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要出奇制胜

    在联军的临时营帐中,袁绍正与曹操相对而坐,讨论兵事。

    “孟德,董贼势大,轻易不可胜,我欲派遣一部兵马作为奇兵,选小路奔袭董军后方,断其粮道,使其军心不稳,增添胜算,依你之见,使谁去更好?”袁绍轻声说道。

    “此非万全之策也,且不说轻军冒进,有不测之险,即便董卓粮道被断,也只是逼其与我军,作殊死之斗,届时谁胜谁负,未可知也。”曹操摇头道。

    袁绍皱眉看着曹操,心说这是旷世大才出的计谋,人家连怎么去的路都指好了,虽然危险,但奇兵之策,终归是这等旷世大战的,制胜之机,因此他根本不想听曹操的。

    于是袁绍又说:“兵者诡道,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此兵家制胜不二之法。况所选小路,甚为隐秘,轻易难有所觉。此事吾意已决,孟德只说遣何人去便可。”

    曹操心中不快,不过没有表露,只是说道:“若欲行此险计,遣一路轻骑便可,公孙伯珪最为合适,再者此时樊稠已被刘备与公孙二人合力击溃,可遣此人前去。不过此计太险,若要行事,当大军全力压上,不可坐等成败,使董卓有瑕后顾,惟似此相辅相成,可保胜算。”

    袁绍听了之后,点点头,立刻让人快马加鞭,传令南路的公孙瓒,绕小路奔袭董卓后方。

    曹操再次补充道:“另可遣一路精兵,增援北路,却不与战。此时郭汜与孙文台,相持不下,胜负难料,只等董卓粮断,郭汜军心必然不稳,然后孙坚、陶谦、援兵,三方合力,必可一鼓而下,拿下董卓北营。届时,南北二处皆在我手,即便董贼与我军交战,只要三面夹击,可大增胜算。”

    袁绍先是眼睛一亮,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说:“不可,分兵出袭,已使我军薄弱,若再遣精兵,中路联军如何能挡,董卓麾下虎狼,此计之险,更甚断粮之计百倍。郭汜悍勇,远非樊稠等人可比,西凉军中唯有李傕,可与其较个高下,此人麾下精兵数万,其中更有一万西凉铁骑,文台与恭祖只要牵制住此人,便是大功一件,得陇望蜀,苦不知足,反堕下乘。”

    袁绍不敢这么做,自己的安全更重要些,那孙坚和陶谦的兵马,在联军中也是精锐,既然现在连他们俩合力,都拿不下郭汜,那么至少还要再派,一个孙坚这样的过去,才有可能获胜,这样必然会导致,中军力量被大大的分薄,还拿什么挡住董卓,袁绍不同意这做法。

    袁绍的话,让曹操气极,心中暗骂,你之前的兵者诡道呢?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到这里就缩了?

    你不胜郭汜,如何对董卓三面施压?不施加压力,如何阻止董卓分兵救援后路?不能阻止他分别救援,那么你派公孙瓒出去干什么呢???

    真不知道是谁给袁绍出的,断粮道的计策,此人绝对没安好心。

    “本初,这袭击董卓后方的计策,是何人所出?”曹操问道。

    一听到曹操问这话,袁绍心中得意非凡,以为曹操一定是在羡慕,自己麾下谋臣厉害至极,因此想打听一下,不过现在肯定不能告诉他,毕竟荀攸还没被自己收在麾下,万一被曹操听到,被他抢先,就不美了。

    “此乃世外高人之言,吾已应之,不露其白,孟德见谅。”袁绍脸上的得意根本没有掩饰,那笑容满面的样子,十分得瑟。

    曹操暗自摇头,背后之人定然是个高手,连袁绍的心性竟也摸得一清二楚,这人很可怕。

    至于这袁绍,竖子不足与谋!

    曹操很快告辞袁绍,走回了自己的地方,开始思索如何才能获得胜利。

    一日后,前线的长天大营,新到了一个人。

    “你说,鲁子敬正在落霞做客?”长天有些惊喜的问着座下那人。

    “回主公,正是如此。”

    来的人正是蒋干,他点头回道。

    “让朱俊在长安起兵,白波贼从河东南下的计策,是鲁子敬出的?”长天再次问道。

    “是。”蒋干再次点头微笑。

    “那,救献帝出洛阳,至长安也是他的注意?”

    “这倒不是,不知是洛中何人所谋,干实不知。”蒋干摇了摇头。

    “嗯,我已知晓,子翼万里远行,幸苦了,先下去休息吧,此后子翼就在我府中,做个将军掾,你意下如何?”长天对蒋干问道。

    右将军是可以开府建衙的,所以麾下有诸多属官,不过长天除了把盖勋提拔为将军长史,当第二把手之外,其他还没封官,一来文官不多,二来官职也是种赏赐,封给有功又有才的人,更为妥当,这蒋干就不错。

    蒋干一听大喜道:“多谢主公,干原肝脑涂地,报主公知遇之恩。”

    让蒋干下去休息后,长天坐在了长椅上,也开始思考,目前所有的事,如同盖了一层薄薄的迷雾,怎么看都看不清,目前整个讨董之战,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在默默操控一样,让他感到极为的不舒服,即便再怎么出力,隐隐中都有一种,在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这很不好,非常不好。

    “报!启禀主公,董卓大军已到,正在前方三十里处,安营扎寨。”传令兵进来,大声报告。

    “知道了,下去吧。”长天挥挥手。

    很快又有人进来报告了,联军的大军也已经达到,正在长天大营的后方五里,扎好了大营。

    长天听后,起身带着亲卫赶去了联军的大营,会见诸侯。

    “无垠来了,哈哈哈,无垠击溃张济占其大营,又扼住董卓先锋吕布大军,使其不得寸进,此战若胜,无垠当属首功!”袁绍十分热情的,带着众人出来迎接长天,那笑容满面的样子,仿佛讨董大业,已经胜利了一样,他身后的一干诸侯,除了曹操之外,同样是面带喜色。

    “全赖麾下将士用命,非我一人之功。”长天也满脸笑容回道,仿佛与一干诸侯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一般。

    “来,无垠快快请进,我等帐中叙话。”袁绍引长天进了大帐。

    长天走进一看,这次倒是没有酒宴,也算诸侯知道董卓厉害,两军已靠近,所以也没谁提出来喝酒。

    “无垠,你来看,此时董贼战书,此人出言邀吾决战,却不知其死期已近矣!哈哈哈哈哈。”袁绍将董卓的战书,递给了长天。

    战书没什么好看的,长天只是过了一眼,便递了回去,然后开口说道:“袁盟主所言,董卓死期将至,是何缘故?”

    听到长天这么问,袁绍脸上笑意更盛,一干诸侯更是个个得意非凡,他们对长天是诸侯中最后一个得知此事,十分的满意,心中已然把自己太高了一层,仿佛已经凌驾于长天之上了。

    曹操则说道:“本初,派遣公孙瓒,袭击董卓后方,断其粮道,若能成功,董卓军心乱起,我军可一战而胜之。”

    不过曹操对这个方法,不太满意,脸上并没有太多笑容。

    长天对险不险的没太多感觉,只不过最近的担忧,在蒋干到来之后,越发严重,可能是真的有人才操控着什么。

    “无垠,觉得此计如何,公孙伯珪的白马义从,天下最快,长途奔袭,可谓如鱼得水,再者我联军大军齐至,老贼一心应对我大军,必无法料到后方有失。”袁绍

    “此计甚妙,我军大声,指日可待。”长天随口应付道。

    “哈哈哈,我意即刻便于,老贼交兵鏖战,使其不得分心,只待伯珪大胜,董军自乱,我等倾力相攻,一战可平天下!”袁绍高声大喝道,语气之铿锵,言辞之果断,使其欲掌控天下霸权的野心,显露无遗。

    “好!我等正该即刻进兵,此阵过后,我等皆可青史留名,千秋彪炳!”袁遗也同样鼓舞着众人道。

    所有诸侯都站起来,同时应和,就连一直和袁绍唱对台戏的袁术,心中也有了一些,憧憬。

    彪炳史册,名垂千古,这才是这是时代的人,最最终极的追求!

    此时有传令兵,突然跑进来报告。

    “报!!!禀报盟主,大事不好!联军酸枣大营火起,大军粮草焚于一旦。”

    “啊!”袁绍差点喷出一口血来,直挺挺坐在了大椅上,双眼失神,灰暗无比,显然打击不小。

    长天立刻追问:“何人所为?”

    “回禀将军,是那于夫罗,此人劫持张扬,吞并了其部曲,而后突袭了张邈,张邈大军被击溃,逃至王匡大营,随后与王匡,正往此地撤来。”小校说道。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二人跑到这里来,又有何益?简直愚蠢至极!”曹操大怒道。

    “张邈与王匡,少说也有三万大军,那张扬与于夫罗,不过区区万五兵卒,二人竟如此不堪一击,真是耻与其为物!”袁遗等人大骂。

    长天紧皱眉头,没发一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