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

    在张辽被惊住之后,后面的一干武将和狼骑也总算是赶上来了,公马和母马的速度确实比一般马,快太多。

    吕布看到自己麾下武将和狼骑,都来了之后,点了点头,就发话了。

    他对诸人说:“正好诸位都在,传令将士,埋锅造饭,吾今日尚未食饭,饱食之后方有力气打仗。”

    侯成高顺等,也愣住了,怎么人不追了改吃饭了?这特么不是出来之前,刚吃过么?就算饿了,也不是现在吃啊,敌人几万人还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呢,这尼玛能造饭吃?

    正在一干人,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张辽用微颤的音调问道:“奉先,若是此时吃饭,那异人长天该如何处置?不追了?”

    张辽的声音不大,他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被自己猜中了事实,吕布已经变成白痴的事实。

    此时的张辽,不但内心紧张,祈祷着吕布无事,又害怕自己的担心成真,这种大杂烩一样的滋味,让张辽难受至极,忐忑不安。

    吕布一听张辽的问题,瞬间一个激灵,眼神变得清明了,立刻大喊道:“长天!长天在哪里?今日绝不能放过他!尔等为何停止不追???”

    诸人,如同看着神经病一样看着吕布,个个目瞪口呆,无法言语。

    其中侯成最先回过神来,他来了一句。

    “饭不吃了?”

    吕布顿时两眼一瞪,大骂道:“混账!出兵之时方吃的饭,汝竟然还要吃?大敌当前,岂是食饭之时?再乱兵心,军法伺候!”

    侯成被骂的一缩脖子,不敢反驳,心中却在不停的嘀咕,这特么不是你刚才说吃饭的么?到这里怎么就变成我要吃了,吾靠。

    张辽算是看出来了,这吕布哪里是变成了白痴,这比简直是一老年痴呆啊,这特么跟马邑县,自己本家那八十岁的老叔叔,完全一个德行,整天忘这忘那,吃没吃过都记不住。

    “速速上马,追击那异人,今日绝不能让其逃脱!”吕布再次拍马就要朝前猛冲。

    不够这次被张辽拉住了,这吕布现在的状态,太诡异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不敢让其再次单骑冲锋,雨丝对吕布说道。

    “奉先,那异人早已走远,此时再追,怕是来不及了。”

    “不,此时不追,不啻于放虎归山,绝不能放过此人!”吕布摆手道,他对长天的执着,近乎异常,这种大好时机,绝不能放过。

    “奉先,那异人将我等引开,只怕此人大军,有意攻击我军步卒,此时大多将校皆在此处,后方步军,岂非群龙无首?”张辽急道。

    “再者,那长天终归要与其本部汇合,我等回头应对大战,必然还能再次遇见。”张辽把关键点说了出来,他知道吕布对长天的执念极其的深。

    “不错,幸亏有文远提醒,险些有大失。速速回军,与步卒汇合。”吕布一声令下,对着身后的武将与狼骑大喝道。

    很快,狼骑部队后队变前队,重新向来时的方向开去。

    等他们靠近自己的步兵时,发现长天的军队也来到了近前。

    吕布心中有些后怕,要是没有张辽的提醒,自己又要被这可恶的异人给骗了,此人当真诡计多端。对付这异人的时候,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被其算计。

    事实上吕布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长天恶搞了。

    这次既然这异人,想暗自派兵对付自己的步卒,那么现在正好,一鼓作气杀散、击溃、甚至歼灭,那长天的精锐部队,这足够让那异人,心痛好一阵了。

    “哈哈哈。“吕布很开心。

    得益于张辽的谏议,他们回来的很及时,双方还只是在靠近,并未真正的开打和冲锋。

    吕布拍马来到了,自己的部队之前,双眼冷视着长天的军队。

    由于吕布的到来,落下一方逼近的步伐,暂时停止了,之前是想趁虚而入,现在行不通了,自然要另外再做决策。

    吕布耀武扬威的,在军阵之前来回走动,用侧脸斜着眼打量着对方的部队,睥睨天下的自傲,于此时显露无遗。

    吕布一眼就看到了第二讨厌的典韦,此人正在狠狠的瞪着自己,吕布对典韦高喊道:“典蛮子,你家那个右将军,已经被我斩杀了,尔等何不快快投降,吕某可饶尔等不死。”

    “呸,我家主公,天神下凡,也是你能对付的?”典韦高声骂道。

    “哼,贼心不死,今日便让尔等死无葬生之地!”吕布双眼凶光闪动,显然是准备大战一场了。

    “怕尔不成,你家典爷爷,就教教你什么叫天高地厚!”典韦对吕布一向十分不屑。

    吕布不再罗嗦,高声喊道:“众将听令,所我冲锋,那黄脸贼厮,我要亲手诛杀!除此之外,斩将杀敌,皆有重赏!”

    就在吕布准备冲出去,其他人也准备跟着冲锋的时候。

    突然间,吕布止住了动作,他转身环顾身后,脸色极其严肃凛然,只见他一本正经的说道:“诸君,可曾用过饭了?”

    张辽听的浑身打了个寒颤,心中惊怒无比,这样下去还如何打仗,这特么发病一点征兆都没有。

    今天这仗是不能打了,否则只怕吕布会有失,那典韦之勇绝不比吕布差多少,这种状态只怕吕布不是人家对手。

    于是张辽尝试着说道:“奉先,不如先回军,埋锅造饭如何?”

    吕布听了之后,来了精神,立刻点头道:“此言正合吾意,且先放过对面这些人,我等吃饱喝足,再来取他们的狗命。”

    “回军。”吕布一声令下。

    被战场上所有人,用根本无法理解的目光看着的吕布,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自觉,我行我素起来,现在他简直是,大黑附体,把吃变成了人生第一大要事。

    张辽看着前边的吕布,眉头紧皱,这人肯定是有问题了,问题则必然出在那个异人长天的身上,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让吕布恢复的话,只怕只能去找那个异人,只是双方敌对,又互相攻打过几次,对方有出手让吕布还原的可能性存在么?想到此处的张辽,双眉皱的更紧了。不过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如何肯定是要去试一试的,只是不知道,会要付出何等大的代价。

    “公台先生,我们要追么?”典韦问道,其余一干将领,也同样看着陈宫。

    陈宫摇了摇头,说:“那吕布像是失心疯,也不知是真是假,再者其军撤退井然有序,骑军在侧,雄兵断后,无可趁之机,我军前番大战,尚未恢复元气,此时不宜追击。”

    众人点了点头,开始往回走,退到张济的大营,继续休整,也同样是为了等长天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