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余者碌碌,五金一个。

    “这根本是场极不对称的战斗,董卓那边如狼似虎,联军那边人心不齐,我想不出联军,有任何赢的可能。”有玩家摇头道,好像很后悔参加了讨董阵营,这完全跟说好的不一样嘛。

    “人家兵法上不是说,兵不在多,而在精嘛,联军猛人够多,精锐部队也很不少,说不定就能力挽狂澜什么的。”有人似对此说法十分不屑。

    “行了吧,打仗又不是靠嘴巴说的,就算兵精将猛,那也是在说董卓那边,最猛的吕布在他麾下,最强的步兵陷阵营在他麾下,强大的骑兵西凉铁骑,也在董卓麾下,更别说还有那三千强的变态的飞熊军了。我想想都怕,这还打个毛啊。”

    “说不定就能出奇制胜,战场的事谁说的清楚,再说了要是董卓必胜,后面还怎么搞还有个屁的三国,董卓不死那些诸侯基本打不起来。”又有人反驳道。

    诸侯联盟的众多玩家,心有戚戚,而洛阳阵营的玩家,自然兴奋异常,终于有机会能,推翻历史了!一定要赢了这场战斗,最好能杀了袁绍和曹操还有刘备,当然长天这种小白脸,更是要杀他一百遍啊一百遍。

    董卓与盟军即将大战得时候,落霞城对郑宝的战斗却还早,不过这种结局已定的战斗没有讨论的必要。

    落霞城城主府。

    “盖长史,何故忧愁?那郑宝不过癣疥之疾,反手可灭,何须为此烦心。”鲁肃看着愁眉不展的盖勋,好奇的问道。

    “不瞒子敬,某非为郑宝之事,实为主公讨董之事而忧。”盖勋看见鲁肃后眼神一亮,回道。

    “哦?在下在落霞居住甚是安乐,一时倒也不知讨董之事如何,莫非诸侯联军遭遇大败?”鲁肃笑了笑,随口说道。

    盖勋闻言心中腹诽,骗鬼去吧,你还不知道,分明是想等我说出来,于是只得说道:“董卓大军已经逼近酸枣,马步军共计二十余万,更兼兵强马壮,悍勇无比,我只恐联军非是对手,有心出力,却苦无方法,先生可有良策教我?”盖勋诚恳的问道。

    “哈哈哈,我当如何,此事易耳,我居落霞时日颇久,倒也不好白吃白喝,愿献出一策,算是报了这几饭之恩。”鲁肃微笑道,言辞之间很是洒脱。

    “勋,洗耳恭听。”

    “盖长史久居西凉,素与皇甫嵩、朱俊这两位车骑将军交好,今皇甫虽亡,朱俊尚在,此人于扶风屯兵三万,抵御羌贼。长史何不修书一封,说明利害,劝其举兵,进逼长安,断董卓归路,以呼应关东诸侯,可使董卓首尾难顾,此危自解。再着一能言善辩之士,携金珠财物,奔赴河东,以利诱使杨奉、胡才、韩暹、李乐等白波贼,进兵洛阳,逼使董卓分兵抵御,其势必再弱三分,此法可解长史之忧否?”鲁肃侃侃而谈,举止间颇有指点江山的韵味。

    “子敬大才!胜某良多。我家主公求贤若渴,等得便是子敬这样经天纬地之人,先生何不投我主公麾下,必能一展抱负!”盖勋热切的看着鲁肃。

    鲁肃不说话只是笑而不语,盖勋也不再说话,收服这样的人,只能等主公亲自来,才足够尊重。

    随后,他开始吩咐让人去办这两件事,写信简单,他和朱俊的关系也确实很不错,至于能言善辩之士,他想来想去只有蒋干和阚泽两人,而蒋干显然更合适这种事,派他去便行。

    突然盖勋想到一件事,立刻问道:“子敬,那白波贼与我家主公有怨,此去可有危险?”

    “白波贼早有侵吞洛阳之意,无非董卓势大,苦无机会耳,此番洛中空虚,焉能不愿,只管放心去便可。”鲁肃摆手道。

    “此计颇为浅显,恐不能瞒人耳目,当速速行事。”鲁肃补充道。

    “好!”

    外边的传送阵不能用,但是落霞与孤鹜之间只要不被攻打,就不会受影响,这也算是长天独有的福利,送信人和蒋干从孤鹜城快马加鞭的出发了。

    董卓大军行至一处平原,开始安营扎寨。不久之后,酸枣诸侯的联军,也在这处广大的平原之上安营扎寨,双方在此地展开对峙,仿佛像是约定了一样,要在这里展开一场决战。

    次日,双方各自提兵来到战场,互相观望。

    袁绍等人骑在马上,一眼就看到了乘坐皂盖大车的董卓,董卓侧靠在车上,左手支撑着下巴,满脸笑容的看着对面袁绍等人,他的眼光在对面的诸侯脸上,一个个扫过,多数根本不屑一顾,看到二袁倒是饶有兴趣,看到孙坚摇了摇头,他对这个无故投靠袁家的人已经不看做对手,他看到曹刘二人时,目光很有些深邃,不知在想什么,当看到长天,脸上的笑容简直像开了花一样。

    “董卓老贼!汝欺君罔上,悖乱朝纲,屠戮宗室,残害贤良!今天下十九路诸侯,大军在此,必取汝性命!”袁绍双目赤红,恨不得吃了董卓。

    “嗤嗤,无垠,那袁绍小儿,要老夫性命,你待如何?”董卓也不理袁绍,只是看向了长天,大声笑问道。

    “自洛中一别,董公越发威武了。袁盟主要杀董公,非是为私怨,乃是为天下计,若董公肯束手就擒,化干戈为玉帛,想必盟主定会宽宏大量,不计前嫌。”长天也大声对董卓喊道。

    “老夫可信不过这袁儿,无垠可也要老夫性命?”董卓挑了挑眉,再次问道。

    “董公若束手就擒,只要长天在一日,必然让董公安心养一日老,美女为伴,酒食无忧,绝无任何人能来烦扰董公。”长天坦然的说道,语气从容,而且毫无顾忌。

    曹操听后毫无所觉,长天的事没必要他来操心。刘备听后只是眉头一皱,旋即放开,若是可以停息干戈,董卓并非必死。

    袁术当场怒视长天,长天根本不看他。袁绍面色冷峻,只是眼中闪过寒光。

    “哈哈哈,无垠所说老夫倒是相信的。”董卓大笑。

    随即他脸孔一板,正声大喝道:“众将听令!生擒长天者赏金十万!取下曹操、刘备首级者,赏金五万!斩孙坚首级者,赏金三万!余者碌碌,五金一个。”

    “诺!”西凉诸兵将齐声大喝,声势震天,威压四海。

    董卓的话一出,关东诸侯的脸上顿时变了,有的发白、有的发青、有的发红、有的发黑,简直像是开了染坊,但是相同的是,他们都把目光对准了曹长刘三人,狠狠地刺在他们脸上。

    刘备被人注视根本面无表情毫不在意,长天则笑眯眯的,一口吞下大妞喂过来的葡萄。

    曹操倒是善解人意,用马鞭一指董卓,环顾诸人笑道:“谁言董卓无智?依操之见,这间之一字,董老儿便用得可谓,出神入化,天下庸人,皆入其彀也!”

    诸侯听后,脸上青红之色立消,但还是极为不自然,纷纷装出一副淡然至极的笑容,仿佛对董卓的离间,丝毫不在意一般,心中却是暗骂曹操,此人竟暗讽我等是庸人,真混账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