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未来的建筑和建筑方法

    两人坐着悬浮车来到了他们目的地‘烟云垂柳’大厦。

    这是s城的标志性建筑,其造型在世界范围也是首屈一指的。

    这座大厦十分的巨大,底部占地十平方公里,因其造型像柳树而得名。

    整座大厦就像是一株巨大的柳树,柳树的下半部是一个底面十分巨大的圆锥体,它的底面面积大概在十平方公里左右,看上去仿佛是一个中世纪欧洲贵妇人所穿的裙子铺在了地面上。

    圆锥体的上半部则一直往上延伸,高耸入云端,形成了超级巨大的树干。

    树冠顶部枝繁叶茂但并不规则,大多是通道、餐厅、娱乐场所以及住所,有十五条分布在树冠顶部的‘柳条’,以弧形向下垂荡,垂下‘柳条’的弧度与长短并不一样,有长有短,有内有外,有高有低。

    远远看上去真的像是一株垂柳。

    两人要去的餐厅便是在一根最长的柳条中间的地方。

    这座大厦真的很大,高度有3000米,整座大厦闪耀着水晶般的光泽,大多时候底层云和雨积云通常都在树冠的下方飘荡。

    所以下雨的时候经常是地面上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在柳枝上吃饭的人们看到的却是一片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烟云垂柳大厦,通体使用的建筑材料,是这个时代的科技结晶,一种新型的合成物,通过从微观层次上改变了硅与蜘蛛丝的结构然后互相结合而成。

    这种材料十分的神奇,堪称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其硬度是之前最硬的合金的三倍,但是其强韧性却超过了万倍。

    这种描述可能不太容易让人理解,可以举个例子。金属是会疲劳的,所谓疲劳就是抓住一根铁丝你来回反复的拗,很快弯曲的地方会生热然后断掉。那么这种材料呢?

    如果此时有一个数千米高的巨人站在烟云垂柳前,它生来就力大无穷凶残无比,因为它感到自己抢来的那条短裤的裤带有点松了,想要重新找条腰带,于是它看上了烟云垂柳的枝条。

    它想要扯一条垂柳枝给自己做根腰带,但是任凭它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怎么拉也拉不断,有些懊恼的巨人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它抓着那根枝条反反复复的来回拗,以期望可以让枝条自行折断,但是直到它累得躺倒在地也没能弄断眼前的柳条。

    这就是比较形象的形容了。

    不过事实上这种材料还并不算完美,2000摄氏度的熔点决定了它的适用范围,所以在更完善以前,暂时只是充当一般建筑材料。

    建筑材料的升级,导致了建筑方法的升级,烟云垂柳大厦使用的是真正的‘扎根法’。

    我们看一棵大树生长的好不好,主要看它的树冠情况如何,一个层层叠叠枝繁叶茂的巨大树冠,显然代表着树木的健康。

    但是支撑这种健康的却是在土壤之下的根系,每一株拥有巨大树冠的大树,同样拥有一个比树冠辐射体积还大的根系组织。

    而所谓的扎根法,就是让建筑底层生出无数的根系深深的扎入几公里甚至更深的泥土中,这种方法的好处在于,你只要不是倒霉的正好处于地层断裂带上,那么10级以下的地震根本不会对建筑本身有多大影响。

    当然这种作业完全是交由小型机器人来处理的,先让无数的小型机器人在地下挖出一个超级巨大的类似蚂蚁洞那样有无数分支的结构,然后将融化的材料极速均匀的倒入这个结构中,一个极其牢固的地基便完成了。

    接下来在地基上造高楼就简单得多了,那并不比搭积木难多少,轻盈的建筑材料注定了小型飞行器就能吊起极大体积的材料。摆好建筑材料后,在接触面用更微小的机器人整个熔化凝固后自然就形成了一个整体。

    所以整个烟云垂柳大厦,包括高耸入云的树冠以及深入地下的根系全部是一个整体。

    “每次坐在这里都觉得心旷神怡,心情也会变得更好,整个人都阳光起来了。”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后,女孩满脸幸福的望着长天。

    “嗯,云层都被我们踩在了脚下,这种感觉确实让人很难忘。”

    “想吃什么?”女孩翻看着菜单。

    “你知道我更喜欢素菜的。”

    “想吃火鸡么?”女孩问。

    “那种长得比鸵鸟还大的火鸡?不,我觉得豆腐更适合我。”长天摇了摇头。

    点完菜后,女孩用双手撑着下巴,又开始直直的望着长天。

    当两人开始用餐后的不久,餐厅大门外又进来了两个人,也是一男一女。那女子打扮的分外妖娆,男的则一身西装笔挺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哎,你看那不是赵长天么?”那女子拉了拉边上男伴的袖子,轻声说道。

    “赵长天?谁啊?”男的有些莫名奇妙。

    “就是大半个月前被劝退的那个fm921的夜间的广告播音员啊,其实也就是个勤杂工,一直流传是他偷了钱,其实我知道是新来的老总嫌他脸上的那条疤痕,才让人劝退他的。”女人煞有介事的说道。

    “哦我记起来了,是他啊。管他干什么又不熟,我们吃我们的呗。”

    “嗯,也是。”

    两人从远处走过时,那女的对着长天对面的女孩看了一眼,这一看她立刻站住不动了。

    “天,你快看,那个是谁!李心语,是李心语!”女子拉住那男人急促的说道。

    “什么啊?看你大惊小怪的。卧槽!这妞也忒漂亮了。”那男的也站住不动了。

    “特么谁让你看人家漂不漂亮了,那是李心语!靠两万起家两年内资产变成两千万的李心语!听说好像后台大的很,我们总台一直想采访,都没机会的那个。我们快过去吧,要是能给台里弄到采访机会,就赚大了。”女的激动道。

    “赵长天”那女人老远就开始冲着长天打招呼。

    长天听到有人喊他转头看去。发现来的人有些面熟却又记不起是谁。

    “你认识她们?”李心语问道

    “应该是以前的同事吧,记不大清楚了。”长天不太确定。

    “长天啊好久没见了,还记得我么?我杨丽啊这是李丰和我一组的,你最近怎么样。”杨丽很是自来熟。

    “还行吧,请问有什么事儿么?”长天平淡的望着满脸堆笑的两人。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正好看见你过来打声招呼。”杨丽说。

    “呀,这是李心语李总吧,可真是太巧了。李总可是我们那里的名人,总台几次想采访您都没机会,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请两位一起吃个饭?”杨丽故作惊讶的说道。

    李心语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是和男朋友一起吃饭的不想被打扰,至于采访什么的也实在没什么时间,抱歉。”

    “呵,呵,那真是太遗憾了。”被李心语一口回绝的杨丽不自然的笑了两下。

    长天见杨丽两人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说:“我们要继续吃饭了,请问还有事么?”

    “没,你们慢用,我们先告辞了。”杨丽飞快的掩饰住脸上的尴尬,回答说。

    然后俩人离开了。

    “切,一个吃软饭的这么不给面子。”杨丽满脸不屑。

    “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么。”边说边点开了手指上的电话屏幕。

    没多久长天的电话提示音响了起来。

    长天打开一看是之前单位的主任,于是接通后说:“王主任,有事儿吗?”

    “小赵啊,公司与你解除合同的违约金已经打下来了,你看你啥时候来领一下啊?”屏幕里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正对长天说,那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和蔼,简直是像长辈对自家晚辈一样。

    “好的,过两天我来拿,多谢王主任。”长天淡淡的说完就关了电话。

    “他说什么呢?”李心语问道。

    长天笑了笑,说:“没什么,可能是突然又觉得我还有些利用价值吧。”

    “嗯,那是。你的利用价值可是大得惊人呢。”李心语一边说一边还用双手比划了一大圈,一脸的调皮和可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