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左右两路的不同选择

    在公孙瓒突击对方的时候,李然率领着落霞的骑兵,也同样与徐荣的本阵精锐相遇了。

    当然,等着他的也同样是,盾阵和长矛手组成的防线。

    李然自然也不可能选择强冲敌阵,毕竟落霞骑兵和西凉铁骑还远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方不但马匹都身着重甲,而且数量多得让人,几乎提不起对抗的心,像李傕的三千飞熊,就绝对能破开,白马义从和落霞骑兵不敢硬闯的防线。

    李然选择的方法和公孙瓒一样,同样以弧线曲线,依靠战马的机动性,绕过了对方那道可怕的防线。

    迎接他们的自然和白马义从一样,是迎头而来的箭雨。

    但是,李然的选择与公孙瓒,并不相同,因为他有长天给他的,骑战神器。

    “靠你了,小家伙。”李然对被自己塞在怀中的骑战神器,说道。

    “汪汪汪,我要吃肉!”神器叫唤道。

    “行!完成任务,我派亲兵去打猎。”李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神器。

    “汪汪汪,我要吃大老虎的肉!”神器开始讨价还价。

    “没问题,我亲自去打虎。”李然再次说道。

    “汪汪汪,我要吃两只大老虎的肉!”神器开始贪得无厌。

    “可以!但是再多,我就要告诉主公了。”李然也不傻,不会被这蠢狗要挟。

    大黑闻言,十分满意,展开了自己的“娄金”光环,这一瞬间,所有落霞骑兵的坐骑,全部提升了一阶,不少四阶马变成了五阶,五阶也同样上升一阶,这使得原来的下等战马,竟然能堪堪达到了,良马的水平。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因为长天把自己的白马,给了典韦,而典韦则也被长天派了过来,此时就在李然前面。

    作为马群首领跑在最前面的白马,其“马踏飞燕”的特性,同样在此时极大的加成了,落霞骑兵的坐骑,使得这些马匹再次得到了飞跃性的提升,增强了30对伤害的抵抗力,以及10的速度,这效果在此时是极其巨大的。

    “跟我冲!”李然大喝一声,双腿一夹,胯下宝马,瞬间再次提速,猛冲在前,只落后白马半个身位。

    落霞骑兵的装备,是长天的部队中,装备最好的一支部队,常常让其他的部队,感到眼馋无比,甚至麴义的先登营,在装备获取时的优先,也要落后于落霞骑兵,足可见长天对于骑兵的偏爱,自从在凉州,看见西凉铁骑和飞熊军的威力之后,他一直念念不忘,想把自己的骑兵,打造成能胜过飞熊军的,真正无敌的铁骑!

    因此敌人弓箭对骑造成兵的伤害并不高,而唯一的短板胯下的坐骑,由于大黑与白马的原因,也同样将伤害减少到了最低点。

    由此也可以看出,长天平时一贯蛮横霸道的打家劫舍,绝对是十分有必要的。

    像董卓在西凉荒蛮之地,能拉起一支就算面对刀枪箭雨丝毫不惧的铁骑,而同处边荒的公孙瓒,却十分畏惧对方的齐射,两者之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公孙瓒虽然也抢劫,但是他不敢抢士族的,而北边的游牧民族几乎都是穷鬼,除了马也没别的什么玩意儿可抢。

    足见正确选择抢劫目标的重要性,毕竟董卓的那些马匪不是白养的,不抢肥羊,哪来钱搞铁骑。

    落霞骑兵冒着如雨而下的箭矢,冲向了对方的远程兵。

    典韦冲在最前,根本无视射来的箭支,这点力量连估计连他的皮肤都不一定能破开,只有吕布、太史慈那种人的箭,才需要他认真对待。

    “哈!”

    典韦怒吼一声,双手铁戟前端冒出白光,仿佛长度暴涨一倍,足以让他应对这种程度的马战。

    双戟连挥之下,根本就没有哪怕能抵挡一下的人,一路势如破竹般,凿穿了对方的阵线。

    随后便是血腥的杀戮,没有盾兵、矛手的配合,只靠弓兵的佩刀,显然无法阻挡骑兵的长枪,屠杀是一面倒的。

    在落霞骑兵全体,穿过对方阵线时,盾兵才堪堪赶到。

    然而,李然根本不再理会背后的敌军,一路向着正在激烈厮杀的中军冲去。

    虽然他也看到了仿佛极为空虚的徐荣本阵,但是他对长天的命令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执行到底。

    事实上他的选择也是正确的,很快因为公孙瓒被彻底缠住,徐荣的第二波伏兵出动了。

    李然一边冲杀,一边寻找曹操麾下的那五员大将。

    中路的厮杀激烈万分,而左右两翼的战斗,也丝毫不差。

    面对西凉兵卒,发了疯一般的狂热反扑,孙坚和陶谦两人的军队,正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如非他们的部队向来训练有素,刚才那一波极其可怕的瞬间反扑,就能击溃一般的部队,幸好也就是他们,至少乔瑁刘岱这种货色是绝对挡不住的。

    二人合力死死的压制住了,已经杀红了眼了西凉兵,而中路大军此时已经被包围。

    “不好,中路恐怕有失,必须去救援中路。”孙坚领兵作战,经验丰富,自然眼观六路,看到中路中伏之后,立刻大声说道。

    “不可!贼兵攻势太猛,分兵去救,右翼将会溃败。救援中路,尚有两路骑兵可动。伯珪的白马义从,足以胜任!我等距离中路太远,即便赶去也不及。”陶谦立刻阻止了孙坚,要是孙坚走了,自己的兵岂不是要伤亡惨重,怎么可能同意孙坚离去。

    然而,没过多久之后,公孙瓒带着骑兵,悲伤的撤退了。

    “公孙瓒骑兵已退,若无法救援,只怕此战要大败。”孙坚再次说道,他不可能在不经得陶谦同意之前,私自分兵救援,毕竟他在战场上的职责就是挡住敌人的左翼,万一因为自己分兵,而导致这边被击溃,那么这锅他就背定了。

    “不可,本阵还有数万精兵,自然会有救援,你若离开,这里必败。”陶谦再次,阻止了想要救援的孙坚。

    孙坚不得已只能在此,拼命攻击敌军,希望能趁早击溃对方,然后才有机会援助中路。

    在孙坚与陶谦对话之时,联军左翼的刘备同样也发现了,中路大军的危急情况。

    联军左翼,总的来说压力要比右翼小一些,并非敌人不强,只因己方够猛。

    刘关张三人的攻势,犀利之极,徐晃、麴义、孙大力也同样不甘示弱,在他们这种强大的阵容之下,西凉兵的疯狂反扑,并没有起到太大效果,跟三兄弟硬撼,吕布都不行,何况他人。

    而其中尤其以麴义的士卒最为强悍,杀起人来也最为效率,最明显的是西凉军的那一波突然的,近乎同归于尽的暴起,几乎瞬间就被先登营给扑灭了,然后继续把对方死死摁住了打。

    在他们面前,仿佛对方拼不拼命都没有太大的区别,照样不慌不乱,节奏稳健的,进行着,遮拦,挡架,和攻杀。

    “麴义将军!我大哥,让你速速救援中路,若是中路大败,即便歼灭这一路敌军,也是枉然。”刘备让嗓门最大的张飞,对远处的麴义大喊道。

    麴义看了看,中路的情况之后,点头道:“好!某这就去,请各位全力杀退敌兵!”

    “哈哈哈,这些贼子哪够咱们杀得,你速去,速去。”孙大力第一个大笑道。

    徐晃也对麴义点点头。

    “只管宽心,区区贼兵,岂是我等对手。”张飞蛇矛横挥,撞飞了数名敌兵,毫不在乎的大声喊道。

    二爷没有说话,只是凤眼一睁,手中青龙刀,光芒瞬闪,数名敌兵便被扫飞出去。

    麴义不再说话,毅然带领着麾下士卒,朝中路疾奔而去。

    他这一走,联军左翼顿时压力骤增,敌人的爆发期还远未过去,之前的隐忍积累的怒气实在太高,需要发泄一段时间,才会平息。

    反观对方,则如同搬开了一块,挡在生命线上的巨石一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个个无比振奋,想要把剩下的敌人,生生撕成碎片。

    少了一道阵线之后,刘备与长天的部队渐渐被围住了。

    看着西面八方汹涌而来的西凉虎卒,诸人脸上毫无惧色,刘备对着徐晃和孙大力喊道:“公明,万钧。此非是我等首次协力,二位可愿与我兄弟三人,再并肩杀一场!”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徐晃放声笑道。

    “我家主公所敬者,唯刘曹二公,能与刘公并肩厮杀,大力之幸!”孙大力同样豪气干云。

    刘备随后看向周围再次大喊:“诸位!国难当前,天下再无安宁之地!我等早已是避无可避。大势之下,怯弱退后者必亡,唯奋勇向前者得生!事已至此,何不协力诛杀群贼,靖国平难,还天地以安泰!也为尔等家人,搏一个百世安宁!诸君,请随刘某杀敌!!!”

    “杀!!!”

    刘关张、徐晃、孙大力五人,将五路部队,聚在一起,并列前行,好似组成了一架血肉战车,奋不顾死一般,朝敌人猛烈撞去!

    血腥残酷的搏杀,再次拉开帷幕。

    每个人都会有面临抉择的时候,而怎么选,却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难题。

    是的,从来不是难题。

    有些人毫不犹豫的选择逃避,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习惯。

    而有些人,则选择迎难而上,在名为大势的浪潮中,奋力拼搏,无关乎财富,无关乎名声,甚至无关乎胜败。

    有时候拼一下,才能觉着,老子活的很精彩,才能不愧对自己。当我们垂垂老矣,子孙绕膝的时候,可以吹嘘下,你爷爷我,年轻的时候,那是如何如何的风流倜党,卓伦不群。

    等到撒手人寰之时,亦心中无憾。

    这场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徐荣最后的杀手锏,也即将祭出。

    怯弱退后者必亡,唯奋勇向前者得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