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张辽约见

    “主公,吕布军有书信至。”陈宫手中拿着一封信,走进长天的大帐说道。

    “哦?拿来我看。”长天有些好奇的说道,他想不出吕布写信给他做什么。

    长天接过来,展信一看,顿时笑出了声,看来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没算浪费,随后把心递给了大妞,大妞看的眉开眼笑。

    “你说那个吕布是不是,真的变成了老年痴呆那种样子,说过的话马上会忘记,连自己吃没吃过饭,都记不清?真有趣,呵呵。”大妞笑着问长天。

    长天也面带笑容说:“最好是这样,不过应该是不会的,毕竟只是偶尔痴呆,估计一天也就发作个一两次罢了。”

    “这张辽信上说想跟你谈谈,摆明了是想让你,解决吕布身上的麻烦,你去不去啊?”大妞好奇的问道。

    “你说呢?这次听你的。”

    “呜,如果有好处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而且不理对方的话,张辽肯定会恨你,借这个机会和张辽套套近乎,也未尝不可。”大妞仔细想了想,然后点头说道。

    “嗯,那就去一趟,见见张辽。”长天顺着大妞的话说道。

    “不过,肯定不能在讨董结束之前,帮他解决,怎么也得订到讨董联军结束之后才行。”大妞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嗯,有道理,果然冰雪聪明,以后有你当家,我就放心了。”长天立刻马屁奉上。

    “那是。”大妞很有些小得意。

    随后长天回了封信给张辽,信中选了个地点见面,而且就在当天,不是他心急,而是不得不这样,等到双方大军一到,那就没法见面了,到时候通敌的帽子,肯定一顶顶的套在追击头上。

    张辽接到信后,自然很满意,他是很急的,最好能马上解决此事,不过张辽也知道,这不可能,这种大好时机,对方不拿捏自己这边,那是绝无可能的。

    双方大营中间偏西的一座矮山之上,长天和张辽见面了,长天自然不会独自出来,他带着典韦还有一千骑兵,而张辽则和高顺一起自然也带着一些兵马,这种时候互相没有提防,才不正常。

    “文远,伯遂,别来无恙乎?”长天面对走来的二人,打着招呼。

    “回右将军,辽甚好。”张辽见了个礼,然后说道。

    不过高顺只不过抱了抱拳,根本不回长天的话。

    长天也不介意,有本事的人,总有些脾气,自己又何尝不是,他看着眼前的两人,越看越喜欢,越看面容笑意越甚。

    这两人是吕布麾下最有本事的两个,高顺长于练兵、治军、冲阵杀敌,张辽则颇有谋略,更是勇武过人,果断坚决,对战争的走势有独到的眼光,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能加入自己麾下,肯定能实力大增。

    “文远,邀本将军见面,所为何事?”长天淡淡的笑道。

    “回右将军,奉先前番追赶将军,中了将军手段,变得极为健忘,辽想请右将军出手,让奉先恢复如常。”张辽很直接的说道。

    “哈哈哈,我当何事,你我两家,分属敌对,即便本将军真能治好吕布,本将军又为何要行此资敌之事?所谓助敌一人,而损我百人,此资敌而伤我甚焉。况吕布天下无双,当世无对,乃我之大敌也。”长天根本没有否认自己动了手脚,只问自己为什么要救。

    张辽心中了然,既然对方没否认,开始拿捏自己,就说明还有余地。

    于是张辽说道:“右将军,你我两家,非是死敌,更无深怨,沙场相见,实属无奈,与将军为敌,非我等所愿,若将军出手相助,并州军上下,必明铭感于心,再无与将军敌对之意,将军可少一敌,多一友,何乐而不为?辽此次还带了,金三万,宝甲一套,宝刀一柄,权且充作,将军出手之谢礼。”

    长天心想这吕布还真穷,这张辽说道金三万的时候,显然很有些肉痛,连高顺的脸上也不太自然,不过他在董卓手下当差,还没有自立门户,确实没办法肆无忌惮的搞钱。

    长天摇了摇头说道:“莫要来这些虚的,本将军也不瞒你,金本将军不缺,宝甲宝兵更是不少,再者要说没有深怨,本将军是不信的,吕布想必早已对本将军愤恨无比,何来无怨只说?”

    张辽刚想再说,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

    “哼!汝说的不错,本督恨不得立刻将汝斩于马下!”

    众人看去,发现吕布徒步走了过来,连方天画戟也没拿,和赤兔马一并留在了矮山下。

    “你二人,做的好事!若非曹性来报,本督还不知你二人,竟敢私会敌人。”吕布看了高顺和张辽一眼,有些发怒道。

    “奉先来了,一向可好?”长天随意的打着招呼。

    “长天别假惺惺的,徒惹人嫌恶,本督绝不会受汝挟制,下次再见,吾必全力杀汝!”吕布瞪着长天喝道,随后他准备招呼高顺和张辽二人回营。

    不过还没等他招呼,突然再次看向了长天,瞪圆了双眼,喝道:“长天!饭。。呸!汝为何在此处?”

    然而说完又开始有些迷茫了。

    这一幕看的长天一愣一愣的,心中好多神兽奔腾,他此时算是理解,张辽为什么会主动联系自己的,估计也是吃不消了。

    典韦看道这里也皱了皱眉,这原本的大敌,变成这副德性,还真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金二十万,宝甲五件,宝兵五把,宝马五匹,战场之上不可攻我,以攻打陶谦、张邈、袁术、袁绍为优先,另外再依我一事,若能答应这些条件,决战之后,我便出手。”长天突然说道。

    他不管是为了什么,为了以后的这个敌人,不会让自己太无聊也好,为了利益也罢,甚至也可能是为了,心中那一点点对天下无双这个词亵渎的不忍。

    总之长天自己也不是太清楚是为了什么,答应了张辽。

    至于一次颇为珍贵的权限,就这么被浪费了,是不是合算,是否不值,长天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想法,甚至考虑都没都考虑,在长天的惯性思维中,这权限能让大妞开心一次,那就足够值了。

    “不知右将军,所言之事为何?”

    张辽问道,钱什么的都好说,总能想到办法,但是那个什么要求,如果不言明他是不敢答应的,万一要让包括自己在内的吕布麾下将领,甚至还有吕布自己,转投都对方麾下,这不可能做得到。

    “契约我已写好,你一看便知。”长天把起草好的系统契约书,给了张辽。

    张辽顿时皱眉,长天上面的写的确实是要人,不过是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

    “奉先军中当无此人,右将军或可告知,我去寻来。”张辽说道。

    “无须刻意寻找,遇到之后,记得契约之事便好,我自会来将之带走。”长天说道。

    “也罢,便依将军所言。”

    张辽反复看过契约之后,便签上了名字,然后顺带让还在迷茫的吕布,也签了个名字。

    与异人打交道,必须要仔仔细细的签订契约,这是张辽早已知道的,既然没有陷阱,他也就放心了。

    随后双方又做了些口头约定,便各自回营。

    路上张辽对高顺问道:“伯遂,你可知,这貂蝉是何人?”

    “未曾听过。”高顺摇头。

    而长天走在路上,那是连骨头都轻了几两,他一想到,等吕布以后见到了貂蝉,又想起了这份契约之后,那画面会是何等的美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