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陈宫知人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虚拟三国之品评天下最新章节!

    这一场大战,乔瑁和张邈损失最为惨重,各自伤亡大半,乔瑁更是十去七八,二人暗恨其他人不出手相助,可谓怨言满腹,但是在众多红脸白脸的攻势之下,只得作罢,在一旁闷闷不乐。幸好此地里陈留不远,张邈再次让人去调集兵力。而乔瑁更是身居主场,也同样让人去调兵前来。

    诸侯的兵力当然不止参战的这些,但在这种举国大事之下,出兵的数量,是很有讲究的,你没有袁氏那样的名望,强提大军,只会成为众矢之的,所以隐藏实力也是生存之道。

    韩馥虽然只损失了千把人,但是依然心中郁闷,对旁人不敢言,但是对那个胆敢擅自行动的张颌,是怒上了。

    胡轸之前在攻打韩馥军时,一直有一半的注意力放在了公孙瓒那方,他既然敢直接打,就不怕公孙瓒来夹攻,除非再有奇兵,否则他有绝对把握,在这溃兵冲阵的大好时机之下,先败韩馥,再击公孙,他要告诉对方,西凉军就是这样的强悍!

    胡轸看着对方撤退有序,冷笑不已,联军不和正好让他于中取利,这些货色从来不是他的主要目标,拿下太师时常称赞的长天和曹操,才是真正的大功一件!才能将功补过,抵消自己被孙坚大败的罪责。

    想到这里胡轸就深恨吕布,若非此贼上回自己岂能失败,太师竟然没有责罚与他,简直可恨!

    随着黄昏临近,摧毁联军大营的胡轸部队,早已离开,想必是去了长天那里。

    徐晃和李然通过探马得知酸枣诸侯撤退,自然也提早的回到了长天大营,汇报战事。

    “公台,不出你之所料,这些蠢货,果然是打算拿我当枪使,准备舍弃我,我果然还是高看了他们。”长天对着陈宫叹道。

    “呵呵,主公勿要自责,宫乃小人,自然深知小人心思,主公乃当世英豪,不谙此道,亦在情理之中,当务之急,是要联合曹公、鲍国相,击破胡轸。”陈宫笑了笑,好整以暇的说道。

    “嗯,我这就请孟德和允诚来。”长天说完,着人再次请来了曹操和鲍信。

    等曹操和鲍信过来,几人开始商议对策,对付胡轸不算太难,这边兵多,实力也绝不比胡轸差,胜利的天枰,应该更倾向自己这边。

    “我在想,陶谦等人是否会在,我与胡轸交战之时,前来攻我?”长天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陈宫看向了长天微微一笑,说:“鼠辈何敢?”

    “哈哈哈,公台所言极是,彼等还不敢罔顾大义,冒天下不韪。”曹操大笑道。

    鲍信也点了点头。

    陈宫捋着须髯,说道:“前番诸侯齐聚,轻易结起联盟,妄想驱逐主公,为何?非是仅仅与主公有怨,亦非是诸人无智只懂内斗,更非是嫉妒主公势大力强,正相反,他们瞧不起主公,也同样瞧不起董卓。酸枣诸侯,个个心高气傲,志在靖难,却才疏意广,毫无自知。跃马顾盼,自诩一世之雄,实则雀鸟笑鹏,不识天高地远。而,正是这等自命不凡之辈,心中却仍以二袁为尊,其中鬻矛誉盾之处,实在可笑之极。”

    “酸枣诸侯皆以为,讨贼平乱,轻易可胜,只消诸侯大军齐聚,兵锋所向,顷刻之间,董贼授首,群凶并诛,荡平天下,只在反掌之间。大事既成定局,何须他人出头,横使大名旁落,岂不冤枉。因此,彼等针对主公,非为其它,只为党同伐异耳!况,诸侯虽无能,却自命清高,专好以名节立世,以某度之,绝不敢冒不韪之名,引军助贼。不过那徐州陶谦却不在此例,需得提防此人。”

    曹操听完,连番点头和摇头,用手虚指北方叹道:“孙子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败,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由此可知,彼等未战,业已先败。何其蠢也,着实可叹,可恨。”

    长天听后也赞同陈宫的看法,又见三人都是同样的意见,就不再去想了,如果陈宫和曹操同时出错,那就只怪自己倒霉吧,想太多反而对大战不利,西凉兵终究不是弱旅,自己得打起全部精神对敌。

    至于陶谦,想来那就来吧。

    商议过后,曹操和鲍信各自回营,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长天大营西面的华雄,同样得到了传令,也开始磨刀霍霍,只等信号一起,那下这座大营。

    正在长天命人加固营寨,静等胡轸来攻时,却一直不见胡轸军的动静。

    长天看着光线昏暗的野外,心中认为,想必是胡轸也知道大军疲乏,准备休整后再战了。

    长天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自己有营寨不守,在乌黑的夜晚轻易出兵,并非妥善的办法,他只让人固守营寨,等待来敌。

    然而时间慢慢的过去,胡轸还是没来。

    “嗯?难道那胡轸,是想用大战在即的无形压力,先虚耗疲劳我军士卒的心神,使我军疲惫,然后再趁势猛攻?这胡轸什么时候也能想到这种计策了???”长天面色古怪的说道。

    “哈哈哈,无垠多虑,那胡轸一介莽夫,如何会懂这打草惊蛇之计,此等攻战妙计,非易为也。彼军不来,必有他图。”曹操大声笑道。

    时间稍往前倒,诸侯大军集结之地。

    “可惜我那营中,还有三日粮草,竟被胡轸那厮给烧了。”王匡看着自己的远处自己大营的火势可惜道。

    “文节处粮草甚巨,有文节在,大军无忧,些许粮秣,没了就没了,有何可惜,便是周围异人属地,亦是粮草丰足,我等大义在身,只管征剿便是。”刘岱用冷眼看了看韩馥,意有所指的对王匡道。

    韩馥脸皮抽搐,心中在可惜他自己搜刮来的那些粮草,但也不敢公然反对,这里确实是他最富,要是不同意,等二袁一来,这些人分分钟会把自己踢掉,或者像张邈、乔瑁、长天那样舍弃掉。

    一直在看想西南方的陶谦此时说道:“想必此时,胡轸已然在和我们的右将军大战了,不如我等现在提兵赶去,趁彼不备,彻底灭除此二人?”

    陶谦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陶谦,心中暗骂,这老家伙真卑鄙啊。

    不过这次却没人同意他的意见,连公孙瓒也不站在他这边了。

    “舍弃长天,乃是清除害群之马,我等亲自引兵相攻,却是助纣为虐,非但于讨董无益,反背助贼骂名,此等为虎作伥之事,乃宵小所为,我等岂能为之?”涉及名声大事,孔融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正是如此。”众人齐齐鄙视陶谦为人。

    陶谦对诸人的目光,恍若未觉,笑了笑然后从容说道:“倒是陶某所思欠妥,险些让诸君背了骂名。依陶某之见,长天此人殊为无能,孟德、允诚,虽强奈何兵少。这三人若与胡轸所率的西凉猛士相遇,只怕无法相持。不说那长天,既然孟德、允诚有难,我等同为联盟,自当前去助其一臂之力,剿除逆贼胡轸。”

    诸人心知肚明,狗屁的一臂之力,无非是当渔翁罢了,不过这也是大家之前默认的事,众人这才没有了意见,纷纷同意驰援曹操和鲍信,不过真要他们打长天,还是不敢的。像刘岱那么恨乔瑁,到现在也仍然忍着不发难,这是刘岱知道,不能这么做,他也不敢这么做,他要等到讨董之后,再找乔瑁算账!

    陶谦看着诸人的面色,心中冷笑。“一群伪君子,道貌岸然的蠢货,届时大战之下,我让士卒与你们的士卒并列,猛攻长天,看你们如何,哈哈哈。”

    随后诸人率军出发了,只有乔瑁留了下来,他士卒新败,没有再战之力,更不想参合在其中,而张邈则为了缓和与曹操的关系,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上路,只不过他的军队走在了最后,不敢冲锋在前。

    联军十余万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那声势真是强大无比,仿佛无人能挡一样,旁人看还真看不出,这是一支刚刚失败过的军队。实际上不过,大量的乌合之众,聚在一起,聊以壮胆罢了。所谓蜂营蚁队,外强中干,说的就是他们。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不少人心中也越来越急,催促部队疾行,想要在讨董的第一场大胜中,分一杯羹。

    当他们行至一处山坳,只听一声炮响,只见左右两处山坡上箭雨齐下,随着箭雨冲来的正是胡轸的大军!

    “不好,中埋伏了!”诸人顿时惊慌失措,他们根本没有料到,想到渔翁的他们,会在这种地方被埋伏。

    山上的胡轸猖狂的大笑道:“哈哈哈,让我去和那长天死拼,尔等攻我后路,以为我胡轸傻么?我自当先灭了尔等,再去与那长天决战!儿郎们,给我杀!!!”

    “贼势凶猛,不可与战,速退!!”

    张邈第一个喊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