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二袁齐至 会盟再开

    时值正午烈日当空,格外的炎热,兖、豫二州正在经历一场大旱,再加大旱之后必然会来的蝗灾,今年两州的收成必然剧减。

    但这不是诸侯们关心的,粮食再少也不会饿着他们,至于百姓死活,与我何干?

    他们自然也有关心的事,从这种炎炎大日猛晒,几乎能把人变成人干的热量之下,还一起在站路边,一直张望的诸侯们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们在等人。

    “来了,本初好像到了。”袁遗第一个指着北面远处喊道。

    “果然,哈哈不愧是本初,有如此雄壮的军势,破贼指日可待。”王匡大笑道。

    “本初兵精将勇,吾大不如也。”韩馥看着远处袁绍整齐的兵马,出声叹道,然而他的感叹,却让他自己麾下的武将,个个心中不快。

    “久闻袁本初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连他麾下军士,竟也个个气宇轩昂。”一边的刘岱也叹道。

    “百战百胜之雄兵啊,嘶竟然连外族骑兵也能收为己用,袁本初不愧是,名卿钜公!哎。”乔瑁此时回想起了自己,那些被胡轸军切菜一样砍死的士卒,不由得也叹了口气。

    诸侯一边感叹,一边静等袁绍大军到来,不过这里只有五路诸侯,其他的则在另外一边。

    就在诸侯们迎接袁绍的正南面,也有四路诸侯在等候。

    “快看,那是谁的将旗?”张邈突然出声喊道,他和袁绍不对付,只能来抱袁术的大腿。

    “那是孙文台的将旗,文台后面的正是公路兄。”公孙瓒是武将出身,眼力极佳,一下就看的清清楚楚。

    “哈哈,公路不愧是公路,连文台这样的豪杰,也愿意为其开路。有文台和伯珪冲锋陷阵,我等跟随其后,公路坐镇中军,区区董贼,反掌可灭!”陶谦大笑道,仿佛已经讨灭了董卓一样,甚至连长天也已经踩在脚下了。

    “不错,讨贼大业可期,靖平天下之功,当在我等手中!”孔融矜持的点头道,右手却紧紧握了握。

    没多久,袁术和孙坚到了近前,袁术走在最当先,看见等待他的只有四路诸侯,心中微微不快,不过脸却笑容满面。

    “劳烦,诸公远迎,术惶恐至极,惶恐至极。”袁术还没等走近,就张开双臂,然后平举在胸口前方,拱手躬身施礼,然后笑道,端的是一副,世家豪门,礼贤下士的做派。

    “哈哈,公路兄此言差矣,时值国难,正需公路兄这样的豪杰,为我等指路,方能匡扶社稷啊。”众人回礼后,陶谦第一个开口恭维。

    “恭祖所言不错,前番我等被那贼将胡轸所趁,正是因为少了公路这样运筹帷幄,胸怀天下的帅才坐镇啊。”张邈也同样十分机灵,立刻恭维袁术,想要抹平袁术心中因为抢立盟主的不快。

    “我等为何在此地说话,融早已汗流浃背,不如回帐中,一边饮酒一边畅谈,岂不快哉。”孔融不屑拍马屁,不过对喝酒实在很感兴趣,半句不离酒。

    “不错,我等回帐中再叙,公路兄,文台兄,走。”公孙瓒手一伸,比了个请的手势。

    于是六人开始往酸枣大营出发,其中隐隐以袁术为首,众人落后半步,如同众星拱月一般。

    当诸人行至路口时,正对面也来了大量的人马,当先同样的一个袁字大旗。

    袁术一看立刻把眼睛眯了起来,暗叫晦气,再一看对方身边的诸侯比自己多时,更是不快之极,不过出于自身需要显示的气度,脸还是堆起了笑容。

    袁绍也看见了袁术的队伍,不过他脸却未动声色,仍然是一副,能容天下万物的气派。

    双方终于来到了面对面,袁绍抢先站出来,对袁术说:“公路你终于来了,为兄很是担心,怕你遭了董贼毒手。”

    袁术眉头一皱,他对袁绍这种假惺惺的样子实在恶心,而且这话里分明是抬高了他袁绍,贬低了自己,于是随口说道:“不劳汝关心,汝还是顾着自己吧。”

    袁绍对袁术的反戗自己,毫不在意,反而微笑着走向了袁术后方,而袁术呢,也同样的来到了袁绍身后。

    这俩人各自向着对面的诸侯,热情的打着招呼。

    要是长天在这里,非得笑疼了肚子,这两兄弟拉票拉道这种程度,也算是开了眼了。

    众人一路笑语连篇,仿佛是一群多年不见的至交好友,突然齐聚一堂的那种融洽和高兴。

    酸枣大营的中军大帐之后,宴席已经摆开,诸人坐定就准备开宴,袁绍扫了扫周围,立刻皱眉了,自己最看重的曹操怎么不在。

    “怎么孟德和允诚不在此处?还有右将军为何也不在?”坐在最首主位的袁绍问道。

    “孟德与允诚和那右将军大人熟稔,他们三人在酸枣南方另起了一座大寨,不屑于我等为伍。”袁遗没好气的说道。

    “怕是与尔等起了龃龉,把人家赶走了吧?”袁术不屑的对袁遗说道,自己这个堂兄,从来都是向着袁绍的,所以袁术对其全无好感。

    不待其他人回答,袁绍发话了:“这就是尔等得不是了,董贼暴虐,掀起战乱,此邦国凋颓之际,正该齐心合力,共赴国难,岂能因私怨,分你我邪?此事大不妥。来人,持我名帖,速请右将军和曹校尉、鲍国相,前来赴宴!”

    酸枣南,长天大营。

    “二位袁大人到了?”曹操笑问道。

    “正是,袁本初请我等三人前去赴宴。”长天点头。

    然后他又说道:“走吧,玄德也马到了,正好前去迎接。”

    长天与曹操鲍信,一路快马来到了酸枣大营。

    “三位可是让我等盼的好苦啊。”接到消息的袁绍袁术,早早的走出了大帐,迎接曹操、长天和鲍信。

    “今日大宴群雄,我等来个不醉不归。”袁术也对三人说道。

    长天看的暗笑,说:“二位袁公,自洛阳一别,风采更胜往昔。”

    “哪里,我等怎及右将军之风姿绝伦啊。”袁绍大笑道。

    “孟德别来无恙呼?”二袁差不多异口同声道。

    “劳本初与公路牵挂了,今社稷困顿,国势危殆,逆贼猖獗,不见二位前来坐镇,操是寝食难安啊。今日得见二位,如云开日月现,雨歇彩虹飞,忧思全去矣。”老曹的马屁也确实高明。

    “哈哈哈,孟德过奖了,来我等帐中一叙。”袁绍心中大喜,笑着拉着曹操就走了进去。

    袁术见曹操被袁绍拉了进去,也想找个人拉,一看长天心里实在别扭,干脆拉了鲍信,走进大帐,长天看的心中好笑,一同进了大帐。

    诸侯大帐高谈阔论,半点不及如何进军,多是大军到处,群贼俯首的恭维话,长天的听的实在无趣至极。

    “报!平原相刘备率马步军九千,前来会盟,已到营门之外。”有小校来到大帐中报告。

    “原来是那虚名不实之辈,九千人马也来会盟,真是可笑。”袁术闻言不屑道。

    众人听到之后,纷纷大笑。

    “此言不妥,我等再次举大事,正该广纳天下志士豪杰,来人,去将刘国相请进来。”袁绍惯喜欢站在大道理压制袁术。

    袁术听的腻歪,不再言语。

    “我去迎接吧”

    长天闻言说道,随后则直接走出了营帐,出大门亲自前去迎接,引得众人侧目不解。

    曹操也站起来,准备走出去。

    “孟德此去为何?”袁绍连忙问道,他对曹操总是很关注的。

    “刘玄德,世之英杰,我当亲迎。”曹操笑道。

    袁绍一听,立刻站了起来,说:“既然孟德有言,绝不会有假,诸位,我等不妨出迎,免得怠慢人家,平白失了礼数。”

    说完他也不顾别人,随曹操快步走出去。

    众人一看自然也就跟着了,不然那就是得罪人了,袁术的脸却不好看,这种没背景,没家世,还没实力的家伙,怎么配让自己亲自迎接,不过他不可能一个人坐在这里,那就显得太妄自尊大了,只得同样跟在后面。

    众人刚出去,就见长天满脸笑容的拉着刘备的手,走过来。

    长天对诸人说:“来,我给诸位介绍。刘玄德,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阁下玄孙,讨黄巾,战黑山,大军过处,势如破竹,无人能挡,无所不破!”

    “失敬失敬。”

    “久仰久仰。”

    “幸会幸会”

    “有礼有礼”

    诸如此类话语一片,虽然大部分人不认识刘备。

    “备一介无名之辈,有劳诸公远迎,不胜惶恐。”刘备面色从容的对诸人,躬身一礼。

    关张二人也同时抱拳,两人心中对长天力挺自己兄长的话,感到十分快意。

    进入帐中之后,袁绍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大声对众人说道:“各位,我等齐聚于此,为得是除贼平乱,保国卫家,今豪杰咸集,英雄聚首,正该誓师会盟,共讨董贼!”

    “好!”众人齐声

    只有张邈心中郁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