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两方激战

    张邈前不久刚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一见大军遭遇伏击,顿时方寸大乱,连忙挥军逃命。

    第二个则是韩馥,他向来胆小无能,看到两边箭如雨下,伏兵极多,大惊失色,生怕自己死在这里,连忙准备带着大军撤退。

    奈何韩馥大军是走在最中间的,后面是借了高利贷才东山再起的王匡,此时的韩馥哪管三七二十一,呼喊着赶快逃命,顿时韩馥大军向着背后的王匡军冲去。

    王匡面如土色,自己这点兵马怎么经得起,韩馥大军的碰撞践踏,当下把心一横,咬牙道:“撤!!”随后带着自己的兵马,朝身后的刘岱军冲去。

    刘岱很机灵,这点从之前他能赶在张邈军前面,逃回来就能看得出了。

    “跑!”刘岱同样大喊道。

    就这样后面四路诸侯,吓得屁滚尿流,他们麾下的武将,也只能无奈的跟着,这些废物主公,仓皇撤退。这一路上,踩死的自己人,要比被敌人杀死的和射死的多得多。

    “尔等虽非首要大敌,但也是敌人,老子为何要放过你们。”胡轸心道。他看见了联军后部大乱,心中一喜,突然放声大笑:“尔等已败,还不速速授首!”

    说完胡轸亲自领着大军杀来,朝着还在抵抗的联军前部杀去。

    前面还在抵挡的袁遗、孔融、陶谦、公孙瓒四人,见此状况破口大骂,己方大军,三倍于敌,这些人竟然不战而退,何其愚蠢,真是耻与为伍!此时这四人,已经把之前他们放弃了乔瑁和张邈的事,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西凉兵卒勇猛善战,又占据地利,声势极大,而联军前部,公孙瓒的骑兵在这种地形,根本无法发挥威力,再加上联军后方大乱,士气直接降入低谷,四人中唯一还算有战力的就只剩下陶谦的丹阳精兵,但他也独木难支。

    “撤退吧。”孔融对另外三人商议道。

    此时此地,陶谦虽然不甘,但也知道,再战下去绝无好处,不如退兵,等二袁来了,重振旗鼓,直取洛阳,一举灭了董卓。

    陶谦咬牙恨到:“撤退!”

    胡轸衔尾一路追杀,持续了一段就此暂歇。这一仗战事十分激烈,但是持续时间却不长,实在是因为联军里面,像韩馥、王匡这样的老鼠屎太多了。

    胡轸清点战场,这一场埋伏斩首数千,敌人互相踩踏致死也不下于斩首之数,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能吓破对方的胆子,让他们不敢想于中取利,他可以安心的对付长天。胡轸想到这里得意的仰天大笑。

    得胜的胡轸,清扫了一遍战利品,率大军隐没在黑暗中,他的部队连战两场,消耗极大,他要休息一夜,待到黎明之前,再攻打长天的大营。

    诸侯的这一战,消息很快传到了长天他们的耳中。

    “果然不出孟德所料,这胡轸去埋伏陶谦他们了。”长天说道。

    “情理之中,曹某猜中也不算什么。那胡轸两番大战,军心已疲,今夜不会再来了,无垠可令军士休憩,破晓前后应是胡轸来犯之时。”曹操摸着自己的胡子,沉声道。

    “正是如此。”陈宫点头道。

    “好!那我们就等着那胡轸前来!”

    微白的东方,预示黑夜即将散去,一天的开始代表着希望,对胡轸来说也是如此,他此刻有些兴奋,终于可以真正的打一场像样的仗了!

    在西凉时,他就见过长天的部队,还行。不过他还没放在眼里,也不知董卓为何这么看重这个异人,他心里对长天是不屑的。可是才过一年,等他在洛阳城中再见长天时,他惊讶的发现此人的部队,竟然成长为真正的精锐了,而且还是十分厉害的那种,这才使得胡轸开始重视起来。

    而真正让胡轸想要击败长天的原因,还在于长天逃出洛阳的时候,正面击败了吕布的那次。

    吕布威猛之极,麾下狼骑骁勇,步卒精悍,即便以胡轸自己的判断来看,如果双方兵力相同的话,自己对上吕布的胜率,并不高。

    但是这长天就赢了,虽然兵力较于吕布要多,但此人终究是硬碰硬,正面赢了吕布,还赢的很漂亮。

    自那时起,胡轸就对这个长天,真正的上心了,他要击败长天,证明自己。

    “关东群鼠,算什么东西。长无垠,右将军,天下第一异人!就让胡某来领教下,你的厉害!”胡轸的双眼射出精光,他看着长天的大营,自言自语道。

    胡轸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中,其实已经把他自己放在了挑战者的地位,而非凌驾的那一方,他的潜意识里,也判定了长天,要比自己强。

    “擂鼓!!!”胡轸大喝道。

    咚咚咚,沉重的战鼓声响起,震彻四方。

    随着西凉战鼓的响起,长天的营门也同时打开,落霞军队,快速整齐,从营门里冲出,排开阵势,挡在西凉军前方,虎视眈眈,为首者正是长天。曹操和鲍信的部队则分列两侧。

    “列阵,向前!”胡轸见长天出现,精神一振,再次大吼道。

    经过了整整一夜休息的西凉精兵,个个精神抖擞,步履整齐,朝前迈着大步,逼近阵线,西凉军分成数个大方阵,向前推进,铁甲森森,旌旗林立,气势慑人。

    胡轸想用西凉军威猛如虎的声势,压倒对方,战场上气势的较量,也是战斗的一部分。

    但是西凉兵整齐的阵容,和滔天的气焰,并没有对敌人产生影响,落霞军丝毫不为所动。

    “前进!”长天同样高喊道。

    踏!

    落霞士卒,齐齐的踏出了第一步,这一步整齐的不可思议,这一深沉坚实的一步,仿佛重重的踏在了胡轸心头。

    胡轸面色有些狰狞,鼓起胸中一口气,对长天喊道:“长天!我奉皇命讨贼,今率大军前来,已剿灭关东群鼠,如今只剩尔等,大势在此,汝何不早降!”

    战场上的大义,自然也是为了提升己方士气,同时打压敌方,诸侯相争,大义名分也常能关乎胜败。

    长天自然懂得道理,他同样高喊:“先帝有遗命于本将军,命我誓死维护大汉基业,今国难当头,社稷危在旦夕,本将军岂能容尔等宵小猖獗!立刻下马,束手就擒,本将军,饶尔等活命!如若不然,定教尔等片甲不归!”

    就在长天与胡轸对骂的时候,战场边缘有另一支部队,悄悄接近了。

    这支部队正是那想要弄死长天的玩家所属。

    “子全,我们先在这里等着,待他们双方开始拼命,大军尽出之时,我们突然杀出,用奇兵突击长天本阵,到时候就要靠你了,斩杀长天,我们就是大功一件!到时候,你在随我去长天的落霞城,大杀四方,我要杀他个鸡犬不留!”那名会长,恶狠狠的对着身边一名极为魁梧雄壮的武将,狞笑道。

    王双没说其他,只问了一句:“真要把落霞城杀个鸡犬不留?一个都不留?”

    “当然!不如此,不能消我心头之恨!就靠你了,到时候我倾家荡产,也要帮你弄匹好马。”那会长恨恨道。

    王双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眼中闪烁着厉色。

    胡轸大喊:“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受死吧!儿郎们,杀敌!”

    西凉军开始向前,从迅捷的走路,到快速的冲刺,速度越来越快,朝长天压来。

    “杀光他们!”长天也同时下令。

    “杀!!!”双方士卒齐声呐喊。

    数万人的互相对冲,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是很难想象的,用排山倒海来形容,都有些苍白无力。

    西凉军和落霞军相遇了,双方瞬间杀在一起,一时间也看不出谁强谁弱,总的来说,人数上,显然长天这方要占优势,毕竟还有鲍信和曹操。

    在大营北门开战的时候,西门的战斗也开始了。

    徐晃带着部队,悍然的和华雄战在一处,双方的厮杀激烈程度,并不比北门弱多少。

    胶着的战事,并未让胡轸失望,反而很兴奋,这才叫战斗,这才是那个右将军的兵,要是一触即溃,还有什么意思,这样的对手才有,值得杀掉的意义!

    这个久经沙场的西凉大汉,看得热血沸腾,亲自带兵开始了冲杀,他要在这种情况下,亲自冲阵,瞬间压过对方,让长天来不及反应,这才是他胜利的契机。

    因为对方数量稍多,精锐程度也绝不比这边差,尽情鏖战,吃亏的是自己这方,他要一举破敌,减少损失,应对后面的战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