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绝影

    见吕布拨马回转,张颌没有追赶,自己的马匹已然乏力,再加天生的等阶压制,在对方的赤兔面前,有种天然畏惧,幸好对方不是公马,不然只怕会被咬的遍体鳞伤。

    “此人当真厉害,即便是坐骑相等,只怕也不敌此人,落败当在三十合之后。”张颌看着吕布的背影,暗自思忖。

    张颌本来自觉不会输于任何人,但自从次看到典韦干净利落的解决华雄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坐井观天了,而今天遇到的吕布,竟然在招数、速度、力量等方面,都隐隐压制住了自己,确实强悍!天下无双,绝非虚言。

    对于派出人马救援的四路诸侯,张颌自然心存感激,若要选择主公,当在此四人之间。

    “颌与战不利,未能取下吕布首级,请主公恕罪。”张颌来到韩馥面前,抱拳沉声道。

    “哼,退下吧,丢人现眼。”韩馥看见四路人马齐出救援,拉拢张颌之心毫不掩饰,哪里还会对张颌有好脸色,直接将其挥退。

    “哈哈哈,此非战之罪,实乃坐骑羸弱耳,儁乂无需为此挂怀。”袁绍大声打着圆场,眼里越看张颌越顺眼,大有立马拉进麾下的意思。

    “多谢盟主,此战确乃颌不敌那吕布,推诿假托非君子所为。”张颌无比坦诚的说到。

    “好,好一个非君子所为!曹某佩服。元让,将我的绝影马牵来。”曹操在边大笑道,其他时间他愿意给袁绍面子,甚至拍拍马屁,不过事关人才,曹操从来当仁不让。

    没多久,夏侯惇将曹操的坐骑牵了过来。

    联军诸侯,立刻被其所吸引,只见那绝影马通体一片纯黑,毛发隐隐泛光,绝无一丝杂色,行走之间四蹄生风,躯干壮实,四肢修长,仰首嘶鸣,竟有龙吟之声,端的是神骏无比,果然是一匹龙驹!

    不但众多诸侯被吸引了,几乎所有武将都用艳羡的目光,看着绝影马,试问武将哪一个不喜欢好马,君不见,吕布为了赤兔直接把丁原给卖了么,足见一匹龙驹对一个猛将的吸引力。

    “好一匹龙驹!不在右将军的白龙与吕布的赤兔之下。”对马十分在行,并且还有着异样执着的公孙瓒叹道。可惜是黑的,他心中又默默的加了一句,他最喜欢的马还是长天的白马,在他眼里简直是一匹神驹。

    “儁乂,此马便赠与君,愿君来日凭它驰骋疆场,建功立业!”曹操无比诚恳的大声说道,双眼直视张颌,没有丝毫的犹豫,似乎根本不在乎张颌,会不会加入自己麾下。

    这话引的曹氏众将纷纷侧目死盯张颌,显然不愿曹操将自己的坐骑送给别人。

    “颌多谢曹公好意,君子不夺人所爱,况颌乃一介败军之将,岂敢受此龙驹,还请收回。”张颌推辞不受。

    “宝马赠英雄,说的便是此时,此马于我乃是明珠蒙尘,与君则如虎添翼,儁乂无须推辞。今董逆未除,贼将猖獗,正需儁乂这样的良将,为国杀敌建功,儁乂为了汉室江山,也该收下此马。”曹操亲自将缰绳塞到了张颌手里。

    “谢曹公!”张颌感动异常,对着曹操躬身道。

    韩馥见此情景心中恼怒之极,现在这张颌还是自己得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他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愿再看。

    袁绍面带微笑,心中则隐隐有些不快,这曹孟德下手还真果断。

    长天心里佩服曹操的大方,要是让他用白马换张颌,他是不愿的,当然这也是因为白马实在有灵性,与长天之间感情匪浅,他舍不得用白马去做交易。

    “你看看人家的马,多么好,多么乖,多么听话,再看看你,啊?”长天对着白马数落道。

    “还有你,整天好吃懒做,除了吃就是睡,又不挣钱,知道一个金盆子,能买多少条你这样的狗吗?啊?”长天又对大黑数落道。

    “嗤嗤,你刚才的样子,好像我妈。”李大妞笑着对着长天的耳朵轻轻吹气。

    长天也笑了笑,说:“这两个家伙太不省心,还是二黑更好。”

    说完他一把抓住肩膀的二黑,从它的小口袋里掏出两个果子,递给大妞一个然后开始啃,二黑捂住自己的小口袋,委屈的看着主人,小眼珠好似隐约有泪光。

    大黑则根本不看长天,对愚蠢的主人的数落不理不睬,自顾自啃着李然弄来的老虎肉。

    白马心中十分不屑,心想有什么马还能比我好,老子天天下唯我第一,所有的马都只配在自己面前臣服,只有小兔兔这样漂亮的母马,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绝影是什么东西?老子连看都不会看它一眼。然后白马刚想到此处,就看了绝影一眼。

    这一看就了不得了,白马双眼一突,死盯着绝影,口水直流,小腹似乎燥热在蠕动,他立刻就准备狂奔过去。

    “小影影!”白马开始嘶喊,随后开始挣扎,准备挣开缰绳,朝绝色黑马冲过去。

    “混账!!!你干什么!再敢乱动,老子把你送到夷洲,让你再也看不到别的母马!”长天看着不安分的白马,大骂道。

    长天对着白马的脑袋猛拍了几个巴掌,才算让白马冷静下来。

    只是白马仍然深情的望着绝影,视线再也难以移开。

    “如果小兔兔是热情的火焰,奔放如诗,那么小影影就是水边的伊人,恬静秀美,如果能同时相处,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别有一番风味。天啊,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她们,却不能长相厮守!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难道是因为,我的主人太蠢了???”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这世界最远的距离,那就是我们之间近在咫尺,却无法在一起,我的心好痛啊。”

    “不行,老子一定要做点什么,让小影影注意到我,对送她礼物!”

    白马想到此处,开始四处寻找,然后自然而然的,再次看向了,大黑。

    大黑,自从次差点被白马,送掉之后,就一直警觉性很高,对白马十分的戒备,此时看到白马那幽幽的目光,哪里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立刻准备转移阵地,它准备把自己的狗食盆子拖到李大妞的脚边,再进食。

    然而,白马似乎对大黑的行动早有预料,抬起左前蹄,飞快踩了下去。

    啪,这一蹄正好踩在大黑的脸,大黑开始奋力得挣扎,白马却无动于衷,它叼起大黑的金盆子,把头一甩,只见那盆子朝绝影笔直的飞去。

    嗖,黑马只见一个金闪闪的东西朝自己飞来,很轻松的将其接住,一看却是个金子做的盆子,顿时十分开心,调皮的朝白马眨了眨眼,然后将盆子收了起来。

    “汪汪汪汪!”大黑开始狂吠,白马丝毫不为所动,它的心已经融化在黑马的媚眼里了。

    “妈的,你这败家玩意儿,老子要把你卖掉!”长天大怒。

    “哎,卖给我,千万卖给我。”红尘适时的冒了出来,他对白马早就垂涎三尺了。

    “可以,你付一千金就拿去吧。”长天用手指着说道。

    红尘一听顿时大喜,一千金买一匹绝世龙驹,简直太值了,他立马就想掏钱,趁长天来不及翻悔,把白马买回来,然而钱还没掏出来,脸色就垮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长天手指的是大黑。

    张颌无比感激的带着黑马下去了,这边因为吕布退却,众人同样也准备散去。然而,吕布又回来了。

    这次他把自己麾下的所有人,都带了过来,对着联军大喊道:“尔等以多胜少,非英雄所为,可敢与我再战一番?便是斗军、斗阵,亦无不可!”

    吕布自然心有不甘,他要挽回自己的面子。

    然而此时袁绍正因为被曹操抢了先,正在气头,见吕布再次来挑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骂道:“无知无畏,自不量力!全军出击,与我灭杀此贼!”

    然后,吕布就看见对面的千军万马,漫山遍野齐齐向自己冲来,顿时破口大骂,他再猛也打不过这么多人,三万对三十万,还是刚正面,这怎么打。

    “撤退!速速撤退!”吕布惊呼道。

    “袁绍小儿,他日相遇,我必取你首级!”吕布一声怒骂之后,带着自己的人马,逃之夭夭。

    一场闹剧结束,就在吕布败退的同时,董卓到了虎牢关,而荀攸的谋划也悄无声息的开始发挥作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