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燕人张飞在此!

    “谁愿前去搦战。”董卓见到自己这边士气大振,便开口说道。

    “太师,布愿往!”吕布用最快的速度,抢在别人前面,站出来说道。

    “好,就着奉先前去。”董卓点头道。

    吕布面露喜色,这次正要好好表现一番,不过他这次也学乖了,没有一个人单独上前,让麾下将领,在不远处压阵,以免对方再次恬不知耻,十七八个一拥而上,就打他一个。

    “黄脸贼,速来送死!”吕布耀武扬威的来到场中,画戟一指典韦,骂道。

    典韦一脸淡定,静静的站在长天身后,根本不理吕布,只当是在看猴戏,白马虽然心中焦急,但也没办法独自上场。

    吕布见典韦不理他,心中恼恨,随即又指向张颌,喊道:“兀,那汉子,上回饶尔不死,这次定要取尔首级!”

    张颌闻言皱眉,正准备催马上前,不过另一人,比他更快,正是张扬麾下的穆顺。

    张扬看的是目呲欲裂,尼玛这煞笔这次离自己太远了,根本来不及拉,要送死也别这么急啊。

    于是演义的车咕噜滚滚而来,穆顺这次终于死了,倒在了车轮滚滚之下。

    吕布轻松斩杀一将之后,西凉士卒大声欢呼,吕布的脸上那也是洋洋得意,在阵前叫骂。

    “无胆匪类,也来猖狂,区区鼠辈,还妄称诸侯,今日将尔等,皆毙与画戟下!”

    “贼将休狂,我来会你!”只见一人提一柄硕大的铁锤,冲向吕布。

    吕布见状冷笑,横戟挡住对方的压来的铁锤。

    噹!这一下让吕布吕布眉头微皱,此人好大力气。

    不过也只有这样了,吕布招数一变,瞬间画戟连削,以快攻慢,招招不离对方两条手臂,他深知这种笨重武器的缺点在哪里,使用费力,方式单一,灵便不足,就是缺陷所在。

    果然,吕布的快攻,渐渐的让武安国,架拦不住,被吕布瞅准空隙,一戟刺中手腕,不得不忍痛败退而回,吕布自然不肯放过对方,拍马便追,但是还没跑几步,只听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暴喝,仿佛能引起巨震,直冲进所有人的耳朵。

    “呔!!!”

    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声音所吸引了,只见黑脸钢髯的汉子,手提一杆丈八矛,胯下一匹乌骓马,以竟似挟着磅礴之气势,无匹之锋锐,朝吕布碾压而来。

    吕布一看便知此人定是强敌,顿时抖擞万分,脸上大喜,大喝一声:“来得好!”

    拨马向来人迎上,不过对方的下一句,就让他愤怒异常了。

    张飞一见所有人都被自己吸引,咧嘴大乐,当即骂道。

    “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总觉得三国要是缺了这一句,就不完整了。

    混账!吕布顿时大怒,这句三姓家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他妈的,有不少异人,一见他就骂这句,这让吕布抓狂万分!“丁原不是老子的义父,好不好!!!”

    “黑脸贼,你纳命来!!!”吕布狂怒,挥戟直劈张飞。

    这一战打的是神鬼辟易,群雄皆惊,只见场上,画戟翻天,掀起惊涛骇浪,蛇矛乱舞,引出地动山摇。正是一番龙虎相争,尚不知鹿死谁手!

    “老夫记得,此人是那刘备义弟,果然勇壮。”董卓眯着眼看向场中。

    而众诸侯,也一样把目光投向了平静无比的刘备,这平日让他们看不起的刘玄德,竟然有这样的猛将。

    战到五十合,双方根本分不出高下,到了八十合吕布渐渐开始压制对方,不过要分出胜负还需要不少时间。

    “如此猛将,竟还不是那吕布的对手?吕布此人当真可怕,我联军还有谁能制他?”孔融叹道,差点折了武安国,已经让他心有戚戚,再见吕布此时的威势,竟然让他生不起对抗之心来。

    “此人难以力敌。”公孙瓒掂了掂自己的斤两,摇了摇头。

    长天自然不会担心张飞的安危,人家是有兄弟的。

    因为张飞已经被自己压制住,吕布心中舒畅至极,再有五十个回合,定能取下这黑脸贼厮的脑袋,此人比那典韦更可恶!绝不放过他。

    不过吕布的五十个回合,从来就没应验过,这次也一样,就连一个回合都还没过,吕布的耳边就传来一道,冷彻入骨的哼声。

    随后他有听到张辽大喝。“奉先小心!”

    吕布余光撇到,斜刺冲近一人一骑,此人赤面长髯,手持大刀,对自己当头斩下。

    “尔敢,偷袭!”吕布大骂,连忙横戟架拦。

    噹!两件武器的撞击在一起,居然以二人为中心,泛起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向周围快速散去,带起了一阵阵呼啸的风声,卷起大片尘土。

    吕布此时才知道,对方有多么的厉害,此人绝对是平生仅见的劲敌,比黑脸和黄脸的更强!

    不等吕布吃惊,二爷得刀再次来临。咣!这一刀比之前一刀更快更重!

    吕布大惊,若非两者马匹之间差距太大,自己只怕这一下就要吃亏。

    此时张飞已经赶到,大喝一声,持矛直刺吕布胸口,这一下蕴含的力量,大到可怕,吕布知道厉害,不想撄其锋芒徒耗体力,直接快速催马躲避。

    凭着赤兔的速度,从容闪过了张飞的攻击,正待喘息,二爷的刀再次到了。

    这一刀速度远慢于之前两刀,但是那刀势如虹,风声如雷,可比真正的泰山压顶,避无可避,躲无可躲,让人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与其对抗乃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吕布当然远超一般人,他英俊的脸上,此时已经满是狰狞,额头青筋暴露,口中牙关紧咬,使尽了全身力气,横起方天戟,迎刃而上。

    这一下仿佛让天地失去了颜色,失去了声音,整个画面静止在,二爷凤眼圆睁如怒目金刚挥刀摧压,吕布两眼赤红双手横戟,全力招架的画面。

    这一下是的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片刻。

    直到赤兔马的一声嘶鸣,响彻天地,整个画面才继续开始转动。

    “好!好!尔等来吧,今日我吕布,必取汝二人首级!”吕布长出了一口气,对着眼前的二人喝道。

    二爷根本不答话,眼中寒光一闪,傲然立于战场,睥睨天下,自顾蓄着刀势,没把吕布放在眼里。

    “来,再来于张爷爷大战一百回合!”张飞拍马边上。

    关羽也同样催马,一手持缰,一手执刀,浑身杀意冰冷,沉重如山,可见下一刀,又将是神鬼皆惊。

    陶谦此时自己的部下,刘三刀问道:“三刀,你看那关羽的三刀,比你如何?”

    刘三刀望着场中的关羽,吞了口口水,说道:“主公,属下以为,那刘备乃是帝室之后,为人正直,我们当与其交好,不可与其为敌。”

    “哼!”陶谦郁闷无比,怎会看不出,这货是在害怕,顿时不想再理,这刘三刀。

    场上三人,马上再次相遇,三人的厮杀,已经是凶险万分,稍不留神,就会人死灯灭。

    “贼将,岂敢以多胜少!张辽来也!”吕布阵前的张辽,一看不对,立刻催马向前,想帮吕布挡住一个。

    不过张辽的忙是帮不上了,徐晃再次对上了他,徐晃一直对张辽很有兴趣,当然是击败此人的兴趣。

    徐晃张辽两人,战在一处,自然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

    另一边的刘备此时已经催马,他要加入战端,助两人一臂之力,尽早拿下吕布。

    吕布身后其他将领,此时自然齐齐冲出,在长天的授意下,他麾下除了典韦之外,其他的武将也同样冲出来,挡住了对方,顿时一场乱战就此展开。

    诸侯目不转睛得看着战场,其中尤以吕布与刘关张的战斗,最为吸引人的目光,此时吕布骑着赤兔浑身散出红色光芒,战意已经飙升到了极点。

    刘关张三人毫不示弱,围定吕布,攻势如潮,招招不离要害,显然已经压制了对方。

    时间一久,吕布抵挡不住了,他是真的抵挡不住,这仨加在一块儿,太变态。

    不得已,只得抽个空档,拨马而走,败回了军中,他麾下将领,见吕布撤退,自然不敢恋战,同样撤了回去。

    “杀!”袁绍一声令下,战鼓敲响,大军前行,转而冲锋。

    董卓见状,咧了咧嘴,大手一压,西凉军同样锣鼓震天,大军开始前冲。

    两军相遇,瞬间斗的激烈无比,开始了血腥厮杀。

    厮杀只过了半晌,双方便鸣金收兵,以平局收手,各自罢战回营。

    “董军新至,士气正旺,可避其锋芒,消其气焰,三日后再战不迟。”曹操对袁绍说道。

    袁绍听后点了点头,于是营门紧闭,暂时休战。

    “怎么,袁儿不打了?”董卓看着挑战无果的李傕。

    不过他又说道:“无妨,可使异人去骂阵,老夫不信,他们不出来,哈哈哈。”

    董卓一阵大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