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是我的位置。

    “大胆异人!汝竟敢如此无礼!臧盟主,乃众人共举。对盟主不敬,便是对我等不敬!汝罔顾大义,定是意在谋逆!诸公,今日我等,须攘除此等奸凶,方能秉持大义!”张邈站起来大声喊道,表现出的那一身正气,那光辉形象,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可惜,根本没人直视他。

    至于其他人,仍然在看戏,现在着火的是臧洪和张邈,没烧到他们自己,所以他们,不急,但要是长天势弱,他们绝不介意,落尽下石,用力推一把,让长天跌进深渊。

    长天却没有让他们稳坐看戏的想法,他根本不理会张邈,站在帐中,眼神冰冷的看着周围这些人,在这无声的静默之中,最最是让人压抑不堪。谁都知道这个异人虽然恶名昭彰,但却是真正的一刀一枪,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这是个彻头彻尾的侩子手。

    他,杀人不眨眼!

    长天光是站在那里,自身带来的压力,就充斥在大帐的每一个角落,再加上身后典韦如凶神恶煞一般,煞气四溢虎视眈眈,联军的中军大帐,突然静了下来。

    像这种时候,最能看清楚一个人的心性。

    比如韩馥,在长天摄人的目光扫过的时候,立刻面色发白,仿佛心有戚戚。比如张邈自知与长天没有回旋余地,自然不会显出怯懦之色,但是眼神中却毫无底气。

    又如比孔融,此人自诩泰山奔于前面不改色,此刻也面色自若的坐着喝酒,但是在长天目光扫过的时候,拿着酒樽的右手还是免不了一抖。

    陶谦自觉不怵长天,见长天视线移来,正要瞪起双眼怒视对方,结果长天却根本不屑看他,直接跳过了此人,让陶谦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好久没出来。

    陶谦边上的王匡,见长天看过来,立刻低下了头,他刚被董卓干过一次,早已失了胆气,如何敢在此时挑衅长天。

    乔瑁袁遗二人,把头稍低看着自己的桌子,自忖长天没有触及他们的利益,没必要与此人对着干,事实上就算长天触及了他们的利益,这二人也没底气当面如何。

    这里年纪最轻的刘岱,倒是有些血气,和长天对视了几眼,但是对方那丝毫不带感**彩的眼神,让他彻底退缩了,自己和此人没仇怨,何必为难他,和乔、袁二人一样,刘岱开始安慰自己。

    鲍信是众人中最坦然的,我和曹操是朋友,但和你不是。长天对此人也没什么意见。

    剩下的同是侩子手的公孙瓒,自然不可能害怕长天,他看向长天眼神中,带着家里世代两千石的那种优越感,他看不起长天。

    然而长天心中的对手榜上,此人连末尾都排不上,他根本不屑于公孙瓒计较。

    就这样,陶谦好不容易张罗起来的,一致针对长天的,那条脆弱至极的统一阵线,就在长天不发一言,只凭冰冷的眼神逼视,就几乎土崩瓦解了。之前的众人的那一番,高谈阔论,全部变成了,一阵狗屁。

    这些诸侯也就这样了,反而那盟主臧洪,毫无惧色的看向长天,说:“某姓臧名洪,蒙诸公错爱,举洪为盟主,洪自知不能胜任,常想另举贤明。然洪既在这一日,便是一日盟主。我念你虽是异人,但也薄有功勋于汉室,方才容你入席。你不思感恩,反来辱我,你可知,你辱的不是我,你辱的是这昭彰大义的讨董大旗!!!”

    此时的臧洪是妥妥的变身成演技派,放到现实也是天皇巨星级别的,那声音,那正气,那神态,简直能令人心生敬畏,好一副忠贞不屈的英雄气概!

    臧洪此时自觉已经站在了正义的最高处,居高临下的对长天和在场的诸人,高声吼道:“数年来,异人天降,祸乱当世,暴虐残戾,犹胜董贼,贪如饕餮,全无礼信,怯大压龌龊至极,遇强则稽首跪拜,遇弱则荼毒四海。实乃汉家天下之至虑也!洪闻,扬汤止沸,莫若釜底抽薪,溃痈虽痛,胜在养毒遗患。诸君!今大汉各郡,人畜疫死,白骨遍野,旱蝗肆虐,赤地千里,所为何也?此上苍震怒,降下罪罚也!此上天,恨我等不争!怒我等不智!欲假我等手,诛异人贼首也!异人长天!汝名为将军,实为鄙贼!在座各位,哪个不是英雄,谁人不是豪杰?汝有何脸面,与我等并列!身为宵不鬼鬼祟祟苟且偷安,草间求活,反堂而皇之,站在这英杰咸集的中军大帐。汝,好大的胆!!!”

    “今豪杰齐聚,共襄盛举,讨灭国贼,尔竟敢在此放肆,说不得我等要替天行道,先诛了汝这逆贼!”臧洪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那气势是越来越膨胀。

    甚至不少人在他的言语感染下,也变的血脉贲张,神情激昂,仿佛董卓已灭,天下在手一样。

    大部分人好像一时间,已经消除了,心头的怯弱,此时竟然敢直视长天了,都恶意满满的看着长天,一双双眼睛肆意的查找着,长天可能竭力隐藏的弱点,然后一拥而上,彻底吞下这个异人。

    当然,这是找不到的,因为本来就没有。

    等臧洪的慷慨陈词,骂完之后,长天淡淡的声音,从口中传了出来,语气平淡的,让人心里发寒。

    “滚下来。”长天看着臧洪道。

    这冷淡的声音,如同一盆冷水,浇灭的大部分人,那已经燃起的热情,也让臧洪那脸上的风发意气,和豪情壮志,彻底,僵了。

    “什,你,”臧洪指着长天,一时呆住了,他搞不懂,就算他不同意自己的话,难道连反驳的意思都没有?此人竟然无视了自己那么一段慷慨激昂的话语,直接来横的。他不怕,别人群起而攻之么???

    “掌嘴。”长天再次淡然说道。

    n!

    典韦的巴掌还是那么有力,一下子把臧洪从盟主席上,抽飞了出去。

    “什么东西,也敢拿手指我主公。”典韦吐了口唾沫道。

    “大胆!长天你敢攻击盟主!”张邈此时不得不站了出来。

    只见张邈身后一员武将,立刻抽刀准备上前,但是刚踏出一步,额头就插上了典韦的小戟,倒地死去。

    诸侯们一见死人了,顿时大惊失色,他们身后的武将,也各自抽刀在手,护住自家主公。鲍信则对于禁暗使眼色,准备站在曹操这一边。而曹操则皱了皱眉,有些担心讨董联盟,就此崩解。

    张邈此时已经面如土色,刚才的短戟,就从他耳边飞过,削断他几根头发,那股杀意,简直记忆犹新。

    “你敢杀人!”陶谦怒道,此时他想把大家的情绪挑动起来,群起而攻之。

    长天看了他一眼,陶谦不甘示弱的回瞪,声色俱厉的叫嚣道:“你待如何我部悍将刘三刀,三刀之内必取你首级!”

    这货这么一说,长天心中好笑,也不准备再针对他了。

    长天指着那死人,对一众诸侯道:“此人意图行刺本将军,已被击毙。诸君无需忧虑,只管饮酒便可,顺便本将军,也有话说,诸君正好一听。”

    长天让自己的人收了武器,然后又挥了挥手,让人把死人抬出去扔了。

    那些诸侯,稍稍心安,自恃气度所在,坐下安然吃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实则大部分人,心中忐忑,不知道这该死的侩子手,想干什么。

    长天看向众人说道:“自古以来,天下之祸,不由于外,皆兴于内。前有外戚专权,阉党乱政,后有张角造逆,董卓贪天。此皆祸起萧墙,而波及四海者也。夫天下事,皆有因果定论,然此因为何?乃因,恶人不去,则善人不得进也。”

    众人心中一阵腹诽,这特么恶人,说得不正是你这王八蛋?

    “今恶者已去,当劝善进。诸君须知,董卓势大,非区区几人能敌,故会盟讨贼,乃天下大事,诸侯不齐,联军不整,焉能成事哉?本将军提议立即修书,召余下诸侯,前来酸枣,重新会盟,齐聚大义,共伐董卓,诸君以为如何?”长天看着诸人问道。

    招二袁前来,除了张邈之外没人不同意,但是此时的张邈,已经隐隐被排斥在外了。

    这个提议被通过了。

    这时孔融说话了:“右将军欲招二袁,重新会盟,乃是善举。俗话说,蛇无头不行,既然臧盟主已退位,我等自该另选贤明,以融观之,右将军深明大义,盖世绝伦,当为诸人之首。不若我等,共举右将军为盟主如何?”

    躺在地上的臧洪心中悲愤,自己还没退位。

    这话得到绝大部分人的一直赞同,因为这样能挑起这个王八蛋和二袁之间的矛盾,让二袁来对付他,必是一件妙事。

    长天看了看孔融说:“盟主一事,只等人来齐再谈。”

    他说完,来到了最上首张邈的位置,冷声道:“滚开,这是我的位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