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胜负难料

    高顺与麴义的部队,猛烈对撞,杀成一片。

    双方皆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麴义的部队是落霞老兵,虽不像孙大力和文聘的部队那样经历过大战,但是平时操练剿匪杀敌,也从未间断,入伍时间较对方更久,加之麴义以练兵为能,堪称劲旅!

    高顺的军队,丁原招募的新丁,虽然入伍时间不长,但是经历过数场大战,再加上由高顺带领,已然属于一流军队,当属强兵!

    两者一时间,竟杀得难解难分,激烈异常,但是真正在战斗中死亡的士卒,并不多。

    这并非是双方厮杀不够勇猛,反而正是因为战况激烈,所以体现出了两方士卒强大的素质,与默契的配合。

    初一交锋,二人便已知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两人更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要击溃对方,一时间穿插调度,小范围操控,兵种配合,攻杀防御,各种指挥,展现的淋漓尽致。若是有人在边上观看,定会大声叫好。

    这二人是整个三国里,战场中带少数兵力小范围作战,最厉害的几人之一,而且擅长的都是冲锋死斗,绝对的攻坚主力,一个率领的就叫陷阵营,另一个则是先登死士,从两者的名字上来看,就可一目了然。

    所以高顺与麴义两人,正可谓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两人越打面色越凝重,麴义在城头上看过高顺作战,所以还有些了解,但也仅限于此,所以越打越是甚重。而高顺则从未见过麴义,他想不到世上竟然有人,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能和自己斗的不相上下。

    “可惜,兵卒尚未练至大成,斗具铠甲欠缺太多,不然必能拿下这人!”这是两人心中同时想到的话。

    吕布还没自己当家,现在也不过是个骑都尉,没多余的钱给高顺搞武装,而长天则夷洲刚起步,绝大部分精力都投在那边发展,也没多余的资源材料,全力装备部队。

    “尔等百里奔袭,尚有体力否?”麴义朝对面大喊道,想要打击对方气势。

    “哼,我军即便再跑五百里,也能拿下尔等。更别说君侯援军将至,届时定让尔等,死无葬生之地!”高顺当即反击。

    “援军,哼哼。那吕布只怕早已往东追出数百里了吧,哈哈哈。”麴义大笑道。

    高顺暗自皱眉,要不是自己提醒,这一条路根本不会引起吕布的注意,现在要等援军,只怕还得不少时间,只能拼死拦着对方了么?可惜了这些兵士,还未步入巅峰就要折戟在此。

    “不,不对。拖住此人根本没有意义,追不上长天和曹操,就算杀此人百遍也无用。”高顺突然想到。

    “只有放其回去,让对方拖着疲惫之身,回到长天的队伍,拖慢他们撤退的速度,再加上对方挟持了弘农王,也不会跑的太快,这两者相加,对方的速度必然会被大大拖慢,只等君侯追兵赶到,再一举剿灭,这才是上策!”

    高顺当即就想通了道理,瞬间打定了主意。

    “不过在此前,要尽力耗费对方体力才好。”

    “跟我冲杀!”高顺一声大喊,亲自提着武器,到了阵前参与厮杀。

    麴义自然也不甘示弱,放弃了指挥,来找高顺。

    双方大将亲自上前,激起了所部士兵的无限斗志,各自奋起余力,拼杀死斗。

    顿时战场上喊杀震地,鼓角喧天。

    高顺见麴义迎来,举刀便砍,麴义架住对方攻击,顿觉来势极为沉重,知道对方也有勇力,麴义怡然无惧,顺势劈出一戟,直取高顺胸腹,这二人均不以斗将扬名,但绝非是不能打,反而身陷敌阵充当攻坚者,若不是一流猛将,又如何能陷阵、先登?这二人,你来我往,相持数十合不分胜负。

    厮杀半晌,双方各自冲击敌方,不下十余次,均未占到便宜,手下士卒,也已经死了一成有余,伤者更是极多。

    高顺和麴义都在心疼自己的士卒,但是既然上了战场怎么会不死人,只有在这种浴血拼杀中活下来的,才能真正的称雄!才能的蜕变成真正的陷阵和先登!

    “杀!”

    二人再次鼓足余勇,战在一处,士卒都知道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能撑下去的才能生存,由于体力的原因,现在伤亡的频率,要比一开始的速度,快得多,本来能挡住得攻击,现在可能只能用不是要害的部位抵挡,本来能刺中的攻击,现在可能落到空处,双方的体力,都快见底了。

    两人当然还有底牌,但是谁先出招,谁的败率更大,因此全都拼死僵持,不肯放松。

    “差不多了。”高顺心想。

    “该让他们退了,跟我的兵拼到这种程度,不睡个一天一夜,绝对不会恢复。”高顺十分的肯定,因为他自己这边也是如此。

    随即高顺开始指挥军阵慢慢收缩,变成防御姿态,不再主动往前冲。

    麴义见状虽然不解,但是他的目的是断后,既然敌兵不追,他没必要非得拼命,他开始率兵渐渐退回,这也能看得出,麴义的自信,以及他小范围内的指挥水平,他根本不怕高顺趁势,冲击自己的军阵。

    “某叫高顺,下次再面,一定斩尔首级。”高顺收拢士卒后,站到了前方,对麴义说道。

    “哼,下次死的是你才对。”麴义不屑道,他也看得出,对方不想打了,虽然也惊讶高顺的战场指挥,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程度。想停止就能停止,绝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事,不过自己也绝对不比对方差,只有这种对手,才能激起自己的斗志!

    “希望下次见面,你的兵卒已经成军,这样我杀起来,才有兴趣。”麴义甩下话来,率兵退去。

    “某也一样。”高顺大喊道。

    不过随后他在心里默默道“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你和反贼的队伍,都将被君侯,杀得一干二净。”

    黄河渡口。

    长天和曹操率领兵马,纷纷渡河而去,到了北岸,并没有离去,反而停了下来。

    “无垠,何故停军?莫非和曹某想的一样,要埋伏追兵?”曹操看着长天直接问道。

    “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长天正是此意。董卓若有追兵,当是从南岸而来。现董卓所部,不过十余万人,他至少要留一半守洛阳。所以追兵最多六七万。而且定是从南岸渡河而来。兵法云,半渡可击。我等正该与此埋伏,痛击追兵!”长天点头道。

    然后长天又补充道:“若是我给董卓的那封书信起了作用,很可能只有吕布本部会前来追击。吕布骑兵骁勇善战,而且数量众多,若是我等一路奔逃,反而会被追上,不若在此伏击,削减吕布兵力,或可击溃对方。”

    “此言正合吾意,吕布有勇无谋之辈,不足为虑,只要在这黄河北岸,埋伏得当,当可一举破敌。”曹操满脸笑意的点头道。

    与此同时,洛阳北孟津渡,这个数月前被丁原烧掉的渡口,已经差不多重建好了。

    在渡口上正有一员大将,率领着兵马,竟是要北渡黄河。

    “你率领八千劲旅,此去渡过黄河后,极速往东奔袭,吕布无谋,我怕他中长曹二人奸计,追赶不及。若二贼,或东或南,择一逃窜,必能追上,但若是北渡黄河,再借道南归,只怕将能脱逃吕布之手。我便是要你,拖住他们,待吕布一到,你二人合计绞杀贼党!若你东行未见敌兵,自行返回便可。”李儒对着那员大将说道。

    “大人放心,末将必不辱命!”那员将领抱拳回应。

    随后只见此人,龙行虎步,踏上渡船,战袍一展,大喝道:“渡河!”

    数十条大船,快速的朝黄河北岸驶去。

    孟津渡下游的渡口,长天和曹操已经在北岸埋伏多时。

    追兵还未到,不过麴义已经回来了。

    长天见后,松了口气,自己人才不多,良将更是少有,要是在此地折了麴义,他心里绝对难受至极。

    下面就是等待,吕布的骑兵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