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百鸟朝凤枪

    张济大营之外的战场,厮杀拼斗,份外激烈,双方各有执念,各有信心,士气高昂,无所畏惧,战斗场面之恢宏,不下于当日徐荣大战联军之时。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中场张绣与徐晃之间的大战。

    古时战争以斗将鼓舞士气,绝非无稽之谈,并不只是小说中的演绎。

    战场就像是一台无情的绞肉机,极其冷酷的绞杀着挡在面前的,一切软弱者身上的血肉,没有任何余地可言,那是真正的你死我活,所谓两军相逢勇者胜,说的便是这种情形。

    那么对于那些极有可能死在战斗中的,相对弱势的士兵而言,带领自身冲锋陷阵的武将,强大与否,显然是自己能否从战斗中幸存下来的,最为鲜明、直接,或者说最浅显的因素,作为相对弱者的士卒,没人会愿意跟随同为弱者的武将。

    对于士兵来说,一个能够斩将杀敌,身具万夫不当之勇,甚至天下无双的武将,是战场胜利的关键,也是自己存活的关键,甚至还会关系到,自己能不能有钱,娶一房老婆。

    其实说白了,这根本就是一种,盲从。

    是登临战场,殊死搏杀的,卒子们的,悲哀之处。

    谁都无法改变,不管是谁。

    “杀!”

    张绣的俊朗的脸庞满是杀气,剑眉倒竖,气势逼人,他大喝一声,朝徐晃攻去。

    只见他势若奔雷,快如电闪,枪似游龙,招招不离徐晃周身的要害。

    徐晃对于张绣精湛的枪法,似乎根本毫不在意,面色镇定,手中大斧,路数简单,招式仍然大开大合,似乎有返璞归真的感觉,而且每一下都势大力沉,哪怕扫中一下,估计对面不死也伤。

    徐晃得每一次攻击,都让张绣不得不回枪抵挡,使张绣感到越打越难受,越打越放不开,一身本领,似乎根本得不到施展。

    二人数十招过后,张绣渐渐的被压制了。

    这种感觉,他只在那个,比自己年纪大的师弟身上,遇到过,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眉头拧紧,借着一次二人交错而过的时机,调转身体,勒住马缰,抬枪一指,徐晃道:“汝何人也?武艺也算精深,料非无名之辈,报上名来,取汝人头之后,也好让我领功劳。”

    还真是个狂妄的小子,徐晃笑了笑,说道:“某乃右将军帐下行军司马,河东徐晃。”

    “哼,我见你武艺不凡,何必为一异人效力,平白送命在这战场,岂非不值。何不随我投效太师,太师最爱猛将,你必能得到重用,岂不比跟着那异人更风光?”张绣张口就要招降徐晃。

    “我家主公,天人下凡,岂是你这毛头小子,能揣度的。休要废话,手下见真章。”徐晃不屑的说道。

    “哼!冥顽不灵,以你武艺定是那长天麾下第一猛将吧,恐怕那什么典韦,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吧?取你首级,定是大功一件!也好让那长天,后悔与我等为敌!”张绣高傲的喝道。

    徐晃笑了笑,问:“你是否未曾与外人交过手?”

    “你为何知晓此事?”张绣是个老实孩子,听道徐晃得话后,顿时睁圆了两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徐晃心中暗笑,对张绣说道:“我主右将军,帐下猛将如云,徐某连前三都排不上,至于典韦将军,徐某在其手下,更是走不过三十招。”

    徐晃得话虽然是谦虚,但是对上典韦,也确实胜不了,超过五十招肯定会败落,至于现在有了长天赏赐的,那把饥渴难耐的大斧之后,也不过多撑十个回合的样子。毕竟徐晃也是个喜欢用蛮力的家伙,但是对上蛮力更胜于自己的典韦,自然就吃亏了。

    “不可能!”张绣根本不相信,当然更多的是不愿相信。

    高傲如他,怎可愿意相信,和自己打的不可开交的一员猛将,竟然连前三都不是,而且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样的猛将,竟然在那个什么典韦的手下,撑不过三十回合!那岂不是自己也打不过那典韦???

    这不可能!!!

    这天下,那个一直对自己说教的师弟是第一,他就是第二!

    “既然那什么典韦,如此厉害,那异人为何不使典韦出战,却要派你这第三来?”张绣反驳道。

    徐晃大笑道:“割鸡焉用牛刀,教训你这小王八蛋,何须劳动典将军大驾,我来也就够了。”

    “混蛋!你这贼厮,安敢辱我!看枪!!!”张绣的稍显稚嫩的脸庞,此时已经气得通红,不再与徐晃说话,拍马直冲而来。

    徐晃面色一正,拨马直冲,眼看两人接近,他抡起大斧,就准备横扫而去。突然他目光一凝,因为对面张绣的气势,突然之间变了,变得锐利无比,周身发出阵阵微光,隐隐之间似有,凤鸣之声。

    “此招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使用,死在这招下,你可以瞑目了!”张绣大喊。

    他在马上直起身躯,双手端平湛金枪,全身的气息汇聚在湛金枪上,只在一瞬间,右手以极快的频率晃动。

    只见湛金枪,枪尖乱抖,一时间枪影纷飞,似乎随着每一次抖动,都能分化出一枚枪头的虚影,更让人惊奇的是,那分化出的枪尖虚影居然不会散去,反而围绕在湛金枪的周围,隐隐有以湛金枪本体为首的样子。

    在极端的时间内,张绣分出了数十道虚影,吐出一口浊气,随后又大喝一声:“看招!”

    话音未落,张绣奋起湛金枪,鼓足所有气息,全力向徐晃攻去,去势如电,犀利无比,一时间金光四射,让人眼不能视物,期间竟还夹杂着,百鸟鸣和,让人耳不能辩声。

    紧接着,又是一道说不清、道不明,却嘹亮至极、高贵无比的声音,在战场上所有人的心头,蓦然生出。

    正是凤凰嘉鸣,百鸟来朝!

    徐晃识得厉害,顿时怒眼圆睁,同时又赞叹这招漂亮。此时,已经是刻不容缓,容不得徐晃做过多的思索。

    只见他把大斧一横,右手执斧柄,左手抵住大斧的一面,将硕大的开山斧,充作盾牌,挡在胸腹之前。

    几乎是同一时间,张绣的百鸟朝凤枪,到了。

    只听得。

    “叮叮叮叮叮!”枪尖与斧面的撞击之声大作。

    那数十道枪影,此时竟好似实物并非虚影,化成了切切实实、犀利无比的攻击。

    徐晃只觉得,自己如巨浪中的孤舟,顷刻便要覆没,一息不到他便已受伤,大腿、臂膀、双肩,被锐利的光影,划出一道道伤口,有些甚至有寸深。

    很快攻击似乎停止,仿佛已经结束,但是徐晃知道,百鸟开路,只因神凤在后,真正的杀招还没来!

    徐晃大吼一声,奋起全身力气,将大斧,横推出去。

    噹!!!

    巨大的响声,传遍全场!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散开,撞倒了不少的士卒。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里吸引了,想看看到底谁胜谁负。

    连长天,见到张绣那可怕的攻势,也不由得为徐晃,捏了一把汗,心中很有些担心。

    很快,大家看到,中场二人皆端坐于马上,一个身上狼狈不堪,一个则气息颓唐,似已脱力。

    “呼,总算挡住了。”徐晃,抖了抖酸麻的双臂,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后怕道。

    他身上的伤口极多,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却显得极为可怕。

    反观张绣,此时则有些萎靡不振,显然刚才的那一招,耗尽了他绝大部分的气力,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张绣看着并未倒下的徐晃,失望至极。

    他吃力的皱了皱眉头,无奈说道:“若是此招大成,汝必死无疑!”

    “哼!战场厮杀,何来若是!”

    徐晃话音未落,抡起大斧横挥。

    张绣根本没法躲闪,只是使尽了力气,双手将湛金枪竖在身侧,作最后的挣扎。

    这一下徐晃得攻击落在实处,开山斧携带者的巨大的力量,将张绣击的横空飞起,重重的落在地面,显然没有了再战之力。

    张济在后面看的大惊失色,喊道:“快!快把张绣抢回来!”

    张绣虽被击败,但他的亲兵就在不远处,自然拼死抢回了张绣,护送他回到了本阵。

    “敌将已败,随我杀敌!!!”徐晃仰天大吼一声,不顾伤势,再次投入到了战斗中。

    中场之上,落霞军士气大振,开始压住对方厮杀!

    后面的长天看后点点头,对边上的王双说道:“子全,我的本部,暂且由你统领,你带着去冲杀,张济本部,尽可能活捉此人。”

    “诺!”王双十分果断的抱拳应声,然后拿着他的大刀,在怀中塞好了数个铁流星,翻身上了战马。

    “跟我来!”王双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直奔张济本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