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年轻的张绣

    “叔父!那异人长天,已到三十里外,请叔父给兵五千,侄儿去生擒此人。”张济大营的中军帐里,一员极为年轻的小将,对着张济,信誓旦旦的说道。

    “绣儿稍安勿躁,那长天能征惯战,讨黄巾以来,屡战屡胜,无一败绩,便是太师,亦对其赞不绝口,此人乃强敌,不可轻视。”张济摆了摆手,安抚住张绣,显然并不想让他,去迎击长天。

    张绣自然不服,他现在大概十七八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又怎么会对长天服气,当即梗着脖子,不服气的说道:“叔父岂可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量其不过一异人耳,能有何本领,侄儿只需五千精兵,定能大胜这有名无实的右将军!此番侄儿愿立军令状,如若不胜,甘受军法,以死明志。”

    张济一听,双目瞪圆,抄起桌上一个砚台就要砸张绣,后来又觉得这砚台太硬,怕砸怀了自己侄子,又把它放了下来,开始左看右看,想踅摸一个软点的东西。

    张绣看后,抓住边上一个凳子,稍一用力扳断了一条凳子腿,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张济见后,一把抓过来就打,边打边骂:“汝这孽子!我张家就剩汝这一根独苗!还以死明志!老子抽不死汝!明志,我让汝明志!”

    张绣也不躲闪,就站在原地,任由张济打骂,不敢遮挡,更不敢还口。

    没多久,张济打的气喘吁吁,扔掉了手里的凳子腿,坐回大椅,口中没好气的骂道:“滚下去!传令各营,甲不离身,兵不离手,打起精神,静待来敌,待那长天一到,我要出兵迎战!”

    “侄儿领命!”一听要打仗,张绣大喜,快步走了出去。

    “唉!”张济看着张绣,摇了摇头,自己这个侄儿,学艺回来之后,就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就连对那吕布也感到极为不屑,仿佛三五下就能打败对方一样,这种性子实在太不好,这样下去迟早要吃大亏。

    张济的军队,正在紧急的备战,虽然早已知道,大战在即,但决战之前的准备工作,从来不会嫌多。

    长天的部队,训练有素,行军极快,三十里的路程,没多久就走完了。

    他看见,对面有一座大寨,当道而立,设的极有气势,堵住了大军前进的必经之路,知道是张济大营到了,于是下令停军,摆开阵势,稍作休息,便要准备进攻。

    “叔父,敌军远来,将士疲乏,此正是破敌良机,如何此时出战,定可一战而下。”张绣看见了,远来的长天军队,军容整齐划一,气势如日中天,当下见猎心喜,立刻劝张济,出寨迎敌。

    “胡说八道!那长天军中步卒,个个勇健,人人英武,哪有半点疲态?分明是强敌,如何一战而下?汝若一味轻视,必遭横祸,悔之莫及!”张济沉声骂道,眼神十分愤怒,这种大战之时,怎么能够儿戏,看了平时自己太纵容这侄子了。

    “诺。。。”张绣看见张济,真的动了肝火,也不敢再说什么,懦懦的应道。

    “哼!”张济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全军听令,列阵待敌!”张济不再看自己的侄子,转而下令道,终究是要打一仗的,对方跑了那么远的路,体力不可能完满,晚打不如早打。

    “呜!!!”一阵悠扬的号角之声,从张济的大营传出。

    长天放眼望去,只见对方营门大开,从里面踏出,将近两万士卒,列成数个方阵,横在自己军队的前方,显然是准备一战了。

    他拍了拍白马,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大军最前方的中场,他身后典韦紧紧的跟随,长天骑白马的时候,典韦骑一匹青色宝马,就是黄巾渠帅何仪骑过的,那匹傻头傻脑的青马,此马自从被白马踹飞之后,变得更傻了,一直待在何仪的大营,直到被长天捕获。

    这马有些愣,脑子也不好使,学不会汪氏交流法,不过有把子力气,所以驮得动典韦壮硕的身躯,而典韦对坐骑也不挑剔,能驮动自己就行,所以这青马就变成了典韦的专属坐骑。

    “张将军,请上前答话。”长天朝着对面的大军,大声喊道。

    张济连中郎将都不是,长天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职位,估计是个行军司马,最多是个校尉,所以称呼对方张将军,已然给了几分面子。

    长天的话音落后未久,只见对面西凉军的中军,齐刷刷的分成左右两队,让出了中间一条路,有两人两骑,也朝中场走了过来,来的正是张济与张绣。

    长天自然见过张济,不过他没见过张绣。

    他看着张绣的样子,年纪很轻,面容白皙,剑眉星目,整个人都透着英气,头带一顶虎头金盔,身穿一件金色的宝甲,手提一杆湛金枪,背后的战袍也绣着金丝,随着张绣的身子摆动,迎风起舞,使得张绣看起来,浑身都金闪闪的。

    倒是副好皮囊,长天暗自点头,他猜到此人肯定是,在玩家里人气很高的张绣。

    “张将军,别来无恙。”长天正身端坐在马背上,直直的看着张济说道。

    “有劳右将军牵挂,我好的很,你我两家,正是交战之时,不知右将军,唤我前来,所为何事?”张济不卑不亢的说道。

    “张将军,本将军欲从你处借道而过,去看望董公,不知张将军,可愿让路?”长天淡淡的说道。

    “右将军,为何出此儿戏之言,两军交战,自当以厮杀见高下,岂有遇敌不战,纵之深入的道理。”张济摇头道。

    “本将军自起兵一来,连战连捷,无人能挡,张将军想必也有所耳闻,何苦将自家兵卒,推入必死之境?”长天从容道。

    “将军常胜,实乃敌弱,我西凉勇士,天下无对,非草寇蛾贼可比,右将军若不信,大可一试。”张济气势不堕,坦然笑道。

    “长天汝休要张狂,我张绣今日必生擒与汝,交于太师请功!”一旁的张绣,有些等不及的骂道。

    “这小子是何人?”长天饶有兴趣的,明知故问。

    “乃是某侄儿,张绣。”张济说道。

    “正是你家张绣爷爷!”

    “论辈分,汝该称我一声叔父才对。面对长辈岂敢如此张狂?”长天淡淡的瞥了张绣一眼,不再关注,这小子太年轻了。

    “胡说。。。”

    正要破口大骂的张绣,被张济拦住了。

    “右将军,汝要借道,就不怕某率兵从背后相攻?”张济问道。

    “自是担心,因此本将军,还想让你归顺于我,自此之后,将军职位只在我一人之下,等我打下江南,分你一郡之地,自治。”长天看着对方说道,语气很平静。

    张济一皱眉,随即摇头:“多谢右将军好意,背叛太师,某不为也。将军请回营,你我两方,当于此地,一较高下。”

    长天点头,也不多话,他对招降张济,没多大期望,可能性太小,他不过随口一提罢了,主要还是想拖延点时间,好让一直在行军的兵士,恢复些体力罢了。

    长天随即拨马回身,慢悠悠的朝本阵回去,不再看二人。

    张绣见长天,就这么转身慢吞吞的回去了,好像根本不防范自己,立刻就想要冲出去,生擒对方。

    不过却被张济,给死死的拉住了。

    “混账,没见那典韦就在边上?此人在黄河渡口,与吕布大战百余合,不分胜败,岂能小觑!”

    张绣不敢回嘴,但是他对吕布向来不屑,有怎么会对典韦重视,在他看来,天下武者,除了自己那个师弟,没人会是自己的对手。

    长天回到阵中,神色一正,大声喊道:“三军听令,取张济首级者,赏金五千!此战当速胜,全军进攻!”

    “杀!”

    落霞军士,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步快过一步,朝着对方冲去。

    “太师有令,斩将夺旗者,亲自重赏。全军迎敌!”张济也同样喊道。

    西凉军也同样的开始冲锋。

    张绣挺枪跃马,冲在第一,他早已憋的不耐烦了,第一个朝着长天的本阵杀去,看的张济,暗自担心不已。

    “呵呵,倒是个年轻气盛的小子,传令徐晃,给这小屁孩点颜色看看,年纪轻轻,脾气挺坏,不打不行。”长天笑道。

    徐晃领命之后,立刻拍马率军,引上张绣。

    噹!

    两人错身而过,武器交击,双方各自稳如泰山,这一回合,不分胜败。

    “好!再来!看你能接下我几枪!”张绣初遇好对手,自然兴奋不已,提枪就和徐晃,杀在一处。

    “哼哼,果然是个欠管教的小子,徐某就替你那叔父,好好的管管你。”徐晃面色淡然,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