几个人里,就没有一个真心为董卓办事的人,周毖伍琼向着袁家,郑泰何颙向着汉室,十分憎恨董卓。

    而许靖这人则有些不一样,此人是许劭许子将的堂兄,在汝南的时候兄弟两人,开启了月旦评,点评天下人物,以此闻名于世,但这两个人本身关系很差,互相不感冒,甚至有些敌对。至于为什么,因为许靖这人十分懦弱,因此许劭看不起他。

    许靖不愿意得罪袁氏,也不愿意得罪汉室,更不敢得罪董卓。

    他这个人确实除了嘴皮子外,没多大本事,不过还有一点,此人十分善于逃跑,可以说是天下第二能跑的人。此人几乎跑遍了大半个汉室江山,除了北疆和西凉外,许靖的足迹遍布天下,都是跑路跑出来的。

    先是董卓要弄死他,他察觉不对,立刻从洛阳跑到了豫州投奔孔伷,结果孔伷死了。许靖只能再从豫州跑到扬州投奔陈祎,这个陈祎是个二五仔,刚被袁术封为扬州刺史,立刻就背叛了袁术,袁术大怒就把这货弄死了,所以许靖只能再次逃跑。这次他跑到了吴郡许贡的地方,然后许贡也死了,许靖不得已再一次上路,到了吴郡下面的会稽郡王朗的地盘。

    王朗命硬,没被这许靖克死,但是也不好过,很快就投降了孙策,于是许靖被逼无奈只能再次跑路,这次他干脆坐船出海,直接漂到了交州的交趾郡投奔士燮,一开始很受士燮的看重。

    作为三国里堪称命最硬的几人之一的士燮,自然很快就本能的察觉到这个许靖,是一个扫把星,要是留他在这里,恐怕自己也得被这个天煞孤星给克了。

    于是暗中想搞掉许靖,但是也怕背上害贤的名声,因此想着把这扫把星送给别人。

    正巧的是曹老板派了一个叫张翔的使者到了交趾,士燮当时就想到,把许靖送到到许昌去克曹老板,但可惜的是张翔和许靖有仇怨,只想弄死这货。

    善于躲避危机的许靖闻出了味道,那是焦急万分,立刻打算再次上路。

    此时正好因为甘宁、娄发、沈弥,以及赵韪这些人,接连两次的叛乱,搞的元气大伤的刘璋,一个没睡醒听到一个名叫送终的人说,许靖许文休是旷世大才,并且怀才不遇客居交州,因辟之以重用。

    于是刘璋顿时大喜,自己正缺人才就送来了枕头,当即修书一份,把扫把星给揽到了自己麾下。

    至于结果么,大家都知道,刘璋也被克了。

    不过这一次,许靖没能再成功逃跑。

    因此他遇到了天下第一能跑的刘老板,自然是小巫见大巫,相形见绌,许靖刚翻出成都的高墙,双脚落地还未稳,就被刘老板得了个正着。

    刘老板不喜欢这个只会刷嘴皮子的人,不过丞相对他说,重用此人可收拢名望,因此许靖才在蜀汉继续当上了大官。而皇叔光环也极大的抵消了许靖的扫把星光环,让此人一直做到了太傅。

    许靖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于是只举荐了,作为自己好友的,又有清名的孔伷。

    最终名单确定报给董卓,胖子粗略看了一眼,大手一挥,安排了下去。

    于是颍川韩馥被封为冀州牧,东莱刘岱当兖州刺史,陈留孔伷当豫州刺史,颍川张咨当南阳太守,汝南袁遗当山阳太守,鲁国孔融任北海相。

    这几人,一目了然,个个都是造反派,可想而知这周毖伍琼的结局会是如何。

    另外受到封赏的还有其他人,最重要的两个是,曹老板和袁术。

    袁术杀宦官有功被封为后将军,曹老板很得董卓看重,升为骁骑校尉,董卓想跟他商讨大事。

    西园左校尉府。

    “董卓行事,专横暴戾,曹某料其,终必覆亡。今欲弃官东归,无垠愿与某同行否?”曹操双眼直视长天问道。

    “我早有离去打算,只因事关弘农安危,才考量至今。既然孟德兄亦要东归,你我二人正该合力,保住弘农王。”长天再次拉上了好战友,只因这次的敌人不得不让他慎重对待。

    “好!曹某舍命陪君子!”曹操眼中闪过坚定之色。

    相国府。

    李儒急匆匆的朝董卓的住处跑去,他得到了曹操和长天腰带刘辩离去的消息。

    战斗,就要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