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联军大败

    “启禀太师,越骑校尉伍孚求见。”吕布进来报告说。

    “传他进来。”董卓说道。

    随后帐外走进一人,正是伍孚。他一进军帐就对董卓抱拳说道:“太师,现下我军于贼兵相持酸枣,初次鏖战不分胜败,今西有朱俊反乱,北有白波寇边,洛阳公卿劫驾西行,意在孤立太师,呼应袁氏,朱俊迫于西,袁绍逼于东,此欲成擒太师也。”

    “德瑜,且往下说。”董卓点了点头。

    “依孚之见,不若引军暂退,假作仓皇,示敌以弱,以骄其心,贼兵知我后方乱起,必以我军士气涣散,兵无战意,难堪征伐,我料其定会引兵追赶,届时太师可于路设伏,待袁氏赶至,南北伏兵尽出,太师再挥师东击,关东叛贼一战可定也。”伍孚说道。

    董卓想了想,点头道:“此计甚妙,德瑜且去罢,老夫自有主张。”

    伍孚抱拳称诺,躬身退出营帐。

    “文优,觉得此法如何?”董卓转头问道。

    “此计甚合兵法,可行。只是不知这伍孚,此番出谋划策,是何心思。我观此人,行事手段甚为激烈,无寂然之心,非筹划士也,此人背后当另有高人,太师尚须小心行事。”李儒略一思索,然后幽幽道

    “西凉马、韩二人,久畏我军雄壮,又新受招安,该不会来犯,蜀中刘焉,暗使张鲁,斩杀帝使,断绝天听,自有称王之意,暂不会外图,荆州刘表,上任未久,州郡不平,更受我亲自表举之恩,不会援贼。举目天下,堪与老夫放对者,唯酸枣群贼耳,既再无外敌,何虑其他。此策可用,便依之行事,诛灭袁曹,我当带无垠,回西京,坐望天下,岂不快哉。”董卓开始摇了摇头,然后说到后面笑容满脸。

    他的话里,就好像长天是个女人一样,他要抢回去,一起享福,就不知道长天听了之后,会做何感想。

    “太师,刘焉、刘表二人,虽不会来犯,但西凉马、韩,却非必定,此二獠本是反复小人,若有人撺掇,难保不起异心,若彼等与朱俊勾连,东西相合,左右夹攻,董旻将危矣,当早作防范为好。”李儒道。

    “如何防范?”董卓皱眉道。

    “太师可遣轻骑,循小路,绕过长安,直至陇关,传令董中郎,着人送财物布帛等,直至马腾营中,只称太师犒军,却不与那韩遂,如此韩遂必然心生嫉嫌,而马腾会亦会有所提防,二人既不合,董旻则无忧。”李儒捋着胡须笑道。

    “好,此事你去办。另外传令三军,后撤百里,休整待命。”董卓当机立断道。

    董卓军撤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联军的大营,消息传来之后不久,另一样东西也传了过来,那是一封给袁绍的书信,荀攸的信。

    袁绍本来十分欣喜,立刻打开观看,然而看了之后,却冷哼一声,扔到一旁,说:“简直是胡言乱语,竟劝我放弃追敌,那荀公达想助董贼邪!”

    边上的许攸有些不解,拿起信来观看,随后眉头微皱,谏道:“主公,依我之见,这信上所言,董卓退军,乃是诱敌之计,非是虚言,当小心为上。”

    “连你也这么说?董卓老儿,退军百里,分明是心虚之故,现今白波南下,洛阳大乱,至尊移驾长安,公卿与朱俊联合,此欲灭董贼也,岂有不追之理!”袁绍喝道,根本不愿听许攸所言,对信上所说,也全然不理。

    “常听人言,荀攸足智多谋,今日观其所言,名不副实也。”袁绍叹道。

    “速召集众诸侯,我要商议大事。”袁绍对帐外传令。

    很快,诸侯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中军大帐,他们其实也接到了,董卓退军的消息,结合今日洛阳的大变,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董卓不得不退军了,当然也有不这么想的。

    “想必诸公已知,董卓退军之事,此贼后方大乱,已然无心征战,此刻正是,发兵剿贼的良机。我欲,近期大军,追击董卓,诸公意下如何?”袁绍对着众人大声问道。

    “本初且慢,洛阳虽乱,于董卓非有累卵之危,天子西顾,却仍在老贼彀中,西凉大军撤退百里,或是诱敌计也,不然董卓为何不退兵至虎牢,却只退百里?”曹操站出来说道。

    长天也同样站出来说:“孟德兄所言在理,我军若轻出奔袭,恐为其所趁,若遇埋伏,届时损兵折将,只怕军中将士,再无战意。”

    长天此时不得不出来说话,万一联盟诸侯大军,真的大败,那么讨董之事,就要到此为止了。

    联军虽然正面不一定是董卓对手,但是现在董卓后方混乱,再加上,段煨也调走了两万人,双方的战力已经相差不多了,即便是正面硬攻,只要想办法挡住对方铁骑,想胜不难。

    “不然,董卓不退兵虎牢,乃是虚张声势,恐我等追击也。在我看来,此举犹如掩目捕雀,自欺欺人。若此时不追,不需几日,其必定退入虎牢,依仗雄关抵御联军,这等良机不用,悔之莫及。”陶谦站出来反驳长天。

    陶谦的话,征得了不少人的同意,个个点头称是。

    “恭祖之言,甚合我心,此事我意已决,孟德、无垠,不必多言,此次出阵,我当亲提大军,与董贼一战,诛灭董卓,我等自可迎圣驾东归,此乃从龙大功,当延千秋!”袁绍坚定的说道,眼神中的果决,显然不容反驳。

    曹操一皱眉,不过随后站起身,再次说道:“大军开拔,声势浩大,负累延慢,行路迟缓,不若分为前后两军,前军轻快,后军压阵,如此即便遇伏,亦有后军之援,当不致大失。”

    “好,便依孟德所言。”袁绍点点头。

    于是两军只不过片刻就分好了,这种能立下盖世功勋的机会,很少人愿意放过,所以后军只有,曹刘长三人而已。

    袁绍引着大军,开拔了,然后开战了。

    这场战斗,没有描述的必要,不再多费笔墨。

    对方早有预谋,这边却贪功冒进,结果不言而喻。

    因为联军的拼死奋起,曹刘长三人,全力救援,挡住了对方的追杀,才使得联军不至于,全军溃散。

    但是,这次损失绝对不少,至少有两三万人,死在了这场愚蠢的战斗中。

    董卓大胜联军大败的消息,立刻传遍天下,长安那边人心惶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人开始把那个怂恿百官,将皇帝弄到长安的家伙,给深深的恨上了,想着到时候救把这货推出来,让他变成吸引董胖子怒火的挡箭牌。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找来找去,却根本找不到源头是谁,绝大部分人当时早就被,这种从龙救驾的大功,给冲昏了脑袋。

    百官十分奇怪,救驾这种事都不愿抛头露面,真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已经因为洛阳之乱,被蒋干说动起兵的杨奉等人,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停止了脚步,转而开始与董越、段煨进行对峙。

    董军大胜,自然全军将士兴奋无比,各自欢呼雀跃,然而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因为需要埋伏对方,所以这次战争选择了,一些多有山洼、谷地、树林之类,不平整的场所。

    显然这样的场所对骑兵来说,并非合适的战场,骑兵在这种地带交战,势必会大打折扣。

    然而因为被挡住了追袭,敌军虽败却没有溃散,仍然保持了大多数精锐的原因,董卓没有像袁绍那样,轻易追击,毕竟自己刚埋伏了敌人,如果马上反过来再被敌人埋伏,那简直成了天大的笑话。联军有长天和曹操在,董卓很是谨慎。

    也因此,董军的位置并没有多少移动,所以这个地方,在这种时刻,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下一次战争的场地。

    联盟灰溜溜的回到了营寨,袁绍有些失意,有些懊悔,坐在帐中闷闷不乐。

    这个时候,荀攸的信,又到了。

    上一次他的意见,袁绍没有采纳,这一次想必,袁绍会对大名鼎鼎的荀攸,彻底改变看法。

    如果对方的言语之中,哪怕稍微透露一点点,投靠的意思,袁绍肯定一扫愁容,欣慰无比。

    那么荀攸的信会说些什么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