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蠢蠢欲动。

    “此番鏖战,幸得各家将士,尽提宝剑,慨然向前,奋不顾身,星飞火撒。方能力保虽败不乱。为帅者,赏罚分明,恩威并济,方能安稳军心。本盟主论功行赏,从不避亲疏,不分贵贱,只论对错。李然、麴义、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仁、李通,此七人,为我大军阻断西凉铁骑,居功甚伟,赏金三百,良马十匹,李然、夏侯惇,临阵斩将,更赏金五百,良马二十匹。”袁绍在中军大帐之后,用他洪亮的声音,对着众人说道。

    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张颌、于禁,破阵有功,几近徐荣本阵,后虽有失,却不抵功劳,赏二人,金一百,良马五匹。”

    众人点头称是,唯有韩馥对张颌极为不满,在韩馥看来,如果他不擅自和鲍信合力,冲破敌阵,岂会遭到这样的损失,现在自己的兵死伤许多,他竟然还能得到赏赐,韩馥心中闷闷不乐。

    虽然袁绍把目光对准了公孙瓒,说道:“公孙伯珪,轻敌冒进,以至弃友军不顾,大败而归,当罚。伯珪,诸将赏赐你出一半如何?”

    公孙瓒心有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富裕,这点东西还不算什么。

    然后袁绍有说道:“身为盟主,战前不察敌情,战时举措有误,此番失利,绍责无旁贷,当罚。诸将赏赐的另一半,绍来出。诸君以为如何?”

    “袁盟主赏罚严明,自承过错,不失为英雄本色。”袁遗第一个站起来恭维。

    “此言甚是,能等袁盟主如此,何愁讨董大业不成。”王匡也说道,这次他队伍靠后,损失极小。

    “本初高义,实乃我辈楷模,来,此杯当敬本初!”曹老板站起来,不失时机的说道。

    其他诸人,不管心情如何都站起身敬酒。

    一爵饮完,突然有不协调得声音传来。

    “右将军,听闻汝活捉了贼将华雄,此人连斩我联军,两员大将,正该将其,开肠破肚,凌迟枭首,以振军心才是。”

    说这话的人是袁术,不过通过耳语提醒他的,却是他边的陶谦,席间的韩馥一听面色也是恨恨,若果不是这个华雄,自己的无双将,怎会折去,此人该死。

    众人看向长天,而长天则好整以暇的放下酒杯,说道:“此人我有大用,准备说其弃暗投明,为讨董大业,平添助力。”

    “怕不是用在此处吧,想必是你见其勇猛想收为己用才对。”陶谦阴恻恻的说道。

    “干你屁事,你一个小小刺史,有何资格与本将军这样说话。”长天随口说道,看也不看陶谦。

    “那本将军,有没有资格和你说话呢?”袁术的声音同样阴阳怪气。

    “袁公路,若非本将军与曹孟德的兵马,挡住了那西凉铁骑,现在你还能安心坐在这里饮酒作乐?只怕早就屁滚尿流,逃回南阳了吧?”长天瞥了他一眼反戗道。

    “而且,战俘同属战利品,本将军的战利品,何时轮到他人来处置了?袁盟主,莫非这讨董大战的收益,均要献出,共同分配?”长天不顾对自己怒目而视的袁术,把头转向了袁绍开口问道。

    “好了,战俘一事,到此为止,无需再议。”袁绍现在要保持自己,英明神武的雄主气象,不会对此事纵容。如果长天是个无能之辈,无名小卒,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的实力有目共睹,而且跟曹操关系默契,一向对曹操欣赏有加的袁绍,自然不会放弃拉拢的机会。

    自己霸业有成,曹操等一班能臣干将,在左右忠心辅佐,才是他袁绍梦寐以求的事。

    酒宴匆匆结束,也实在是大多诸侯心中,如丧考妣,急着回去思考以后的对策,没有心思饮宴。

    离去之时,陶谦张邈等对长天深深的看着,长天反瞪了他们一眼:“看本将军做什么,小心晚那徐荣夜袭营寨,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二人听后,顿时心头一颤,快步离去了。

    就连袁绍心中也是一惊,赶忙拉住曹操,问:“孟德,你看无垠所言,可能否?”

    曹操暗自好笑,说:“本初勿忧,无垠乃戏言耳,徐荣大战已疲,连折三将,此战虽是他胜,但军士却无再战之心,我中军数万将士未动,就算他来,也讨不得好,本初宽心便是。”

    袁绍点头,松了口气。

    各路诸侯,大部分各自回营默默的舔舐伤口,不过有三路却聚在了一起,十分热闹。

    “哎,我说守诺,听说你家右将军,给你许了门亲事,还是那袁术未过门的夫人?你可艳福不浅啊,今日不见你喝吐了,可别想爬出这道门。”曹洪扯着大嗓门,对着李然说道。

    “正该如此,今天老张谁都不敬,独独敬你一人。”张飞的嗓门不用扯,也大的吓人,他抱着一个硕大的酒坛子,对李然嚷道。

    “好,李某今日,就舍命陪君子了!”李然喜事临门,自然豪气干云的说道。

    “今日又非洞房,你们何必如此,我看不如就一人敬一坛吧,就翼德那种坛子。”夏侯惇立刻好言相劝道。

    “哈哈哈哈哈”众人大笑不止。

    诸将聚在一起畅快的痛饮,就连一向严肃的徐晃,也与同为河东人的关二爷,连番对饮。

    看着热闹的诸将,曹操也面带笑意,只不过眼中却有忧色,他对长刘二人轻声说道:“无垠、玄德,今日会,我观各路诸侯已无再战之心,如之奈何?”

    刘备听了,皱眉不语,他深知讨董只凭在场的三人,是不可能成功的,实力相差太悬殊。

    “二位勿忧,战与不战,不在诸侯,而在袁绍。二袁起兵,已有称霸之意,不会轻易退去,至少不和董卓做过一场之前,不会退。而袁氏嫡系,大半在洛阳,性命但操于董卓之手,我观那袁氏宗族,必被董卓夷灭,到得那时,二袁想退也不会退了。”长天作为玩家,自然心中无忧,对着曹刘二人说道。

    曹刘听后,各自点了点头。

    “袁本初,还真狠啊。”曹操心中默念道。

    这场大战,各家都有不少损失,其中以鲍信和韩馥最大,刘岱、乔瑁、袁遗等次之,总而言之乔瑁是最亏的,因为他接连两次,损兵折将了。

    而长天的军队也有不少伤亡,他死了将近两千人,伤者更多,虽然伤者已经被及时救治,很快就会愈合,但是两千人的损失,对长天来说也不可谓不大。

    联军失败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天下,就连也知道的清清楚楚,不少没发兵的太守暗自庆幸,幸灾乐祸的也有不少,更甚者还有蠢蠢欲动的人。

    远在西凉的马腾韩遂,因为董卓大胜联军声威大震,而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自此与关东诸侯,断了联系。

    会稽太守府。

    “使君,唤我前来所谓何事?”一名年轻人对会稽太守唐瑁说道。

    “仲翔,你替我送一封书信,去那异人的落霞城,给弘农王。”唐瑁递给对方一封信。

    “是。”年轻人接过书信领命而出。

    唐瑁坐在椅子,自言自语道:“弘农王,你可别怪唐某,讨董失利,颍川难保啊。”

    在临淮郡东城县一处大户人家,有一人正在门口迎客。

    “怪不得今日院内槐树,喜鹊三鸣,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刘子扬前来,贵客登门,肃有失远迎,罪过罪过。”一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对着面前一名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说道。

    “子敬休要埋汰我,你鲁子敬的大名,天下谁人不知,连那右将军,也只将你列在康成公之后。”刘晔没好气的说道。

    “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和康成公同举茂才?”鲁肃笑道。

    二人在屋里坐定,然后鲁肃问道:“子扬此来所谓何事?”

    “不瞒子敬,晔自举茂才后,便受了那巢湖郑宝要挟,不得不为其效力,今日前来,便是想要啦子敬入伙的。”刘晔说道。

    “好你个刘子扬,自己不思脱身之策,反到来拉我入火坑,鲁某真是白交了你这个朋友。”鲁肃故作气愤道。

    “子敬莫恼,这不是找你商量对策来了,兄可有良策助我脱难?”刘晔问道。

    鲁肃指着刘晔笑道:“此等小事,难道还难得住你这个佐世之才?给那郑宝找一强敌,送其去死,岂不简单?”

    “不瞒子敬,我正有此意,只是想请子敬,帮忙联络。”刘晔连忙说道。

    “子扬心中已有人选?”鲁肃问道。

    “当朝右将军如何?”刘晔笑了笑。

    “不错,若右将军在,此贼未必敢轻动,此时将军不在,而那落霞向来富庶,更兼弘农王便在此处,郑宝想必愿意铤而走险。也罢,落霞城我早有耳闻,心中颇有向往,我便替子扬兄,走一遭。”鲁肃点了点头。

    “多谢子敬。”刘晔大喜。

    于是两人便开始了细细的商议,如何能把郑宝的部署,一网打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