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齐心协力 长曹举世无敌!

    吕布率领狼骑越冲越近,曹操面不改色,手中黄旗一展。

    随着曹操挥动手中黄旗,立刻数名掌旗官将一杆黄色大旗,迅速举起。

    长天见状,立刻挽起袖口,抓起鼓槌,来到一面战鼓之前,咚咚咚一一种明快的节奏,连续极大战鼓。

    此时此刻,其他擂鼓者听后马利克以同样的快节奏,开始大力的锤击战鼓。

    军阵之中最前方的那些精锐士卒,瞬间列成了针对骑兵的阵势,试图阻挡那看似难以匹敌的冲锋。

    最先发出攻击的,不是吕布而是长天这边。

    战鼓的节奏包含的意义一是抗击敌军,二则是射击!

    一时之间无数的利箭从落霞军阵的后方射出,极速的窜上高空,随即狠狠地向冲来的狼骑扎了下来。

    骑兵直冲敌阵,没有躲避的意义,狼骑只能硬抗这波攻击,利箭如雨极速落下,顿时想起一连串惨叫之声,还有不少人被打下了马,这使他们的惨叫戛然而止,被踩了个稀烂。

    一波箭雨,狼骑损失了起码两百人,但吕布并没有犹豫,临阵不过三矢,而现在的情势,对方最多只够再射出一箭,打仗总得死人,狼骑也一样。

    再一波箭雨过后,吕布双目泛出精光,放声大吼道:“杀!!!”

    吕布自信这一刻没有人能阻挡自己的铁骑。

    见敌人骑兵临近,落霞军阵的前两排士卒,迅速蹲下,将手中长枪死死抵在地上,并用双手紧握,应对片刻后的撞击,而他们身后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

    吕布一看笑了,这么几排士卒就想挡住自己的狼骑?

    自己的狼骑已经改变了战术,从早年的控弦骑射,变成了现在的冲锋作战,为了兼顾速度与防御,所有马匹的前胸那一大片都有铁甲覆盖,正是为了应对敌军的长枪阵。

    而且既然是冲锋,就不会害怕对方长枪,长天的人头拿定了!

    但是,在即将冲撞的那一刻,吕布忽然瞪大了双眼,他终于发现了两排士兵身后的是什么。

    那竟然是一排临时扎起了只有半人的高的拒马!

    “艹!”吕布之来的及骂了一声,就撞了过去。

    不过吕布岂是一般人,不会被这种伎俩难道,他画戟连挥,不但击飞前方的士卒,还将自己前面的拒马给大飞到老远。

    所以这种东西难不倒,吕布这种猛将。

    不过,这里叫吕布的,只有他一个而已。

    吕布身后的狼骑,以无可匹敌的气势,与落霞军撞在一处,落霞军前两排的士卒,伤亡惨重。但是,当他们一头撞上那些坚固的拒马时,之前爽快的冲撞对敌人造成的伤害,瞬间返回到了自己身上。

    看到自己前排骑兵惨状的吕布,目呲欲裂,口中大骂长天狠毒,竟然舍弃了自己前两排的士卒,竟然能作出这样狠心的事来,他的兵为什么不造反???可恶的异人!!!

    这两大排士卒,为了遮挡住身后的拒马,不让对手发现,站在了拒马的前方,这种行为摆明了,会受到自己最猛烈的冲击,根本是九死一生,他们怎么会愿意!

    这不是思考的时刻,他要带自己的骑兵冲出去。

    然后,就在吕布想改变战术冲出困境的时候,曹操动了。

    曹老板立刻按下黄旗,执起一面绿旗,高举手中连挥。掌旗官立刻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长天的鼓声也同时改变,变得更厚重,更压抑,更有力。

    只见落霞军周围的部队中,冲出数千兵卒,由李通和徐晃率领分别包夹了,吕布狼骑的左右两侧,开始了死战。

    一场步卒对骑兵的血战开始了,此时的狼骑没有了机动力,但是仍然不可小觑,居高临下的攻击,仍然有极大的威胁,李通和徐晃面临的考验仍然很重。

    吕布面色严峻的看着战事,手中画戟挥舞不断,接连收割着士卒的性命,即便一些武将也挡不住他的一击。

    他极速思考着破局的方法,他眼神犀利的扫过,左右两边围住自己的军队,顿下决心!为今之计,只有斩杀大将,才能脱困!

    吕布把目光瞄准了徐晃和李通,这二人不错,没人都能抵住自己两员大将,但也就这样了,绝非自己对手!

    当即吕布拍马舞戟,准备快速的先拿下一人,这样可以立刻击溃对方。

    但是。

    就在他将动未动之际,耳边突然寒风袭来,俨然是有人偷袭,吕布回手一击,挡住了攻击,却是一把铁制小戟。

    “又是你!”吕布抬眼,看到了对面骑着白马,正冲过来的黄脸粗汉骂道。

    “正是你家典爷爷。”典韦的丑脸泛着笑容。

    “今日,必决个胜负!”吕布拍马直取典韦。

    噹!

    双马相交而过,巨大的响声传遍四方,这一次果然吕布稍占上风。

    “五十招,砍下汝首级!”吕布抬戟一指典韦,心中笃定的喝道。

    “哈哈,就算五百招,小儿你也只能干瞪眼。”典韦吐了口唾沫不屑道。给对方施加压力,特么谁不会,百招之内绝无分胜负的可能,不过这小子怎么比昨天厉害了,进步真快啊,难道昨天把他打开窍了,典韦无不恶意的想着。

    此时场上落霞军还未有动作的部队李然的骑兵,和麴义的士卒,加起来不到八千人。

    而对方即便狼骑被暂时牵制,对方还要将近一万五千的步卒,而率领的人则是张辽以及高顺。

    随着长天战鼓不断,战事越来越激烈,而张辽和高顺的步卒,已经到了!

    曹操双目睨视战场,包含天地的气息,与此毫无保留的放开,让人感到振奋无比。

    只见他,黑红二旗连展,李然和麴义顿时做好了准备。

    咚!咚!

    长天大力猛捶两下战鼓,然后鼓槌抵住鼓面,不动。

    三秒之后,咚咚咚咚咚!

    一阵阵极速地重鼓雷音,响彻在整个战场上空!

    所有人都知道,决战的时刻到了!

    “杀!!!”

    李然和麴义瞬间率队冲击。

    骑兵在前,步卒在后!

    张辽高顺互相对视,高顺点头喝道:“我来!”

    说完他带着自己步卒,来到最前方,严阵待敌,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挡住这些骑兵!

    只要他挡住之后,张辽挥军掩杀,必能一举破敌,拿下这个战场上关键的转折点。

    此时由于狼骑越落霞步卒的血战,已成胶着之势,那么张辽和高顺这边的战斗,便是左右胜负的关键!

    “持盾!”

    随着高顺令下,他麾下的士卒,前两排士卒,同时右脚后退一步,左肩抵住大盾。

    “抬枪!”

    高顺军后方的士卒,同一时间架起了长枪,对准冲锋而来的落霞骑兵。

    高顺的命令被一丝不苟严苛的执行着,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整齐划一。

    丹阳精兵在对抗羌骑的时候是蹲着的,而高顺却要求自己的步兵站着!

    天下最强的步卒!于此时,初现端倪!

    他们要展开,自己的獠牙,吞掉这些脆弱的骑兵!

    李然看见之后,心中了然,果然同主公所说的一样,这真是一支,可怕的强敌!

    但,这又如何,我们也有!

    只见李然,口中发出一长一短,两声虎啸!瞬间一转马头,朝右前方转去。

    落霞骑兵,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避过了与高顺军的,正面冲击,露出了身后的麴义。

    “又见面了。”麴义冷声说道。

    “那就死在这里吧!”高顺的回答同样简洁沉着。

    这两支强军,悍然的撞在一起。

    李然则率领着骑兵,袭向高顺后面的张辽部队。

    张辽不愧是名将,对此情景,并没有感到意外和吃惊,反而在第一时间,摆开了阵势,想要抵住,对面那数千骑兵。

    李然面对对方的阵势,选择了最蛮横、最直接的方法,撞!

    轰!

    落霞骑兵开始了最猛烈的冲撞,最前方的李然义无反顾的对上了张辽。

    有了吕布的信手一击,李然自知与这些名将的差距,虽然心怀谨慎,但是他仍然,无所畏惧!

    张辽对李然展开快速的攻杀,李然刚一交手,心知自己难是对手,何况有伤在身,但是自己绝对能拖住对方,一时片刻!只要一时片刻就好!

    没有了张辽的指挥,落霞骑兵以极大的优势,盖过了对方的步兵!只要再加一把力,冲破对方,近在眼前!

    数个回合转眼即过,李然趁着双马交错的机会,不再回头,而是带领骑兵继续冲杀,有吕布昨天的前车之鉴,他又怎么重蹈吕布覆辙。

    在李然作为锋头带领之下,张辽的军阵,以极快的速度被,凿穿!

    咚咚咚咚咚!

    长天的鼓声,已近痴狂!仿佛包含着无比嗜血的**!

    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展开了奋不顾身的死斗,落霞军也好,吕布军也罢。

    对吕布军来说,极力挽回颓势,是活命的关键,对落霞军来说,彻底压倒对手,才能赢得胜利!

    让这些像草原恶狼一样,紧紧咬住自己不放的混蛋们,去死吧!!!

    战事到了最关键的地步,吕布的骑兵和步卒,任何一边的溃败,都会导致战场的彻底失利,而这种溃败,就近在眼前!

    突然,吕布军的右面,来了一支部队,士兵数千,全是步卒,一杆大旗上,书了一个张字,这正是张扬的部队!

    曹操,看后仅仅眉头微皱,脸上毫无异色,手中旗帜不断加速挥舞,对于大军的指挥,仍然滴水不漏,绝不让吕布军得到丝毫的机会。

    张扬的步卒到来,还有不少时间,他要在这点时间里,彻底击垮吕布!

    长天此时也发现了,张扬的部队,但是手中鼓槌丝毫未停。

    同时他张口大喝道:“敌兵溃败在即!落霞城的家人老还在等着尔等回去!”

    “你们,想弃她们于不顾,想死在这里不成!!!”

    长天的吼声传遍战场,甚至压过的无数人的喊杀。

    他的喊声,成为了压过敌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杀!!!”落霞军全体怒吼,这一刻士气极速爆表,这一刻他们几近无敌!

    “长天!我必杀汝!”

    吕布放声怒吼,荡开已经有些疲累的典韦,骑马快冲几步!

    伸手一探,执起一柄射日宝雕弓,搭上一支坠星狼牙箭,对准长天,激射而出!

    只见那支箭,追风逐电,超越距离极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长天面门。

    长天是反应不过来的,他早有此准备,吕布神射,天下闻名,他如何会不防。

    早有四个,如同护卫军百夫长级别的莽汉,身穿了长天能拿出的最极品的护甲,拿起了高大厚重的盾牌,排成竖列,挡在长天身前。

    噹!

    吕布的箭矢,威力无匹,穿透力更是惊人,只见剪枝毫无阻隔的,直接穿透了一面盾牌,再将第二面盾牌也穿透而过,才看看止住了势头。

    吕布大怒,既然长天杀不死,那就杀了那曹操!

    当他把目光对准曹操时,发现曹操身边的保护,比长天还要严密,一时间很难找到破绽。

    正待吕布虎目睨视,寻找空隙时,典韦再次赶到,挥戟就砍。

    吕布不得不放弃了,射杀曹操的想法,返身遮挡。

    败了,吕布知道自己又败了,而且是正面堂堂正正的被击败!

    看着自己死伤惨重的部下,就算这个以冷酷威猛镇压草原的汉子心中,也充满了悲意!

    他抬眼看了看,仍然还没赶到的张扬,突然嘶声竭力的高喊道:“撤!!!”

    吕布军,退了,他不得不退,根本已经无力再战,就算张扬能赶到,也是一样,自己的骑兵被挡住的时候,其实胜利的天枰,已经倾斜到了长天和曹操的那一方。

    曹操没有下令追赶,长天和典韦也是默默的看着吕布,带着残兵撤退,背影十分的失落,这便是战场厮杀,总有失意的一方。

    吕布的追兵解决,但战斗还未结束。

    “报!黄河岸边出现一支万人大军,里此地不足三里。”

    “报!冀州方向,出现一支万人大军,不足三里!”

    “报!黑山贼万余大军,正在赶来!”

    长天看向曹操,淡淡问道:“孟德可有后悔?”

    “无垠为何小觑曹某?”曹操淡然的笑道,他站在战车上,双手背负,坦然看着长天,声音极为的平静。

    “众将士,敌方大军,正在赶来,下一场,必是殊死恶斗!要离去者,我绝不留难!也绝不会看轻!但是,我们的援军,也同样近在眼前!诸君,可愿随我二人再死战一场!”

    “愿随主公赴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