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田丰、刘备。李傕、李儒

    高唐县,县令府。

    “主公,属下接到一封右将军长天书信,应该是求援信。”一个中年文士对着刘备说道。

    这人是田丰田元皓,他自加入刘备麾下以来,便深得刘备器重,直言如鱼得水,而且刘备品行极好,毛病不多,行事果断,以田丰的刚直,也找不到多少毛病,再者就算田丰直谏,刘备微笑领受,可以说是君臣相知,相得益彰。

    “快拿来我看!”刘备听到后先是脸上稍有喜色,然后闻是救援信,皱眉道。

    这也让田丰有些讶异,平时对外人喜怒不的刘备,竟不经意露出了心思。

    刘备连忙拆开信件,细细浏览,越看眉头越皱,最后把信整齐的收到信封里,慢慢收在了怀里,然后静坐不动。

    不过片刻之后,刘备就站起身形,对田丰说:“先生,备与右将军素来交好,今右将军请援,备必须前往相助。我此次带二弟三弟前去,烦劳先生与子经、子卿、宪和、国让等共守高唐。”

    “主公且慢,具体何事?属下尚未知晓,是否能将书信借属下一观?”田丰忙道。

    “一时情急,竟至忘却,先生莫怪。”刘备掏出信件递给了田丰。

    田丰快速的看了一遍,然后想着什么。

    “主公觉得,右将军和曹孟德此二人怎样?”田丰先是提问道。

    “当世豪杰极多,可称英雄者,只有三人,此二人皆在其中。”刘备坦然说道。

    “不知还有一人是谁?”田丰好奇问道。

    刘备微微一笑,反问:“先生,观备能当否?”

    田丰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说:“主公自然当得。”

    “主公。董卓篡天,眼见天下大乱将至,届时群雄四起,借讨贼之名,行割据之实,中原逐鹿之局,已避无可避。时值乱世,主公自可趁势而起,秉持大义,扫荡群凶。然,主公现今官微言轻,实乃最大弊端。丰现有上中下三策,请主公决断。”田丰顿了顿,看向刘备。

    刘备也立刻,拱手说:“请先生,教备。”

    “其一,主公援军晚发一日,先借吕布之手除去日后两个大患,再趁吕布军疲,趁势击破之,对外可言为至友报仇,为天下锄奸,借此广收名望,让洛阳董卓正视主公之威,然后必会拉拢主公,委主公以高位。此策非能让主公牢牢把握,故为下策也。”

    “其二,主公援军晚发半日,或借吕布之手除去长曹二人,主公再除去吕布,或与二人合力先剪除吕布,再趁二人不备,出手雷霆,除去二人。然后主公,拼力保下,弘农王。然后趁天下大乱,伺机助弘农复帝位,与洛阳抗礼,则主公必能位极人臣。此计颇险,故为中策。”

    “其三,主公立刻出发,驰援长曹,与二人合力击退吕布!以结秦晋之盟,互为犄角,在讨伐董卓时可大有益助,以主公能为,关张之勇,再加上丰也小有智谋,定能扬名天下。再者救下长天,等到此人拥立刘辩为帝时,主公可观行事伺机而动,奉刘协,还是奉刘辩,亦或取长天而代之,皆可由主公一手掌握,此为上策也。”

    刘备听后淡淡笑了笑,反问:“若是,右将军不拥立刘辩呢?”

    “这?应该不能吧?若非打着这主意,那长天为何要拼死将刘辩保出洛阳,还落得让自己陷入险境的地步?”田丰有些不相信。

    刘备突然正色说道:“长无垠与曹孟德是吾知交,岂能见危不救,至于落井下石,吾绝不为也。所以选吾选上策。至于刘辩,刘某只认一个汉帝,绝不容忍有第二个。分疆裂国,此大逆不道也!刘某必与其决一死战,便是无垠亦不在例外!”

    “好了,一切如前言,请先生代守高唐,我自与二弟三弟,驰援右将军。”刘备直接决断道。

    “丰领命。”田丰应道,心中暗叹,这主公什么都好,就是太仁义了一些。

    刘备与关张二人,带了四千兵卒,往西疾行。别看兵不多,这已经是高唐县里六成的兵力了,至于刘备自己是没有部曲得,他不过是个县令罢了,又不是玩家,可以随便招兵买马。

    “大哥,我等这急匆匆的是去何处?”张飞见刘备匆忙领军出发,因此问道。

    “驰援右将军长天,救出弘农王。”刘备正色说道。

    张飞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然后嚷嚷道:“哦,是那个被废了的小子啊。现今这世道到处都在死人,不是被杀就是饿死,这小子和他老子刘宏,都不是啥好鸟。大哥当初立了那么大功,就当了个县令。我看这种臭朝廷,就该反他娘的!不如大哥来当皇帝,保准天下太平。”

    “休得胡言乱语!不愿去就留下,要去就速速跟上。”刘备瞪眼斥道。

    三爷被骂后,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二爷在一边笑着摇了摇头。

    另一边,长天和曹操正在急行军赶路,他们不知道吕布休整要多久,也不知道会不会连夜追赶,经过了一场大挫折之后,此人的心性似有变化,竟提前有了大将之风,不再像之前,仅仅是个在草原上凭借武勇,纵横驰骋的武夫了。

    这也不代表他就立刻变聪明了,他会正视自己以及重视长天与曹操了,但至少之前那种,老子天下第一,胯下赤兔马,掌中方天戟,谁人能敌的自大少了一些。

    一个难以猜测的敌人,是最难缠的那种。

    “此去离高唐,至少还有六百里。依吾之见,应就地休整。吕布若率骑兵来袭,再跑也会被追及。届时,我军倦意已生,劳累不堪,定然无法抵挡。不若彻底休整一番,以逸待劳,放缓速度,等他来追,再与之战上一场!”曹操对身边的长天说道。

    长天一听顿时同意,曹老板的决策,在这种逆境之时,尤为准确,除非是这货自大了,或者要来那个什么“城中可有妓女否?”的时候,那才会连连出错。

    他不知道刘备什么时候能赶到,如果在吕布来之前,可以和刘备汇合,那么自己这边的胜率将会无限扩大,但是如果还没遇到刘备,吕布就来了,那么就跟曹操说的一样,士卒疲劳,将无法抵挡吕布的铁骑。

    “好!就依孟德兄之言,就地休整。再与吕布决战!”长天当机立断。

    “慢!主公,在此休整,无险可据,若吕布突击,极难抵挡,不如去前方的那片树林休息。”陈宫建议道。

    长曹二人点头。

    在黄河北渡口,长天与吕布大战的地方。

    正有一支骑兵,快速经过了这个战场,这支骑兵人数不多,但是铁甲森森,气势无匹,整支队伍杀意环绕,摄人心魄。

    队伍当前一人,皱着眉头,正在思索。

    “主公才令我在洛中查抄富户,为何又让我去追击那长无垠?”

    这个人正是李傕,他接到了李儒通传的将令,让他率领三千飞熊,务必与吕布合力,除灭长天和曹操。

    而此时的李儒正站在洛阳城头,脸色硬冷,凝视东方,仿佛他能看到长天和吕布的激战似的。

    “弘农王必须得死!”李儒双眼寒光闪过,右手紧紧握了一下拳头,自言自语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