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未战已先败

    中路大军的厮杀,仍然十分惨烈。

    西凉兵的突然爆发,着实让联军大吃一惊,再加两路伏兵冲出,围住了联军两侧,更是让大多数人惊慌失措。

    不过在慌乱之后,很快他们就察觉到,对方的人数其实并不多,虽然看似凶恶无比,声势吓人,但其实对联军造不成太大的伤害,只不过在一定的程度限制了,自己这边的行动罢了。

    被你们围住又如何,无非多了两个接战面而已,你们这点兵马,还想翻出天去?更何况,自己这边还有骑兵作为援军。

    联军将士重拾了信心,之前突如其来的压力也减到了低谷。

    然而,他们很快再一次,感受到了战事的凶险。公孙瓒的援军,被迫撤退了。

    公孙瓒憋屈的撤退,让联军的士卒,重新开始恐慌,毕竟那万余骑兵,是一道战场的生命线,有了他们的存在,步卒才会觉得有保障,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左翼的骑兵,并没有被击退,反而凿穿了对方的阵线,已经快到中路。

    冲过了阻碍的李然和典韦,杀开一条血路,总算赶到了中路,瞬间暴起从对方的背后发动了攻击,这使得左侧的西凉军,被打的措手不及,不得不分兵,两面交战。

    然而,事实,落霞骑兵并非全无压力,同样的他们后方,那本来已经被甩下的那些士卒,已经赶了来。

    “冲破他们!”李然高喊一声。

    他看准了曹氏将领所在的方向,手中突然发力,宝枪横扫、猛磕,将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些敌人,一个个的杀死、或者击退,向目标猛冲。

    相对于李然的奋力杀敌,典韦就相对显得轻松不少,他面前仍然没有能够,哪怕稍稍挡一下的敌人,骑兵一路长驱直入,很快接近,夏侯兄弟所在之地。

    骑兵一走,后面的追兵,自然而然的围了来,因此让中路联军更为慌乱的事情发生了,左右两侧拦截骑兵的那二路伏兵,也同样的贴近中路阵线,加入了战斗厮杀,这使得两侧本来还不算太大的压力,暴增!

    “夏侯将军,某奉主公之令,来助你们突围!”李然冲近后对着夏侯惇喊道。

    “还未鸣金,怎能私自撤退?擅行退兵,乃是大罪,李兄好意,惇领了,此时却是万万退不得。”夏侯惇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拒绝了李然的提议。

    李然闻言,同样觉得有道理,长天只是让他来助夏侯惇等人突围,但是没说过,可以在鸣金之前就撤退,私自撤退显然是大罪,若是因此让战斗失败,只怕长天和曹操都没借口保住他们。

    当然,对长天来说,有没有借口,和去不去做,是完全的两码事,不过这并非是李然应该考虑的。

    “既如此,那某就随诸位冲杀一番!”李然当机立断道。

    既不退,那便战!

    “哈哈哈,我觉着你这人顺眼,此战过后,我请你喝酒!”另一侧的曹洪,朗声大笑。

    曹仁坚毅的脸,同样微笑不止。

    “好!李某,定当奉陪!”李然大笑,率兵杀入了阵中。

    典韦有些羡慕他们,可惜自己要保护长天,也就不在战时可以畅快大饮,他随即把目光放在了敌人身,顿时怒火升腾。

    “都是你们这些杂碎,害的你爷爷不能喝酒!去死吧!”于是典韦前面的敌军,更加的凄惨了。

    中军最激烈的战场,并不只在曹氏将领所在的地方,在另一边的战场,血腥程度,丝毫不比这边差。

    而且那边的敌方中军的士卒,伤亡数量更大,堪称整个战场最大的一处绞肉机。

    这里有鲍信、于禁还有张颌,他们士卒精锐,数量也众多,一直作为联盟整个中军的锋头,领先于其他各路。

    “杀!敌军本阵,近战眼前,冲开敌兵,直捣黄龙!”鲍信大声鼓舞着,士卒们的士气。

    仿佛胜利真的近在眼前一般,士卒纷纷鼓起最后的力量,朝前猛攻。

    “张司马!”鲍信大喊道。

    “鲍大人,唤我何事?”张颌击退前方敌兵,随即回到。

    这一路从中场杀到,现在快到地方本阵之前,双方的配合,不可谓不默契,尤其是于禁与张颌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可谓精彩之极,完全看不出这是两个,互相不认识的将领,统帅的军队,仿佛已经早已熟悉了彼此一般,这说明一点,就是这二人率军陷阵冲杀,已经跻身于当世一流,真正的大将之才。

    “张司马,请与我军合力,攻破敌兵,冲击本阵,拿下那徐荣的脑袋。”鲍信喝道。

    “好此言正合我意,拿下徐荣,结束这场恶战。”张颌并没有考虑多久,点头同意了鲍信的提议。

    “主公,当提防那徐荣还有伏兵。”于禁在边喊道。

    “即便就伏兵,也不会过万,无需忌惮,此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鲍信吼道。

    于禁也不再言语,他只不过是尽自己的本分,必须要提醒鲍信,但是其实他的心中,同样是想着要,破开敌方中路,直捣黄龙的心思。

    至于伏兵,他和张颌刚才考虑的差不多。既然还没有鸣金收兵,就表示还有的打,绝非是毫无希望。他至少对曹操的判断,是相信的。而且那个武将不想在这种大战中,扬名立万,成为最瞩目的那一个。

    不过他们的,逻辑没有错,但是还不够全面,以至于判断产生了偏差,不鸣金不一定代表能赢,也有可能只是代表着,现在暂时还不能撤退。

    经过多次被打脸,那些诸侯已经不再讥讽,喜欢和那该死的异人一块的曹操了。

    看到鲍信和张颌,将兵马合在一起,开始做最后的冲击,这些人再不会打仗,也知道真正的关键时刻,来了。

    曹操紧紧握着令旗,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战场,一刻也不曾放松过。

    看到鲍信和张颌冲锋时,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他早已深知这一战,不是如何胜,而是如何不大败。

    事实公孙瓒撤退的那一刻起,就代表这场失败拉开了序幕,至于这场战斗,其实在开战之前,就已经败了。

    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此人,当真可怕,董卓有此人相助,讨董大事,难加难。”曹操暗自轻语道。

    在左路的长天,看到李然没有助他们突围,反而一起参与到厮杀中时,心里并没有不快,这是必然的,本来的意思,也只是在撤退时,在助他们突围罢了。

    “公台,为何还没鸣金?徐荣本阵之余千人,却毫无怯意,分明胸有成竹,若没有杀手锏,前两路伏兵,又有何意义,这些孟德不可能不清楚。”长天问道。

    “主公,曹公此举,只怕是想在最合适的时候撤退,让对方发力到空处,减少损失。不过,现在只怕有些问题了,鲍信和张颌突然舍身猛攻,只怕会让徐荣的后招,更快的到来。”陈宫说道。

    “嗯,战场局势真是千变万化啊,非人力能预料。不过这徐荣,能把整场战斗,把握到这种程度,果然是顶尖帅才。”长天点点头。

    “你看,那是不是你的兵?怎么快接近中路了?”李大妞,指着战场喊道。

    长天顺着大妞指的地方一看,果然,麴义率领着麾下士卒,一路狂飙,朝着自家骑兵的方向,极速冲过去,显然是要冲阵。

    他想了想之后,明白过来,应该是刘备让麴义去救援的,不过麴义这次去,说不定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杀!推开他们!撞开他们!杀光他们!将士们胜利,近在眼前!”鲍信大喝一声。

    经过艰苦卓绝,血腥无比的拼杀,鲍信军和张颌军,终于快要冲破对方中路的阻拦了,徐荣千人的本阵,近在眼前。

    徐荣冷眼看着,即将突破的敌人,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一片冰冷,不是愤怒和仇恨道极点的冷,而是无动于衷,已经一抹残。

    “哈哈哈,徐荣小儿,受死吧!”第一个突破的鲍信,喘着已经浑浊不堪的粗气,大声笑道。

    但是他看见徐荣高举右手的令旗,放下猛然一挥。

    随后,徐荣的真正的杀手锏,发动了。

    “有援兵又如何,再多的兵,也救不了你的狗。。。”

    鲍信还没说完就停止了,眼睛瞪圆,连瞳孔都有些放大。

    他自信能够突破任何敌人的阻挡,拿下徐荣的脑袋,但是眼前的敌人,显然超过了现在他那疲累的士卒,能抵挡的程度,那是马铠齐全,重铠披身的,西凉铁骑。

    只见徐荣后方,冲出三员将领,各自领一队骑兵,朝中路缺口而来。

    “退!快退!绝不能抵挡!”鲍信大声呼喊。

    张颌于禁同样大惊,立刻往左右拼命冲杀,试图躲避。

    将近五千西凉铁骑,朝着已经将敌人限定住的道路,如同压路机一般,旁若无人的,开始了笔直的、稳健的、沉重的、无可阻挡的碾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