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这是一场,意志的碰撞!

    因为王双以极快的速度阵斩二将,本部精兵士气大振,趁着敌人气焰稍滞,再度开始猛攻。

    五千人跟着王双,一路冲锋陷阵,斩杀敌兵,离着张济的本阵,越发的近了,不过王双没发现的是,张济的本部开始频繁的调动,显然是有大动作。

    “主公,王双过于深入,只怕会因斩将心骄,轻易犯险,陷入重围。”陈宫对长天说道。

    “无妨,陷阵杀敌,本是战场必然之事,若无敢战之人,何以成军,何以破敌。我自有计较,不必再言。”长天摆手淡淡说道。

    陈宫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战场之上,激烈无比,王双一路突击,无人可挡,终于冲破了,张济的中军,来到了对方本阵之前。

    王双昂首,冷眼扫视,一下子就看到了,骑在马上,正于本阵深处,看着自己的张济。

    “杀!”

    王双没有任何的废话,大吼一声带着部队,悍然强势的撞进了,敌阵之中。

    “哼!原本还以为要用些手段,才能将其引进来,不想却是个莽夫,倒是省了一番手脚。”张济扫了一眼王双,不屑的说道。

    “既然右将军,如此不爱惜部下,那张某就要吞下这支强旅了。”张济的眼神,随即变得冰冷。

    “围住他,全力斩杀!务必将之斩于马下!!!”张济突然一声大喝。

    随着他令下,只见张济本阵的中央,突然向前猛冲,与落霞军展开了凶狠的厮杀,而本阵的左右两侧,却齐齐的往中后方向靠拢,这等于是在落霞军,前进的路上,再次多出来两道,极为坚固的防线。

    而原本已经被王双突破的西凉军中路,此时已经合拢在一起,然后分出了两个方阵,朝着落霞军的背后,掩杀而至。

    这一来,张济的部队,已经彻彻底底的将王双军,团团围住,使其暂时不能进退。

    在张济的指挥下,他们要依靠人数的优势,全力歼灭这支,敢于孤军深入的敌兵。

    只要尽快的灭杀这支部队,这场战争的胜利天枰,就会倒向自己这一边,这一点不但张济知道,连张济麾下的士卒都极为清楚。

    因为,敌人太凶猛,非但凶猛,而且人数还比自己这边多!

    所以一定要,依靠这短暂的,能够以多击少的机会,灭了对方,不然等敌人其他的部队,冲破防线,那么大势必然去矣。

    此时的战斗,自然到了关键点。

    长天对着一名亲卫示意,那么亲卫抱拳走下。

    然后抬出了一个大型的号角。

    “呜!”

    沉重的号角声,传遍战场,这代表战事到了最后,现在已是生死之刻!

    落霞全军,同时精神抖擞,开始一鼓作气,拼命朝对方压去。

    西凉兵的防线,急剧缩水,一口一口的被长天的部队,无情的蚕食。

    孙大力、徐晃、麴义三人更是互相较劲,冲杀在前。

    麴义的部队最先打开一股缝隙,这让因为地势原因,一直在边翼袭扰,从侧面给对方施加压力的李然,找到了最好的时机。

    “所有人,跟我来!”李然举枪高喝。

    “杀!”

    只见李然带着落霞的骑兵,向着麴义打出来的空档,以最快的速度冲破,一路上毫无恋战,只杀挡路之人,他的目标只有张济的本阵。

    只要他冲到张济本阵侧面,然后与在阵中的王双,里应外合,瞬间就可以突破,对方包围,然后双方合力,步骑配合,杀戮敌人,将事半功数倍!

    这是持续到现在的这场战争中,所出现的最关键的一个,转折点!

    能否速胜,最大程度的减少己方伤亡,在此一举!

    李然的见缝插针,扰乱了敌人的防御阵脚,西凉军立刻展开疯狂的反扑,誓要阻住对方的攻势。

    无数离得近的敌兵,不再顾忌方阵,反而一味的挡在骑兵面前,奋身而战!

    “杀!绝不能让他们冲破!!!”

    “我西凉大军必胜!”

    “太师让我等吃饱穿暖,让我等家人不受欺凌,为了太师,为了家中老虽死,何憾!!!”

    “虽死何憾!!!”一众西凉将士高声嘶喊。

    “死!”

    李然双眉倒竖,一枪挑飞一个敌兵,看着近乎疯狂的对手,他知道这种敌人最是可怕!

    心中信念,几近偏执!

    但,论起意志,落霞军民,绝不输人!

    “将士们!主公说过!让我们的敌人们,看看谁才是最强的!”

    “我们!只有我们!只有我们才是最强的!!!”

    “随我杀敌!!!”

    李然狂声大吼,枪影翻飞,一路冲在最先,他身后的一千兄弟营,个个战意冲天,现在的五千落霞骑兵,舍生忘死,齐心合力冲开了一条,真正的血路!

    这是一场,意志的碰撞!这是一场,信念的较量!

    这是无敌之路的开始,这也是对真正的对手的,奠祭。

    不管胜败,这双方终将被人所记住,即便所有人都忘了,但是,他们的对手,也将会牢牢记住此时。

    一如,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落霞百夫长所说的。

    “我会记住你的。”

    在落霞本阵的所有人,都紧紧的握起了拳头,还有的在用力挥舞,更有不少人口中不停的喊出,短促有力的好字,但是一旦看到有己方的伤亡,他们又会停止动作,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连身负长天护卫重任的典韦,也被吸引,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敬重,这种气概,这种意志,这样的汉子,值得他,赞叹!

    陈宫的心情,好像也有些被调动起来,右手紧紧握了握,随后又放开。

    大妞眼中含泪,感动异常,把头伏在长天肩膀,不忍再看。

    而长天则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目光深邃,不发一言,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不过,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的身躯,在此时此刻,站的比以往,更加的挺直。

    无敌得气势让落霞骑兵,终于突破了敌人顽强的阻挠,破阵而出!

    他们的意志与信念,在此刻,彻底压过了对方,压过了那些可怕的敌人。

    随后,骑兵们马不停蹄,直冲张济本阵。

    李然边冲边对王双,大喊道:“子全!快朝我这边冲杀,速速突破重围,你我二人合力,定可斩杀强敌。”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李然料想的那样发展。

    王双对李然的呼喊,竟不闻不问,更不置一词,仍然我行我素,带军朝张济笔直的冲去。

    李然顿时皱眉,他想不通这王双为何不与他配合。

    不过这种情势之下,任何事都无法改变,骑兵们的意志,李然不再想其他,也没时间想了。他照着既定的方案,朝对方扑去。

    此时此刻即便没有王双,他也有信心,战胜西凉兵,拿下张济。

    典韦看的眉头一皱,骂道:“此人怎敢不顾同袍!狂妄可恶!”

    王双陷入重围,已经有一段时间,他本来就是小兵一个,在西凉一向都是独来独往,哪里有什么配合的概念。

    他此时并没有任何的放松,因为,他觉得有一股,极端凶悍的恶意,一直锁定在自己身上,就好像被凶戾的恶狼或者毒蛇盯住了一样。

    让他根本放不开手脚带军冲杀,王双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一直想找出那个隐藏在人群中窥伺自己的敌人。

    突然,他眼角余光里,发现了一个魁梧得身影,对方阴毒的视线,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找到了!”

    王双把头一转,拨转马头就杀了过去。

    “受死吧!”

    他刚到近前,就高举大刀,猛劈过去。

    噹!

    这一刀,显然被挡住了。

    王双眉头微皱,看着一脸轻松架住了自己攻击,还面带不屑的胡车儿,心知自己遇到了强敌,不过也就是如此了,这种喜欢偷袭,喜欢背后阴人的货色,再强还能强过庞德、阎行去?

    “杀!”

    他没有任何犹豫或胆怯,再次舞刀猛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