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逃离与追击

    “启禀太师。”李儒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了进来。

    董卓这几日,相国也做腻了,于是又换了个,坐上了太师。

    如果是相国是最大的官的话,那么太师就是超然物外了,就算皇帝要让太师做事,也得恭敬的说个请字,而不像对官员那样的吩咐,当然这是按古礼来说的,董卓此举是自比姜太公和闻太师。

    “何事?”董卓正坐在书房,仔细的看着一封书信,面色全无表情,只是眼神十分深邃,神色全无平常的粗枝大叶。

    “长天与曹操二人率领部曲,挟持弘农王离开了洛阳。依属下之见,此二人想必是要另立朝廷,与太师抗礼。”李儒凑到书桌前对董卓小声汇报。

    “哦?何以见得?”董卓没有抬头,继续看着书信,随口问道。

    “曹操此人胸怀天下,大气非凡,素有英雄之志。而长天更是异人魁首,行事无所顾忌。此二人若是在洛阳为官还好,一旦离开洛阳,不啻于纵虎归山,遗患无穷。将如蛟龙入海,必卷潮而回。若此二人合力,则太师的江山社稷永无宁日。再者那日在殿上,长天曾对弘农有言,男儿丈夫,当流血不流泪!此语正是要让弘农王对太师心怀恨意,足见其心当诛!”

    董卓听后仍然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一直在等董卓回复的李儒,偷偷抬头看了看董卓,见他没有反应,眉头一皱再次说道。

    “相国,以属下之见,当派大军追击,剿灭二人,更可以将弘农王除灭,将此责推与长曹,对外只言二贼叛逆,挟持弘农,意在谋反,太师派兵平叛,二贼禽困覆车,逼死刘辩。而太师则是扶危社稷的忠良。”李儒再次说道。

    董卓终于抬眼,看了看李儒,说:“被先帝封为汉室忠良,受先帝托孤的无垠是奸邪,废立汉帝的老夫是贤良?汝觉得此话谁人会信?”

    “这。。”李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何须人信,无非是大义名分罢了,再说谁赢了谁就是对的,董卓不可能不懂这些啊?

    “老夫在西凉时,只求安居一隅,据守自保。现今到了洛阳,倒也回想起了少时亦曾有过的雄心壮志。”董卓说到这里笑了笑。

    “那,太师,要不要追?”李儒试探着问道。

    “你说呢?”董卓看向李儒。

    “当倾力诛除二人!”李儒厉声道。

    董卓平静的看着李儒,不过这次李儒没有退缩,反而和董卓对视了几眼,良久之后董卓微微点头,挥手说“嗯,去吧。”

    “诺!”李儒大喜过望,转身便走。

    “慢。”董卓又缓声说道。

    李儒回身看向董卓,有些不解。

    董卓再次看向了手中的书信,脸上还有些微笑,而这封信正是长天写来的。

    “董公大鉴。自讨黄巾以来,多蒙董公厚爱,恩宠有加,无日或忘。小子常想,日后定要挟万千大势,以无敌之姿,立于董公身侧,助公欺行霸市,无人敢惹,便是纵横天下,亦无不可。谨以此报答公之厚恩。

    然,天下之事,不得尽如人愿。董公自有称雄意,长天亦负争霸心。再者,先帝托孤于长天,某自问虽无才德,却非食言而肥之人,此长天所以力保弘农周全也。弘农若久居洛阳,必为董公麾下所趁,今当助其远离京畿,谋得一世平安。

    事与愿违,实乃势之所趋,非人力可夺,此长天于西凉所以答董公之“会”也。

    乱世将至,群雄并起。以长天度之,天下英雄,止于三人,天下第一,首推董公,其次孟德,再次玄德,余者碌碌,不值一提,若能与当世英雄对决疆场,实乃长天生平之一大快事也!

    董公,长天走了。今日一别,他日,必于沙场再见!待得那时,长天必倾全力,与董公决一胜负!

    请董公恕长天不告而别,非是不愿,实是不能,望公,见谅。”

    董卓再次看完一遍后,久默不语,一边的李儒却等得心焦,正待开口催促时,董卓发话了。

    “洛阳城中,皇亲国戚甚多,坐拥财宝无数,而我大汉却遍地饿殍,此乃为富不仁也。着令李傕,不避高下,查抄洛中贵戚、室第,罚没家产,以充军资。令樊稠镇守洛阳各门,非老夫之令,不得出入。再传令回西凉,令牛辅、郭汜、张济等将,率我西凉精兵、铁骑,赶赴洛阳。老夫,要与天下英雄,一较高下!”董卓面色肃然,沉声说道,此时的董卓,气镇山河,吞天噬地,目空四海,不可一世。

    李儒眉头紧皱,如此一来,能够追击长天和曹操二人的,就只剩下吕布了。

    不过也够了,吕布骁勇无敌,应当能拿下这两人。

    想到此处,李儒抱拳领命而出,心中十分激动,只要灭杀了这两个家伙,天下余者,皆平庸之辈,不足为惧,董卓定然可以掌权天下,自己的抱负也必将能够尽情施展,凭自己的能耐,一定能带来一片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最重要的是,天下寒门,会有出头之日。

    一定要对吕布好好叮嘱一番,绝对不能放过这二个祸害。

    李儒离开之后,董卓仍然坐在太师椅上,平视前方,良久之后,面带笑容的自言自语道:“原来在无垠眼里,老夫也是天下英雄。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随着董卓的大笑之声回荡在殿宇之间,整个皇宫的空气仿佛都变重了,灰蒙蒙的天空竟也让人有了压抑之感,随后整个洛阳上空刮起一阵大风,冲淡了压抑,却带来了紧张和战栗,当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董卓令下,三军皆动,吕布率军东出洛阳,追击曹操和长天,樊稠守住了洛阳城门,不让放过一个。而李傕则开始挨家挨户的查抄,洛阳城内的富庶之家,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豪门大族,一时之间,整个洛阳,哭声一片,死伤者极多。

    洛阳外。

    长天与曹操已经离开洛阳,大概有了半天的时间,但是这些路程对于董卓的追兵来说,作用并不大。

    如果不想办法,很容易就会被追上。

    “公台,你看此番我等如何脱身?”长天问道。

    “想必洛阳诸将,皆会以为主公与曹大人,不是东归便是南下,我等不若北渡黄河,再借道南下,可保无虞。”陈宫略一思索后说到。

    “嗯,此法,甚合吾意。”曹操听后也点头道。

    “那我们就北上。”长天见两人都同意,立刻下了决定。

    “无垠且慢,还需遣派两路轻骑,一路往东,一路往南,以虚实之道诈之,可添胜算。”曹操随后立刻补充。

    “好。”

    长天随后,派了自己的两名宿卫,各带两百轻骑,分东南而去,一路伪造大军迁徙的假象,让敌人不知道该追哪一路好。

    至于此后这四百人,干什么自己就不管了,打家劫舍还是占山为王,随他们高兴,只等讨董的时候,再集结了。

    长天和曹操自领军队一路北上,渡黄河,躲避追兵。

    有过了大概一个时辰,黄河渡口,还有一段路程,不过也不算远了。

    忽然听到身后喊杀声传来,长天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将近五千步卒快速的追赶而来,领兵之人正是高顺。

    这五千士卒士气昂扬,一看就是精锐之兵,其中还有不到千人,更是威势无比,浑身散发着杀意。

    长天正皱眉间,突然有人说道。

    “主公等先走,由末将断后!”

    长天一看,请命的是麴义,他双眼斗志熊熊,想要与对面的高手,见个雌雄。

    “好!你去。切记一点,命是最重要的,我要你活着回来!”

    “主公放心,末将的命,只凭此人,还拿不走。”

    麴义带着人,留了下来,列阵待敌。

    高顺见此,同样摆开了阵势,开始推进。

    他看到麴义的军势之后,微微皱眉,开口问道:“汝是何人?”

    “我乃右将军麾下大将,平原麴义,特来取尔首级!”

    高顺也不答话,知道此人不是易与之辈,直接喊道:“奉陛下之命,讨伐贼党!将士们,随我杀敌!”

    麴义双眼一瞪,毫不示弱,也大声吼道:“杀!”

    在两军厮杀之前,高顺的队伍中,早有人被派回。

    “速速回去告知君侯,逆贼想要北渡黄河,请其立刻召回两路追兵,前来击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