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郭嘉的看法

    虽说长天不想当盟主,但是推荐盟主的大会,却不能不来参加。

    “诸位,所谓蛇无头不行,今日诸侯会盟,在坐的皆是当世英杰,豪气干云之辈,云龙风虎自相从,难免会有碰撞,因此某以为,当推一威震寰宇之人为盟主,方能使海内归心,群雄协力,如此大业乃成!”王匡站出来,大声的说道。

    “此言有理。”众人应和。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王匡也僵在那里,看着诸人,我这里开个头,你们不提名,这特么算什么?

    诸人心中冷笑,你小子倒好,两边不得罪,让我们来当傻鸟出头。

    这些人,全无之前冒着烈日迎接二袁的气氛,可谓满堂静默。

    至于为什么,因为二袁势大,谁先提一个,必然大大的得罪另一个,谁也不傻。

    当然也有不在乎这些的,过了一会张邈站了出来,他反正破罐子破摔,不怕袁绍,那袁术对自己也是面热心冷,张邈已经豁出去了,去他妈的吧。

    张邈抱拳大声对四周说道:“右将军长天,功德盖世,声威震天,破贼讨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为盟主。”

    张邈这话说的自己都恶心,不过为了让二袁对长天的敌意猛增,他也顾不这些了。

    他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长天,不屑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点头者也有之,袁术也死盯着长天,而袁绍则看似随意的瞄了一眼。

    长天无视众人的目光,好整以暇的说道:“长某无德、无才,更无威望,当不得盟主。请各位,更选贤能。”

    说完端起酒杯自顾自的饮了一口,不再说话。

    大帐之中,再一次静默了。

    这种时候还是得曹老板来,他站出来对诸人说道:“汝南袁氏,四世三公,声名播于海内,门生故吏遍天下。”

    袁术听到此处心里一动,自己的袁家嫡子,看来这盟主是非他莫属了,这曹孟德还算懂些道理。

    曹操继续说道:“操以为,盟主之位,非本初莫属。”

    曹操的话,如同一个耳光扇在袁术脸,他此时强行把双眼闭,硬是忍住了自己心中怒气,他还有机会,只要有人反对便可。然而,下面的发展,彻底击碎了袁术当盟主的梦想。

    “孟德此言有理,我等当共推本初为盟主。”袁遗站出来说道。

    “正是如此。”

    “合该本初当此盟主。”

    。。。

    。。

    长天也站起来说道:“请本初兄,担当盟主,带领我等,匡扶海内。”

    事已至此,所有诸侯全部站了起来,唯有袁术还坐着,袁术心中愤怒至极,你们不推我,反倒推举一个家生子!把我这袁家嫡子,置于何地!

    袁绍心中大喜,却面露难色,站起来再三推辞,三请三辞之后,袁绍一改犹豫,脸色肃穆,当场果断的领了盟主大位,端的是一副明主之姿,气魄非凡。

    剩下的袁术再不满,也只能忍气吞声,站起来,无声的拱拱手,等于承认了袁绍。

    次日。

    袁绍身着金盔金甲,慨然而,登台誓师。

    “汉室凋零,山河分崩,反贼作乱,盗寇猖獗。逆恶董卓,秽乱宫禁,倾覆社稷,毒流华夏,祸延苍生,四海之民,失其乐生之心,九州之众,丧其向善之意,致使苍震怒,灾厄四起,饿殍遍野,民自相食,惨绝人寰,目不忍睹。今群雄毕至,愤然讨贼!凡我同盟,万众一心,共诛凶虐,粉身碎骨,百死不辞!有渝此盟,天诛地灭,绝无善终。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叮!系统公告:十九路诸侯共推袁绍为盟主,诸侯讨董正式开始。

    “这才就刚开始?老子都特么死了好几回了,”

    “就是,面那货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好了,那个徐荣就要来了,也不知道长天这小白脸,能不能挡得住?”

    “挡不住,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选择弃暗投明,我有一招,两肋插刀之计,愿与诸君分享。”某人在论坛说道。

    “二五仔,就二五仔呗,还之计,神经病。”

    颍川郡,华夏历史第一个朝代,夏朝首都所在之地。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山清水秀,土壤肥沃,就算是经过黄巾之乱,比起其他地方来也热闹的多,甚至比起南阳、汝南等大郡,也分毫不差。

    玩家到达颍川郡,就能看到此地一个特有的特性“人才辈出”。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三国,人才名士的发源之地。

    颍川书院。

    东汉三国时期,并没有书院这样的公家舍立的教育组织。所以所谓某某书院,是世家大族,自己建的私学。

    颍川书院便是一座私学,原本是荀氏的别院,后来私学建立起来,就拿出来当学堂用了。

    有几个年轻人正坐在一个院子里喝茶聊天,而有一人却是躺在一张躺椅,年纪未满二十,样子有些放浪不羁。

    “哈哈哈哈哈,酸枣诸侯,竟推袁绍为盟主,执讨董大旗。可笑那袁绍根本是,引卓祸汉之罪首,此等行径,真真是可笑之极。”那个躺在躺椅的年轻人狂声大笑道。

    “奉孝,所言在理,但这天下之人,首重门第,袁氏四世三公,那酸枣诸人,不以名望相推,难道反推那异人呼?”一个年纪稍大的文士也笑道,此人显然对袁氏之类的望族,没多大好感。

    此时另有一个气度儒雅的青年文士,也微微一笑:“志才所言,未免有失偏颇,今汉祚虽衰,然仁者志士,向汉者极多,虽不至于推右将军为盟主,那骁骑校尉曹操,却是当世雄杰,若为盟主,董卓之乱,数月可平矣。”

    “哦?文若此言有何依据?”戏志才对荀彧的话,起了兴趣。

    “虽未谋面,但有公达书信,言道此人乃命世之英,有人主之资,更兼一心向汉,若有朝一日,执掌州郡,靖平天下,当在此人。”荀彧缓缓的说道。

    “既是公达所言,必然不假,若有机会,当见识一番。”戏志才眼中闪过亮彩。

    “怎么二位言中,似都对那右将军长天,有所不满?”郭嘉看着两人问道。

    “此人提拔人才,不拘一格,前番,更是欲为我等举茂才,观其所举之人,虽未谋面,却闻其名,可见其有识人之名。然,行事过于蛮横专断,不依法度,依我之见,他朝若得势,当又是个董卓。”戏志才说起长天,直来直去,算是中肯,想到什么说什么。

    “右将军,虽有胆色担当,但劫持弘农,恐有图谋,更兼不懂治国,法政过于严苛,非是明主。”荀彧摇头道,他对劫持弘农这件事是很有看法的。

    “此言谬也,弘农本为汉帝,乃是董卓私行所废,那长天便是重立刘辩,亦无不可。文若良善,不忍看天下纷争,百姓罹难,然乱世濒临,已成定数。能定天下者,唯用尽一切可用之人,图尽一切必图之利,借尽一切当借之势者也。长无垠此人,甚有远见,亦有手段,他日天下争雄者,必有此人。至于治国之言,自古以降,治国有成者,唯有法家!唯严法苛刑,方能长治久安。刑罚所责之辈,皆乃恶者,若不为恶,何惧严法?所虑者,无非人分贵贱,贵者犯法与庶民不同罪耳,若能法出一门,执之如山,天下何所忧,百姓何所虑?值此乱世,欲想治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郭嘉摆手大声反驳荀彧和戏志才。

    另外二人也不想就此争论,荀彧笑着问道:“观奉孝所言,莫非有入仕右将军之意?”

    “非也,非也,就事论事耳。诸位皆知,我甚惫懒,且体魄欠佳,不得远行,谁离这颍川近,我就仕谁。不过据闻,那右将军,正在酿制绝世美酒,不知能否有幸一品。而且,我等倒是托了右将军的福,竟能有幸与康成公,并举茂才,此生当无憾也,哈哈哈。”郭嘉随口胡言道,不过看他那样子,对美酒却是很有想法。

    众人听后,纷纷摇头,一笑置之,此人一惯喜欢随性,他们也没有办法。

    颍川书院的讨论,没有结果,酸枣的大战,已经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