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软饭哥终遭嫌弃

    崇明岛落霞城,落霞书院。

    由于蔡邕的立刻,一时之间没了先生坐镇,而长天几次想请郑玄前来,人老郑头却不肯答应,毕竟人家和长天不熟,不知道他为人,因此不想成为长天手中的棋子。

    长天也不以为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吧,而且蔡邕自己也肯定是要弄回来的,不可能放任王允把蔡老头杀了。

    不过幸好的是,他招募到了阚泽,即便现在对方未及巅峰,但是教教学子,是绰绰有余了。

    刘辩与曹昂对阚泽也是亦师亦友,非常敬重。

    长天对这两个小子,也没放松过,既然都叫他叔父,他不会因为一个是废帝、一个是曹操的儿子,就放任自流。

    长天安排阚泽尽心尽力的教导,并且还准许他们,可以到盖勋处请教,习武、学政,甚至行军打仗,盖勋都足以成为良师。

    二人对长天那也是尊敬万分。

    两个小子,因为年龄相近,又有同窗之谊,渐渐成了好友。

    “展才,有人找你。”曹昂走进来,对刘辩说道。

    展才是长天给刘辩取得字,古人二十加冠取字,二十之前大多是取个乳名或者小字,比如李通字文达,小字万亿,又比如曹冲的小字仓舒,曹操的儿子取字,大都以子开头,所以仓舒应是小字。

    当然规矩对长天来说,是等于没有的,于是刘辩有字了,然后曹昂也有字了。

    为此曹操和长天还争论过一番,以老曹的意思,长子的字当然是他来取,但是奈何长天取得字,不知为什么,极为符合老曹的心意,曹老板忍着一脸的不快,也就只能同意了。

    “子脩,何人找我?”刘辩好奇道,他又不会有什么熟人。

    “不知,只知道是会稽来人。”曹昂摇了摇头。

    “哦,那是我妻家来人,我妻父现为会稽太守。”刘辩了然道。

    “什么?你已有妻室?”曹昂吃惊道,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小伙伴,与自己的距离拉得好远。

    “正是。”刘辩十分得意,自来到落霞与曹昂结交之后,人也变得开朗起来。

    刘辩与曹昂来到了书院客室,见到了来这里的虞翻。

    “虞翻见过弘农王。”虞翻站起身施礼道,全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纪而看轻。

    “虞先生免礼,小王尚年幼,当不得先生之礼,不知先生此来,所为何事?”打过招呼后,刘辩大方的坐在了椅子问道。

    “我家使君,让某带来一封书信,具体事宜下官未知。”虞翻取出书信递。

    “多谢先生。”刘辩毕竟小孩心性,接过来之后就拆开细看。

    但是,随着刘辩越看,脸色越白,双手开始发抖,最后整个人都有些发呆,眼中多是屈辱之色,信纸也从指尖滑落在地。

    虞翻微微皱眉,心中猜测原委,而曹昂见状果断的拿起书信,查看起来,这一看顿时气得义愤填膺,把书信往桌子一拍,大怒道:“唐瑁,欺人太甚!”

    “展才,此事当告知叔父大人,让叔父为你做主!”曹昂对刘辩说道。

    “不,我蒙叔父大恩,将我救出洛阳,更是收留与我,已是感激万分,岂可因私事,再劳烦叔父。”刘辩脸色苍白,摇头道。

    虞翻见状,轻轻的问道:“不知弘农王,何事至此?”

    “汝是会稽功曹,那唐太守做的事,难道汝还不知?”曹昂对虞翻大喝道。

    “这位公子息怒,太守只是着虞某送信,并未告知缘由,那封书信可否交于某一观。”虞翻这种做法,并非逾矩,若果书信中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那就等于唐瑁把他卖了,所以他自然要问个清楚。

    “你自己看!”曹昂没好气的把书信扔给了虞翻。

    虞翻拿过细看,越看眉头越皱,这唐瑁岂能如此行事,他竟然敢退刘辩的婚,他不怕右将军发飙么?讨董失利,不代表右将军城破人亡啊,你这样行事,能讨好谁?就算讨董大败,董卓占领关东州郡,也绝不会因此,对你唐瑁高看几眼,此举殊为不智。

    “唐太守,乃某官,他之所为,某不好置喙,不过。”虞翻说道这里停了停。

    两个小子同时把目光对准了虞翻,想听听他的不过。

    “不过,以某之见,此事应当禀报右将军,因为此事不仅仅关乎弘农王,还关乎到右将军的脸面。”虞翻说道。

    “哼,你倒是会说,你是唐瑁的人,你这么做不怕他人说你吃里扒外?”曹昂鼻孔里出去,显然对虞翻没有好感。

    “公子说的正是,正因为虞某事唐太守下官,才会为其考虑,免其自误,在右将军的怒火之下,家破人亡。”虞翻笑道。

    其实三人不知道的是,长天现在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叮!系统公告:会稽太守唐瑁,传书落霞城单方面取消其女唐姬与弘农王刘辩的亲事,落霞玩家长天,引发退隐藏事件“退婚流”,名声升1000点。

    “嗬,这特么长天的名声真好赚,平白无故就得了1000点,老子端了一窝马匪,才10点。”

    “切,你懂啥,这叫打脸,长天的脸皮,被这唐瑁扇的啪啪响。哈哈哈。”

    “右将军遭遇退婚流,这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或是软饭哥终遭嫌弃,亦或是小白脸不能人道。欲知详情,敬请期待。”

    一时间玩家议论纷纷,简直比联军失败,还能吸引眼光。

    虞翻继续委婉说道:“想必右将军,一定能好好的规劝,我家唐太守,让其回心转意。”

    正在虞翻说话的时候,三人的耳边同时传来了,一道长天的怒骂之声。

    叮!右将军千金讣告:唐瑁老儿!!!汝欺吾太甚!汝若不亲自将唐姬,送至落霞城。待讨董事毕,本将军必亲提大兵,踏平颍川唐家!汝不北走胡,南走越,绝不生置汝也!!!

    三人对此声音似乎没有任何的意外。

    虞翻笑盈盈的说道:“右将军神通广大,显然已经知道了此事,弘农王大可不必担心,想必不日之后,某便能喝弘农王的喜酒了,届时还请弘农王莫要记恨在下才好。”

    刘辩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更是带了喜意,说:“叔父愿为小王做主,小王喜不自胜,多谢先生吉言,届时一定不忘请先生赴宴。”

    “叔父就是叔父,果然霸气侧漏!”曹昂佩服道,因为经常和妞妞在一起,曹昂他们也学会了不少现代词语。

    “此事已毕,虞某便告辞了。”虞翻起身要走。

    “先生请留步,我叔父求才若渴,先生何不留下为我叔父效力,岂不比当会稽功曹来的自在?”刘辩出声挽留虞翻。

    虞翻笑了笑,淡然道:“右将军,神人天降,胸怀四海,威震寰宇,虞某深感敬佩,右将军讨董功成之时,便是虞某举身投效之日。”

    虞翻走时还深深的看了刘辩一眼,他对于长天与刘辩的关系,也十分的感兴趣,不知道以后长天会如何对待刘辩。

    “讨董只怕很难啊,若真能讨董成功,虞某便真投了这长天,又有何妨。”

    虞翻随后离开了落霞。

    这边事毕,玩家那边仍然热火朝天。

    “我说,这右将军千金讣告,是啥玩意儿?”

    “你没看官方介绍么,当官职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凭印信发布千金讣告,一次一千金,不但国内所有人都看得到,连都能知道。”

    “嘶,这么贵?一下子就一百万去了?”

    “这长天卖屁股,能挣这么多钱???要不咱也试试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