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张颌战吕布

    “这是要三英战吕布了?”

    “刚嗝屁的那个是叫方悦吧,还名将呢,三回合都没过就死了。”

    “再废也比你厉害,那方悦杀你这样的,一千个也不带皱眉的。”

    “接下来是穆顺?”

    “噗那是谁,那不是穆顺吧。”

    吕布斩杀方悦根本没花多少力气,那所谓的河内名将,在黄河一战之前,杀他只要五合,现在三合都走不了。

    斩将之后,吕布自然继续搦战。

    “叫那黄脸贼厮,来与我一战,我必取他首级!”吕布对着联军的营门大喊。

    “典韦小儿,速来与我一战!”吕布突然看见,营门里走出了大量的人员,显然是诸侯出来观战了,他一眼就看见典韦正在其中,立刻骂道。

    “嘶,怎么方悦已经被斩首了?”

    不少诸侯倒吸一口凉气,这方悦出来才多久,自己这些人还没走出大门这人就死了?这吕布也太猛了吧。

    “哼!还有谁愿与我取下吕布首级,赏金五千,良马百匹!”袁绍环顾诸侯和众将大声说道。

    此时张扬猛的拉住了想要出列得穆顺,不让他出去,吕布与他关系不错,他自然知道对方的强大,凭穆顺绝对是去送死。

    见无人应答,吕布骑着赤兔马,在门前左右奔驰了连个来回,带起无比气势,犀利之极,只见他手中方天画戟朝联军等人一指,大声吼道:“谁来送死!”

    长天发现这吕布的行头也换了,比次见时要威武得多,身披百花袍,腰系狮蛮带,束发金冠簪雉羽,护躯宝甲砌银鳞,配方天戟,赤兔马,端的是神人天降,世仅见。

    “长天小儿,速来跪降,饶尔不死。”吕布指着远处的长天嘲笑道。

    陶谦一听顿时朝长天笑道:“闻右将军帐下有猛将典韦,曾与吕布大战,这吕布小儿如此辱骂,右将军何不使典韦去取那吕布首级?”

    “是真龙岂与鸡犬争锋,那吕布在我看来,如同猪狗一般,根本不配我的人出手,不过我看陶刺史你,到十分适合与吕布成为对手,何不使三刀大将出战?”

    “哼。”陶谦不再说话,这异人明显是在骂自己和猪狗一样,心中极为气愤,他已经打定了注意,一定要狠狠地弄死这个异人的所有部曲。

    “主公,要不我去挫挫他的威风。”典韦对陶谦的话没有理会,但是撇了撇嚣张至极的吕布,他还是请示道。

    白马一听典韦的提议,非常兴奋立刻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长天摇了摇头,说:“不用急,看看再说。”

    “怎么?无人敢与那吕布一战么???”袁绍瞥了长天这边一眼,随即再次环顾四周皱眉问道。

    诸人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不快,公孙瓒当即就要提矛而出,不过另一个人先走了出来。

    “我有将张颌,身具万夫不当之勇,可斩吕布。”韩馥走了出来,大声说道。

    他这一句话让长天好生意外,这韩馥竟然想送张颌去死???这货的心眼也太小了吧?可惜自己招揽对方的可能性太小了,不然这个张颌怎么也值得自己花大力气下去,不过长天还是打算试一试,不尝试就放弃显然不是他的作风。

    韩馥的话惹得众位诸侯全部看着他,而且大多数还是斜眼看着,尤其是曹操和刘备,实在对此人感到太不屑了,为那张颌感到不值。

    “二弟三弟,待会若是俊义有难,务必将之救下。”刘备对关羽张飞说道。

    “大哥放心。”关张点头。

    同样的对话也出现在曹操这边,他对自己身边的五员大将说道:“过会若是那张颌不敌吕布,你们五人一拥而,救下张颌。”

    “用得着如此?不过是个吕布而已。”曹洪有些不太情愿。

    “那吕布非一人可敌,听我的便是。”曹操对他说道。

    长天对典韦徐晃等人,也是这样说道。

    袁绍心中好笑,这韩馥简直蠢到了极点,把自己的人往死路推,此次过后不管那张颌是生是死,无人再愿为这韩馥真心效力了,这冀州自己已经是唾手可得。

    “俊义可有把握?俊义是统军大将,自可不必做这匹夫之争。”袁绍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太高了张颌,拉拢的意思,根本毫不掩饰,惹得韩馥对张颌杀意更添。

    “吕布虽勇,颌却不惧。愿斩吕布首级,献于主公帐下,以报主公知遇之恩。”张颌前一句语气冷淡,是对袁绍说的,后一句十分诚恳,却是对那韩馥说的。

    韩馥把头一偏,根本不理张颌,这种不听自己号令的家伙,迟早反叛,死了更好,有何可惜之处。

    张颌淡淡的看了韩馥一眼,不再说话,大步走出了营门,他对韩馥已经是仁至义尽,问心无愧,自己黄巾之时,就是冀州将领,韩馥不过是新领冀州,说是知遇之恩已经是夸大了极多,此战过后,他就回归故里,与韩馥再无瓜葛。

    不过在此之前,先要赢下这场,人人都说吕布骁勇无比,天下无双,但是,他不信。

    “吕布休狂!河间张颌在此,特来取尔首级!”张颌拍马舞枪,直取吕布,那气势简直威凌天下,无可匹敌!

    “哈哈哈,倒是个对手,某来会你。”吕布自然不甘示弱,同样催动赤兔,朝张颌冲去。

    二人催马而过,武器撞击在一起,各自掂量着对手的份量。

    “五十回合,取尔首级!”吕布还是老样子,画戟一指张颌,那张狂的样子,仿佛已经定下了对方的命运。

    “呸,装逼。”典韦骂了一句,从红尘一刀那里,新学来的词语。

    张颌也不答话,脸色变得凝重,此人果然厉害,强大的程度,甚至还要超过关张二人,可谓平生仅见!

    时间很快,十个回合一晃而过,遮、拦、挡、架,刺、削、劈、砍,招招平凡,速度也不算快,这种战斗在外人眼里看似平淡,但是激烈凶险之处,只有真正强大的人才能体会。

    “那姓吕的好生厉害,那张颌怕是难以胜他。”张飞瞪圆了双眼,第一个说道。

    二爷的神色也变得更冷了,显然这吕布的强大同样超出了他的想像。

    “啧啧,怪不得孟德让我等齐,我在这吕布手里,只怕难以走出三十招。”曹洪咋舌道。

    “我们人多,怕什么。”夏侯渊冷笑道。

    平时不太说话的夏侯渊,一发言让众人会心一笑,吕布再强也终归只有一个人,联军这边人太多了。

    此时看着场中大战得韩馥有些皱眉,对自己之前的行为好像有了点悔意,能跟那吕布交战这么多时间,这张颌似乎要比那潘凤还要厉害。

    诸人看到这种情景,心中直乐,这韩馥真是有眼无珠。

    吕布的五十回合早已过去,张颌仍然枪法不乱,精神抖擞,面对吕布怡然无惧,而且攻守得当,未见落于下风。

    “这张颌真是员猛将!可惜跟错了人。”曹老板心中叹道。

    “不好!”曹操突然大惊。

    “张颌坐骑已然乏力,若无助力,必然有失!”曹操对边将领说道。

    “速去援助。”曹操急忙说道。

    曹家人还没冲出去,其他人已经冲出去了。

    包括关张二人,长天的武将,袁绍的武将,随后曹家人,也同样冲了出去。

    吕布一看对面竟然冲出来十七八个人,同时向他攻过来,顿时破口大骂。

    “吾靠,尔等竟然如此无耻!简直无耻之尤!”吕布骂归骂,也没闲着,立刻拨马回身就走。他再自大,也没想过,一个打十七八个,别说其中还有几个气势,让他也不得不慎重的家伙在。

    下一次一定要把张辽高顺他们也带,这些联军的人太无耻了,吕布心中如此想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