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吕布耍胡轸 曹操怼陶谦

    被陶谦等人排斥在外的长天,不急不躁仍然随同曹操一起,向着酸枣徐徐前进。

    酸枣诸侯的勾心斗角,以及前番战事失利,并没有影响孙坚的信心,他已经重振旗鼓,屯兵阳人城,想要报一箭之仇,但是不想徐荣却已经被调回,换来的是大都护胡轸和骑都尉吕布。

    董卓御下很有些本事,他封了不少诸侯外派,但是自己亲近的例如李傕等,官职不过是将校一类。

    打破王匡的胡轸并未得到官职升赏,但是金银财物等倒是厚赐了很不少。

    作为一个武将升官自然是最大的心愿,胡轸也不例外,此人性子急躁,而且作为西凉统军大将,对于吕布那是十分看不惯的。

    胡轸所率领的西凉军不少,再加上吕布的人马,部队有些杂乱,行军缓慢。心中不满的胡轸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吕布,高声放言道:“军情紧急,队伍竟杂乱不堪。此次行军,当斩一青绶,乃整齐耳!”

    所谓青绶是指,银印青绶,是俸禄两千石的官员标志,让人一目了然,但是现在这个队伍里的两千石,除了胡轸他自己之外,只有吕布一人。

    吕布闻言,也同样斜睨胡轸,并没有发作,这次出阵是以胡轸为主他为副,吕布只是把这些记在了心里。

    到了晚上,士卒饥渴本该埋锅造饭,秣马吃喝休整一番,然后再连夜进军,到了天色发白,敌人将醒未醒的时候,攻击阳人城,可一举而下。

    但是吕布显然不愿坐看胡轸得利,与众将商议,思得一计,他吩咐手下散布谣言,说:“阳人城孙坚已退,当急追之,不然必失其踪迹。”

    胡轸立功心切,当时就信以为真,在士卒饥饿的情况下,不做休整直接进军,但是到了阳人城后,发现对方守备严密,根本是严阵以待。

    看到这种情况后,本来期待在阳人城饱餐一顿的士卒,心中失望至极,士气大跌,而这时,仿佛诸葛附体的吕布,谣言又来了。

    “敌军袭击!”吕布大喊道。

    众人闻言吓得,四下逃窜,根本没有作战的心思。

    作为孙坚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时机,马上从城里冲出追杀,于是敌军袭击变成了真的。

    胡轸当场大败,不过可能系统觉得,还有利用价值的原因,本来要被孙坚宰杀的华雄,活了下来。

    接下来才是耳熟能详的那一段,袁术断军粮,至于说祖茂,早已在被徐荣击败的那一仗中,被孙坚命令带着自己的赤色头盔分头跑路,替孙坚而死了。

    在孙坚终于打了场胜仗,扬眉吐气的时候,长天和曹操也来到了酸枣。

    酸枣大营,中军大帐。

    “报!右将军长天与骁骑校尉曹操前来会盟!”

    传令兵的这一声通报,打断了所有正在饮酒作乐的诸侯,其中尤以陶谦和张邈反应最大,手直接一抖,差点把酒樽扔掉,所有人把目光全部集中在,那小校的身上。

    良久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臧洪当先站起身子,说:“走,我等前去迎接曹孟德。”

    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不准备迎接长天了。

    这是一道笑声传来,语气很是平淡,说:“呵呵,曹某官小,可不敢劳动诸位大驾,还请诸公,恕操冒昧前来之罪。”

    曹操的话音未落,军帐的布帘被掀开,走进了**个人,为首的正是曹操还有长天。

    “孟德兄哪里话来,我等再次共襄盛事,正缺一雄才伟略之人坐镇,孟德兄一来,讨贼大事必成!来,快快入席。”张邈第一个站起来,大声笑着对曹操说道。

    “呵呵,操本无才德,此来只为讨贼,在诸公面前,这雄才伟略,是绝不敢当,还请孟卓收回才好。”曹操淡淡笑道,身体未动一步,把张邈的话顶了回去。

    老曹的回答,让张邈觉得脸上讪讪,他自知理亏,不敢作声。

    曹操不愧是曹操,不过只言片语,气场就覆盖了整个中军大帐,让人不敢再小觑。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卖曹操的账,比如陶谦。

    “孟德来便来了,为何还带个异人前来,莫不是路遇乞儿,于心不忍,带来让他讨块骨头吃的?哈哈,孟德,某倒是要劝你一句,小心遇人不淑啊。”陶谦笑眯眯的看着曹操说道。

    长天伸手拦住了想杀人的典韦等人,曹操抢先要说话,自然是为自己抱不平,不过也有其他心思,曹操不想让自己和这些人撕破脸,更不想让自己在这里杀人,这样对讨董大事极为不利。

    曹操的面子,自己肯定要给,不过这些人恐怕会让你大大的失望,他们哪里是来讨董的,名利二字才是这些人的唯一目的。

    就算是还没到的刘老板的仁义里边,也包含了一定的野心,要是没有野心,刘老板拿什么来,匡扶社稷,拯救黎民!要知道,达,才能兼济天下!穷,永远只能独善其身!

    长天心中冷漠的看着这些人,哪有什么善类。那臧洪是个名士,但却是个傀儡,而且此人对名望的执着,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杀了自己小妾,再煮熟了给大家分食,然后带着大家一起死这种事,正常人绝对做不出来。

    还有那名望最高的孔融,这又是个什么货色,活脱脱的忘恩负义之人。

    不说此人言语狂悖,就说一点,袁绍对于杨彪,梁绍,孔融三人十分的厌恶,几次三番威逼曹老板要杀了他们仨,但是老曹硬是顶住了,来自势力强大的袁绍的压力,没有加害。

    但是这孔融,却屡次在言语中调侃甚至辱骂曹操,根本不顾曹操的活命之恩,曹老板忍不住把他杀了,虽然老曹此举惹来一片骂名,但是在长天看来只有三个字,杀得好。

    人是群体生物,永远不能一个人活着,所以人与人之间会有交流,会有摩擦,会有情意等等等等,那么以恩情作为一种底线、原则,不失为一种在繁华浮世中,保持本心的方法。不说什么涌泉相报,至少记在心里是有必要的。

    等群雄让曹操寒心之后,便是曹老板奋起之时。

    不过那时候,自己和曹操就要渐渐成为对手,想到这里就算长天也不免有些沉默。不过人生一世,能有曹操这种对手,应该满足了。至于这些人,呵呵,算什么东西。就连袁术,都要比这些货色,有担当。

    帐中一时静默无语,而曹操闻言,则看向了陶谦,说:“公乃何人?”

    陶谦闻言表情一滞,心中恼恨,嘴上快速说道:“不才,徐州刺史陶谦。”

    曹操仿佛恍然大悟,说:“哦,原来是籍女晋身,送入袁家的陶恭祖,失敬失敬。陶公此来为何?莫不是是来讨贼的?陶公何时改却了习性?操在洛阳时,曾得闻陶公大名,公在西凉,遇贼不击,临阵脱逃,反去追击盟友。再有那下邳阙宣造反,自称天子,不知给了陶公多少好处,公非但不剿,反与其合力,抄掠泰山诸县。似陶公这等讨贼之法,操惶恐至极,不敢与汝为伍。诸公亦当深思之。”

    曹操的语气中全无敬意,他不知道陶谦之前的话,但是就冲陶谦刚才侮辱长天和自己,也不会忍了这口气。

    在这种场合不提官职,之提关系,骂他送女儿作为晋身之资,这些是对人极大的鄙视,后面一番话,更是把陶谦气的满面通红,无话可说,只在心里开始憎恨曹操。

    这一番话听得张邈心里大喜,又兴奋起来,正要落井下石,不过抬眼看到了长天,又暗骂晦气,坐了下来。

    其他诸侯暗自对陶谦不屑,静静的看着好戏。

    最后还是那臧洪站出来打圆场,说:“诸君在此,乃是为了家国大义,剿除群凶,正该齐心协力,若是同室相争,反教董卓瞧了笑话,孟德兄还是快快入座吧。来,给这位异人,也添个坐。”

    臧洪这话,抬出了大义名声这顶帽子,要迫曹老板收声,然后他又把话题转到了长天的身上,话里对长天的蔑视,显露无遗,仿佛在地上丢根骨头,就要安抚长天,随随便便就想把之前的不快,一笔带过。

    曹操浓眉一拧,双眼瞪向臧洪,就要说话,这时长天站了出来。

    他冷眼看着这些人,自己隐忍,等联军被董卓大败,然后自己出来力挽狂澜,当众打脸?或者,像对付皇甫嵩那样,事后阴死他们?

    呸!这些货色,哪用得着这样大动干戈,皇甫嵩虽针对自己,但不失为真豪杰,是自己的对手。但,这些人,不配。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本将军说话。”长天看向臧洪,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