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各方齐聚

    长天让士卒全部原地休息,等待对方的到来,三里路不远,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但是现在抓紧每一时间休息,是最重要的。

    张扬的部队,在吕布溃散之后,并没有撤退,而是在观望。此人与吕布颇有交情,但是为人懦弱,吕布喊他来助拳,此人却缩在后方,在关键时刻也姗姗来迟,为人可见一斑。

    此人在长天还做西园左校尉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是丁原派过来得行军司马,在蹇硕手下当差,蹇硕死后,何进派他和张辽回并州募兵,张辽回来了,张扬则没有。

    他率领了招募的千余人,抢了一些小城和异人,从而拉起一支队伍,俨然成了一方诸侯,不过没有称职的官位,得到吕布召唤后,也罢注意打到了长天和弘农王的身上。不过身为一个空有**,却不敢付诸于行动的人,终究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长天和曹操二人,根本没把张扬放在眼里过。

    长曹二人合力大胜吕布的消息,以及不少人从各种角度拍摄的视频,已经在论坛上疯传。

    借此机会,大家再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np的战力,他们对于吕布的强大感到了无比惊叹,对比自身实力后,没有人能提起对抗的**。

    当然这些人对长天的看法也再一次刷新。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踩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紧紧抱住曹老板,这根以后三国最粗壮的大腿,我特么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哎,你们看长天那傻逼,一直在敲鼓,这有啥说法不?”

    “你懂什么,那是战鼓知道不,大战场激励士气全靠这个,你看那次大战没有号角战鼓的。”

    “艹,长天这瘪三怎么会这个?”

    “人家经常指挥大军,你羡慕不来。”

    “听说这小白脸,在东莱长广县有个姘头,叫什么秋水的,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大家应该帮这瘪三传达到,白大美女的耳朵里,这样生活才会更愉快,更阳光。”

    “好主意。”

    “本人准备出手,p几张长天的果照,贴到同友站上。”

    “艹!这主意绝了!”众人齐声大赞。

    长天不知道有人准备搞七搞八,远处的大军来了。

    先来的是张邈的陈留大军,黑压压一片万余人,朝长天这里行来。

    长天的部队此时已经集结完毕,伤兵也早已进行了救治,正在战场后方休息,整个战场并未打扫,因此之前大战留下的尸体、残骸仍躺在地上,醒目的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很是瘆人。

    张邈的大军,到来之后,并未展开攻击,因为这不是只有长天一方,远处张扬的部队意图不明,因此这边没有轻动。

    “呵呵,孟卓这是不想见曹某啊,竟然只派了个偏将过来。”曹操看向了张邈的大军,冷声说道。

    那支军队并没有张邈的旗帜,显然他不在这里,本来曹操觉得自己和张邈的关系,说服其退兵不会有太大麻烦,但是现在对方人都不来,显然是不想给曹操说服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的曹操心中泛起了丝丝冷意。

    张邈的偏将颇通军势,第一时间摆开了阵势,并且也在同时朝张扬的部队派出了使者,至少要弄明白这一支部队的意图。

    长天见对方没动,乐得让士卒多点休息的机会,同样也没动,因为还有两只队伍还没到,再者时间越久,自己的援兵就越近。

    一段时间有显然两方达成了某种协议,只见两支张家的队伍,同时向这边推进了,显然他们想趁着,这边刚大战过一场,疲劳虚弱的时候占便宜。

    但是,刚推进了几步,他们不得不停了下来。

    因为又有两支部队来了。

    这两支部队,的将旗之上,同样的绣着两个张字。

    “嗬,孟德,看起来我们是和天下姓张的都有仇啊,怎么来的就是张家人?”长天笑道。

    “倒是巧极了。”曹操也笑了笑。

    一支队伍正是韩馥派来的张颌,而另一支则是黑山军的将领张燕,他现在还不是黑山首领,只是一员大将罢了。

    这两支大军一到,形式又变得诡异了,尤其是张邈军,他们根本不知道谁是曹操的帮手,谁是长天的敌人。

    四支队伍,开始四处戒备了,连之前看似已经结盟的两方,也没有完全的信任。

    “无垠,你说要是现在,我等修书给某方,而不给另三方的话,会如何?”曹操笑了笑说道。

    “孟德不愧是足智多谋,若是修书,张邈军敌意太重不行,那支冀州军是那张颌领军,此人讨黄巾的威名孟德应当知晓,不是善与之辈,乃是大敌。至于黑山军,一介山贼草寇,修书也无用,最好的目标正是那无能软弱的张扬,我与他还有几面之缘,我来修书。”长天想了想说。

    很快,长天的一封书信,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送到了张扬的手中。

    这个举动,顿时被其他三方瞧在眼里,瞬间将这张扬当成了,敌对目标。

    尤其是离张扬最近的黑山贼那方,直接把一部分矛头转向了张扬。

    张扬此时背后冷汗直冒,心中大骂长天无耻。

    此人书信之中十分简洁,上面说到。

    “洛阳一别,数月有余,稚叔风采依旧。本将军受先帝亲封,大权在握。本将军乃是异人,都说异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但是本将军与他们不同!本将军一向有恩必报!今日稚叔,仗义出手相助,本将军铭记在心,他日必有厚报!”

    这看起来是感谢信,其实特么分明是威胁信。

    看着其他三家,对自己的戒备,一时之间张扬不知道怎么好了,只怕自己稍有动作,那黑山贼就会毫不犹豫的攻击自己,张扬此时的心都乱了。

    对峙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张邈军坐不住了,再下去长天他们体力恢复,再想拿下,千难万难,不见董卓的追兵也被杀散了么。

    正在张邈军准备再次趁黑山贼牵制张扬,而再次出动时,他们不得不又停止了脚步,因为又有人来了。

    只见张邈军的右方来了一支数千人的部队,队伍的大旗上书一个鲍字。

    只见这支军队不管张邈军的戒备,直接来到边上,对着长天军一字排开,显然是把长天这边当成了敌人。

    张邈派来了偏将,嘴角冷笑,哼哼,这下看尔等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然而还没等,他下令进军,再次来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直接从长天和曹操的后方而来。

    队伍只有四千人,但是个个精神奕奕,像是百战老兵一样,而且在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明显对领头之人有极高度的认同感,来的正是刘关张。

    “无垠!孟德兄!备来晚了,请恕罪。”还未走近,刘备就一个人先提前跑了过来,对着曹操和长天抱拳道。

    “玄德说得哪里话,远道而来,长天已经是感激不尽,倒是今日长天遭逢敌手,要拖累玄德了。”长天抱拳朗声说道。

    “玄德,可愿与我二人,联手对敌?”曹操站在战车上,直视刘备,淡淡问道。

    “大义所在,不容辞!”刘备同样看向曹操回道,他的声音很坚定,很简洁,很刘备,他的神色也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刘备率军,在落霞军阵边上同样摆开了阵势,关张二人,在阵前端坐在马匹上,睥睨四方,浑身散发出极为厚重的气势,让人不敢冒犯。

    张邈军再次犹豫了,这支援军,太强!

    然而这时,现阶段整个三国里,力量最强大的一支队伍,也终于到达。

    李傕的飞熊军来了。

    各方力量终于齐聚在这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